www.366.net

安卓版下载

马群

  • 暴风雪后的马群
    在不同的时节看过马群,但冬天的马群,一直让我难以忘记。那个冬天,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从锡林郭勒呼啸而过,那就是牧民所称的白灾,无数牲畜不堪冰冷纷纷倒下。在草地这种广袤无边的疆域里,风与雪所挟带的自然力量轻易地主宰着原本脆弱的生命。我进入草地时正是黎明,在灰蓝色的天空中,雪地一片苍茫,在极远处,由于颜色的相近,几乎无法分辨地平线的轮廓,天与地相接在一起。车在近一米深的雪中开出的道路上向前行驶。两边的雪地中几乎一无所有,扑面而来的只有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白色,这

    意林原创版 2021年2期2021-04-13

  • 野性与和谐
    从饮水处走回来的马群是我从来没有过的新奇经验。远远望去,总数有五百多匹的马群中,有老有少,有雌有雄。这些野放的马,一天要回来饮两次水,若是冬天有雪水可饮,它们甚至可以两三个星期都不回家,越走越远。我问布赫额尔登,在这马群之中,有几匹是受过训练,可以用来乘骑的呢?他说有四十多匹,也无需更多。那些有着长长鬃毛的儿马通常野性极强,不喜欢被约束,牧马人也舍不得驯养它们。“儿马”除了含有雄性的指称之外,还带有强健、勇壮以及像能撕裂的力量、扩张的力量那种种的意思。我看

    润·文摘 2021年3期2021-03-24

  • 马群在傍晚飞翔
    化为杂色的流云。马群跑过去,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拦它们,四蹄践踏卷起的旋风让大地发抖,震动从远处传过来,如同敲击大地的心脏。大地因为马蹄的敲击找回了古代的记忆,被深雪和鲜血覆盖的大地得到了马群的问候,如同春雷的问候,而后青草茂盛。原來,我以为马就是马,而马群跑过,我才知它们是大群的鹰从天际贴着地皮飞来。鹰可以不用翅膀而代之以铁铸的四蹄降临草原。马群跑过来,是旋风扫地,是低回在泥土上的鹰群。马群带来了太多飞舞的东西。马鬃纷飞,仿佛从火炭般的马身上烧起了火苗。马在

    意林原创版 2020年10期2020-11-06

  • 武夷山交学费
    哪块的?”“我家马群的。”“好,马群的这位朋友,我现在请你刷卡2000元,你要是认我这个朋友,你现在就去办。”马群朋友说:“一句话的事。”拿出卡就交给柜台。董事长儿子跷着大拇指,说:“这才是真正的哥们儿。”又喊:“王经理,把这个柜台最好的金马给我的马群朋友找出来!”马群朋友捧着到手的金马意犹未尽。“我的马群朋友,我现在请你刷卡一万元,你答应不答应?”马群朋友和他老婆及游客、看客齐声:“答应!”于是,马群朋友繼续刷卡,继续得到柜台里送出的宝贝。回到店里,请旅

    新民周刊 2020年36期2020-10-13

  • 武夷山交学费
    哪块的?”“我家马群的。”“好,马群的这位朋友,我现在请你刷卡2000元,你要是认我这个朋友,你现在就去办。”马群朋友说:“一句话的事。”拿出卡就交给柜台。董事长儿子跷着大拇指,说:“这才是真正的哥们儿。”又喊:“王经理,把这个柜台最好的金马给我的马群朋友找出来!”马群朋友捧着到手的金马意犹未尽。“我的马群朋友,我现在请你刷卡一万元,你答应不答应?”马群朋友和他老婆及游客、看客齐声:“答应!”于是,马群朋友继续刷卡,继续得到柜台里送出的宝贝。回到店里,请旅

    新民周刊 2020年34期2020-09-17

  • 骏马黑虎
    汇聚成一片杂色的马群,如海潮般奔涌而来。蒙古马时而高昂起骄傲的头颅,仰天长嘶,惊心动魄的嘶鸣响彻天空,雄浑的马蹄声在大地上奏出的鼓点,由远而近,轰隆隆地动山摇。杂沓的马蹄扬起浓浓的尘土,那种奔腾的美、力量的美交织在一起,在草原上,构成了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突然而至的马群,顿时让静谧的贡格尔河畔变得十分嘈杂。泛着清凌凌光芒的河水,在马蹄下惊起四溅的水花,荒僻苍凉的草原瞬间呈现出勃勃生机。在散乱而有秩序的马群中,一眼就能认出公马黑虎。因为它无与伦比的强壮和凶悍

    意林·少年版 2020年16期2020-08-31

  • 春天里的打斗
    互斗争,草原上的马群里也有无情的战斗。安东尼奥常常跟福尔克说到这些,骄傲的公马们在一片封闭的空间里相互打斗,从而选出头领。“这些争斗都是为了能领导马群。”安东尼奥说过。获胜的马就当选为马群的领导者。它就是最高统治者,不容置疑的头领,它能在马群中建立起自己的规矩。沼泽地的上空,雷声隆隆作响。然而捕鱼回来的福尔克还离家很远。他远远听到马儿的嘶鸣声,还有打斗的声音。如果他能去看看的话,他就能见证布朗的加冕了。“王者……”安东尼奥曾经说过,他第一眼见到布朗的时候,

    小读者·阅世界 2020年7期2020-07-29

  • 野马奔腾(连载)
    色的头马依然带领马群活跃在草原上。它们竟然没有选择离开。这让大家很是意外。当马群和救助站一行人互相发现对方时,头马和棕褐色母马异常兴奋,结伴朝着吉普车迎了上来。看到两匹马过来迎接小尾巴,松果阿诺让李梦归待在车里,自己带小尾巴过去。他把麻醉枪挎在肩上,跳下了车,解开小尾巴和玛娜的绳子,牵着它们朝马群走了过去。玛娜是圈养的家马,松果老爹带它过去想做什么?难道要让玛娜也加入野马群吗?还有,他带着枪干什么?李梦归很是不解。松果阿诺走到离两匹野马几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课外生活·趣常识 2020年12期2020-05-31

  • 野马奔腾(连载)
    救助问题:因病被马群抛弃,心理受挫,归野困难★救助方式:先用爱感化小马驹,再帮助它回归野马群一 可怜的小马驹北起青藏高原南缘,南至云南德宏北部,这里是巍峨的高黎贡山。在山北侧的草原地带,一位上山砍柴的独龙族村民目睹了一场奇怪的驱逐战。说这是一场战斗,其实有些言过其实了,因为双方力量悬殊,是一场一边倒的对决。这是发生在一群普氏野马之间的内部争斗。普氏野马是“普热瓦尔斯基氏野马”的简称,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野生野马。这支野马群大约由十五匹马组成,其中发号施令的

    课外生活·趣常识 2020年2期2020-05-19

  • 马群在草原飞翔
    化为杂色的流云。马群跑过去,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拦它们,四蹄践踏卷起的旋风让大地发抖,如同敲击大地的心脏。大地因为马蹄的敲击找回了古代的记忆——被深雪和鲜血覆盖的大地得到了马群的问候,如同春雷的问候,尔后青草茂盛。原来,我以为马就是马,而马群跑过,我才知它们是大群的鹰从天际贴着地皮飞来——鹰可以没翅膀而代之以铁铸的四蹄降临草原,马群是低回在泥土上的鹰群。马群带来了太多飞舞的东西。马鬃纷飞,仿佛从火炭般的马身上烧起了火苗。马在奔跑中骨骼隆突,肌肉在汗流光亮的皮毛

    润·文摘 2020年2期2020-03-09

  • 草原驰风
    珍惜、敬重。大批马群急需汲水,它们不得不频繁往返草场与相隔十几公里的人造水源之间。一周里,哈萨克族牧民达吾勒提家的马群已经第三次回来补水了,现在他更担心另一件事情,直到今天,依然没有见到驰风马的身影。达吾勒提家饲养上百匹伊犁马,但,没有哪一匹可以取代驰风的位置,因为达吾勒提家族两代人都是喝驰风奶水长大的,所以,驰风永远都不会被抛弃,它是这个家族的正式一员。但现在达吾勒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天大早,达吾勒提没去放牧,他把照看马群的活计交给了妻子努尔古丽,独自

    民主 2019年8期2019-10-09

  • 骏马黑虎
    汇聚成一片杂色的马群,如海潮般奔涌而来。蒙古马时而高扬起骄傲的头颅,仰天长嘶,惊心动魄的嘶鸣响彻天空,雄浑的马蹄声在大地奏出的鼓点,由远而近,轰隆隆地动山摇。杂沓的马蹄扬起浓浓的尘土,那种奔腾的美、力量的美交织在一起,在草原上,构成了一幅震撼人心的画面。突然而至的马群,顿时让静谧的贡格尔河畔变得十分嘈杂。泛着清凌凌光芒的河水,在马蹄下惊起四溅的水花,荒僻苍凉的草原瞬间呈现出勃勃生机。马的嘴唇亲吻着慢慢流淌的河水,在清水的抚慰下,刚才还躁动的马儿突然变得无比

    民族文学 2019年7期2019-08-06

  • 我不希翼孩子在书中找到答案
    西班牙征服者带着马群来到美洲,其中有一匹母马生下了小母马,因为食物匮乏,整个马群都被主人扔进了茫茫的大海。小母马跟着马群挣扎着登上陆地,妈妈却不幸葬身鲨口。小母马带着马群历经干辛万苦,其中有贪婪的殖民者布下天罗地网,也有野兽神出鬼没,但最终,它们成功回到了遍布茅香革的发源之地。这个故事就是如今热销各国的动物小说《危境马王》。《危境马王》出版之后,凯瑟琳接受了不少媒体的采访。其中记者们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 “《危境马王》的故事跌宕起伏,您是想借故事告诉孩子们

    意林绘阅读 2018年7期2018-10-27

  • 地下猎手
    约拥有四十匹马的马群,昨天刚刚来到对面的夏营地里,那里是公共草场,不少牧民的马群都会从那里经过。我仔细看了这个马群的马印,应该不是附近牧民的马群,它们左尻部的马印都是两只叠放在一起的弓的图案,那应该是新巴尔虎左旗那边的马群。因为担心这匹小马,第二天早晨刚一起床我就拿着望远镜到了河边。其实不用望远镜,在对岸平坦如砥的夏营地草场上,已经看不见那群马的身影了。显然,它们在昨天晚上离开了。河边的柳树丛里,只有三四峰脱了毛的骆驼像非洲稀树平原上的蚁丘一样在缓缓移动。

    意林 2018年12期2018-07-03

  • 战马跳崖
    荡竟有三四十匹。马群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中穿过田野,跑进了山里。从此,山中出现了一个野马群,首领便是火龙驹。这群野马行动统一,纪律严明,连山中的豺狼虎豹都不敢轻易招惹它们。有人说曾亲眼看见过马群和狼群打架,在火龙驹的带领下,马群进退有序,最后竟然打得狼群大败而逃。山中的野马群名气越来越大。有人打起了马群的主意,特别是那些失去马匹的人家,总想着把战马捉回去拉车犁地。于是他们开始结伴进山套马,但每一次都被火龙驹识破诡计。当他们到达地点时要么看不到马群的踪影,要么眼

    学生天地·初中 2017年8期2017-10-20

  • 血驹
    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马群,此时,它头颈处还留着争斗时造成的累累伤痕。今年,两个马群被圈到一处,便于打马印。混群的结果就是两群的儿马轰然对撞。它们人立而起,雄踞于颤抖的马群之上,用前蹄踢刨击打着对方的胸口;它们瞪圆了眼睛,似乎整张脸上只有眼睛,龇露出巨大的板牙互相撕咬。它们还掉转了身体,以后尻部迎向对方,拼尽全力尥蹶子,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巨大的弹簧,然后控制着腰腹的力量,用结实的后腿踢对方。任何一匹儿马此时都会舍命相搏,绝不退缩,因为一旦示弱,那么將永远失去对自己

    意林·少年版 2017年18期2017-10-19

  • 8岁的巨人
    。大家的任务是把马群从小马场赶到山上另一个马场。两个马场间有一条过道,四周由护栏圈着。大家只要能把马群赶进过道,就算大功告成了。但靠近过道有一段比较低矮的栅栏,调皮的马儿会借着奔跑的速度跳出栅栏,逃到外圈大场去闲逛。我的任务就是守住那段栅栏,如果有马儿往我的方向来,就把它们赶回队伍去。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马群狂奔而来的情景。它们的头和尾巴甩得高高的,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似乎“犯规”是它们最喜欢的游戏。我知道全家人都指望我守住这一关。但马群排山倒海地向我涌来

    小学教学研究·新小读者 2017年8期2017-08-22

  • 红鬃马和大黑虎
    偷骑了它,遂尾随马群来到牧马场探究竟。直等到太阳落山,忽见一大黑虎呼啸而来,马群立即惊散,只有红鬃马跃动四蹄,直面应战,凛然竖起顶门鬃,将虎头牢牢抵住。相持良久,大黑虎无计可施,终悻悻离去。虎马战成平局。然而次日,红鬃马出去后,再没有归来。原来,刘沫子观完虎马之战,欣喜之余总结出:虎马战成平局,红鬃马没战胜大黑虎的原因,是顶门鬃遮挡了眼睛。于是,“咔嚓、咔嚓”将红鬃马的顶门鬃全给剪掉了。

    特别文摘 2017年10期2017-05-17

  • 夏夏合特库木沙漠的红马群
    一次让自己心动的马群了。在伊犁的那拉提大草原,在赛里木湖畔的茵茵草地上,在阿尔泰山喀纳斯湖畔的高山夏牧场……那些跃动着奔跑姿态的马群至今使我难以忘却!但是最使我难以忘却并且震撼的,是在新疆阿勒泰吉木乃县的夏夏合特库木沙漠中所看到的马群了!夏夏合特库木沙漠,哈萨克语意为穗子沙漠,因此地桦树开花成穗子状而得名,该沙漠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城以北约60公里,处于额尔齐斯河南岸,南起吉木乃县阔克舍木村,北与哈巴河县阔依玛塔斯牧业点相邻,东临省道229线,西与哈

    雪莲 2017年3期2017-04-19

  • 8岁的巨人
    。大家的任务是把马群从小马场赶进山上另一个马场。两个马场间有一条过道,四周由护栏圈着。大家只要能把马群赶进过道,就算大功告成了。但靠近过道有一段比较低矮的栅栏,调皮的马儿会借着奔跑的速度跳出栅栏,逃到外圈大场去闲逛。我的任务就是守住那段栅栏,如果有马儿往我的方向来,就把它们赶回队伍去。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马群狂奔而来的情景。它们的头和尾巴甩得高高地,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似乎“犯规”是它们最喜欢的游戏。我知道全家人都指望我守住这一关。但马群排山倒海地向我涌来

    作文与考试·小学低年级版 2017年3期2017-04-18

  • 中国田径男子冠军马群标枪分析
    键词 男子标枪 马群 技术特征 分析一、研究目的了解中国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马群投掷技术特征及与世界优秀男子标枪运动员的差距,为中国标枪的科学化训练提供了有力的依据。中国的标枪运动发展迅速,对标枪运动的发展和进步,众多专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论证,尤其是提出中国标枪运动员与世界优秀运动員相比,在“能力”方面存在较大差距。二、研究对象与方法(一)研究对象本文对2015年成都站铅球投掷冠军马群成绩最好三次进行运动学对比分析。(二)研究方法1.文献检索法。通过系统地

    体育时空·上半月 2017年2期2017-03-09

  • 血驹
    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马群,此时,头颈处还留着争斗时的累累伤痕。今年,两个马群被圈到一处,便于打马印。混群的结果就是两群的儿马轰然对撞。它们人立而起,雄踞于颤抖的马群之上,雄健的前蹄踢刨擊打着对方的胸口,它们瞪圆了眼睛,似乎整张脸上只有眼睛,龇露出巨大的板牙互相撕咬。但这些不足以给对方造成足够的震撼和伤害,它们又掉转了身体,以后尻部迎向对方,双方拼尽全力尥蹶子,以自己的身体作为巨大的弹簧,然后控制着腰腹的力量,用结实的后腿踢向对方。那是马在攻击时最有力量的一种,

    意林 2017年3期2017-03-03

  • 两棵树,一群马
    首遥望或者发呆的马群,正在一点点地向我走来。说不清是惊喜还是恐惧,我回头看了看身后山坡上那些攀登军事碉堡的同伴,可是此刻,他们的身影一个都找不见了。我陷身于一片阔大的山谷,即将与一群毫无缘由的马,遭遇了。我的后背有些发凉,谷地的荒草上,山风吹过,竟也有一些诡异的波浪起伏。而马群移动过来的速度,远远超过了我的预估。它们像是一小股迅猛而至的潮水,或许只是一个瞬间吧,一下子就要来到我的眼前了,我还在发愣的时候,先头的几匹马,就已经在距我和这两棵树几米远的地方停下

    回族文学 2016年2期2016-04-09

  • 夏夏合特库木沙漠的红马群
    一次让自己心动的马群了。在伊犁的那拉提大草原,在赛里木湖畔的茵茵草地上,在阿尔泰山喀纳斯湖畔的高山夏牧场……那些跃动着奔跑姿态的马群至今使我难以忘却!但是最使我难以忘却并且震撼的,是在新疆阿勒泰吉木乃县的夏夏合特库木沙漠中所看到的马群了!夏夏合特库木沙漠,哈萨克语意为穗子沙漠,因此地桦树开花成穗子状而得名,该沙漠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城以北约六十公里,处于额尔齐斯河南岸,南起吉木乃县阔克舍木村,北与哈巴河县阔依玛塔斯牧业点相邻,东临省道229线,西与哈

    骏马 2015年2期2016-01-06

  • 四蹄雪
    个有三百多匹马的马群,当上了“马倌”。看着这些活蹦乱跳的草原精灵,心中有一种难言的兴奋,更因为我将成为它们的“官”而心满意足。我要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快速认识它们,不管以前它们有什么称谓,我要重打锣鼓另开张——给它们另起名号。根据它们不同的品种、毛色、性格、体形,我给它们起了专有绰号,比如:“红三河”“花屁股”“青得色”“黄魔女”“蒙古白”“鹰膀子”“草上飞”“小蔫巴”“溜边边”“愣头青”“牵不住”“八叉腿”“龟屁股”“耷眼皮”“老落后”“黑孤蹄”“爬山虎

    骏马 2015年5期2015-12-23

  • 战马火龙驹
    荡竟有三四十匹。马群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中穿过田野,跑进了山里。从此,山中出现了一群野马,首领便是火龙驹。这群野马行动统一,纪律严明,连山中的豺狼虎豹都不敢轻易惹他们。有人说曾亲眼看见马群和狼群打过架,在火龙驹的带领下,马群进退有序,最后打得狼群大败而逃。山中的野马群名气越来越大了。有人打起了马群的主意,特别是那些失去马匹的人家,还是想把战马捉回来拉车犁地。他们开始三五成群地进山套马,但每一次都被火龙驹识破诡计,他们要么看不到一根马毛,要么就眼睁睁看着马群绝尘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5年6期2015-05-14

  • 如果我走向你,你就是我的祖国(组诗)
    我要去追赶天边的马群了它们不能给我道路却能给我奔腾的方向看星星的人草原上,所有的黑,只为照亮漫天的星星所有的心思,只为你能看到阔天之上野果一样饱满的星群那么热闹,又那么清冷……仰望星空的人,一定怀揣了莲子之心重新活成童话里的孩子,记忆的残骸遗忘的,被重新说起,或者让星光洗亮一颗善于成全的心让我看到你的美不是这一路的风景,而是你盛大的孤独!我只是在倾听不善表达的人其实最先说出了秘密——那一刻,想你就像想念隔壁彻夜难息的虫鸣听到触手可及的召唤,却不晓得你在哪里

    草原 2015年4期2015-05-06

  • 微风中打开的风景(组诗)
    在酒香中舞起来 马群飞奔马群飞奔草尖闪过蹄印栗色或者白色的火焰缠绕静谧旋风般,展开辽阔草甸枯黄,冬雪来临的消息已被遨游的鹰翅越传越远飞奔的马群如流水中突然露头的孩子欢呼雀跃的嘶鸣响彻河谷马群飞奔盐池湾积雪的标题下让我数一数张望的雪峰,独居的泉眼扬尘中逃逸的野生还有多少驱散的羊只被牧羊犬吠叫着圈进马头琴拉响的炊烟透明梦柯冰川高过青草和峰峦的辽阔绵延千里的纯白色是五千米深的梦魇啊在这个山风挟持的正午,所有阴霾都被一声突然跃起的鸟啼唤醒阳光波动七彩。我刚刚踩稳的

    六盘山 2014年3期2014-08-08

  • 我眼中的马
    从不发生内战。在马群中,不同级别的马会受到不同的关怀,小马被保护得最严密,经常在马群中央,随后是母马。年轻力壮的雄马和雌马担任着保护小马的工作,而受到关怀最少的老马则站在最外层,担任随时牺牲自己,保护其他马的工作。马群的雄性首领在前头领队,雌性首领则断后察看敌情,若有强敌,马群嘶鸣一声后就加快速度奔跑,这时候,会有一匹老马留下来牺牲自己,为马群争取时间逃跑。马的意志坚定,不会因为一个小意外而放弃自己的目标,动画片《小马王》描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小马王被人

    创新作文·初中版 2014年6期2014-08-07

  • 暴风雪中的马群
    裹挟着一支庞大的马群马群高昂着头,浑身上下散发着野性的美。万马奔腾的壮观场面就像一台轰隆隆碾轧过的机器,如巨斧一般劈开一条通道。风越来越紧,雪越来越大,马群惊慌失措地寻找着避风之处。母马清一色地弯曲着长长的脖颈,尽可能地护住马驹。一匹马驹突然冲出马群。这是一匹三岁的黑马驹,身子紧凑浑圆,四肢健硕有力,那一身如墨般的被毛让它威武中平添了几分英俊。黑马驹的躁动引起了马群的骚动,更引起了黑马沙乐痕的不安。黑马驹很快淹没在暴风雪中。黑马沙乐痕隐隐约约看到了黑马驹

    小小说月刊·下半月 2014年11期2014-05-14

  • 追寻夏夏合特库木沙漠的红马群
    一次让自己心动的马群了。在伊犁的那拉提大草原,在赛里木湖畔的茵茵草地上,在阿尔泰山喀纳斯湖畔的高山夏牧场……那些跃动着奔跑姿态的马群至今使我难以忘却!但是最使我难以忘却并且震撼的,是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吉木乃县的夏夏合特库木沙漠中所看到的红马群了!据史料记载,夏夏合特库木沙漠,哈萨克语意为“穗子沙漠”,因此地桦树开花成穗子状而得名,该沙漠位于吉木乃县城以北约60公里,处于额尔齐斯河南岸,南起吉木乃县阔克舍木村,北与哈巴河县阔依玛塔斯牧业点相邻,东临

    新疆人文地理 2014年4期2014-04-16

  • 在关山牧场 (组诗)
    场,却早已丢失了马群失魂落魄的草们丰腴的身子终被思念熬瘦纷纷倒伏下来秋阳慈悲的劝慰,使她们枯黄的脸颊挂满露珠我惊见——每一棵匍匐的牧草都紧紧地搂抱着一缕长长的马鬃饮马池“饮马池”三个红色大字镌刻于四道坪一块耸立的巨石上它像另一种拴马桩拴着一段尚未被岁月抹去的对于马群的记忆在石头的旁边,一泓浅浅的碧波蓄于山谷的臂弯它如一面镜子,再也映照不到一张马脸马群曾经留下的蹄迹也早已被丛生的荒草掩埋一朵马形的白云投影于水面,嘘——不要惊动,它是一匹马的灵魂跋山涉水奔来将

    诗林 2014年2期2014-03-10

  • 大漠双英
    地转头问我:“有马群通过吗?”此时的我内心暗淡,仍然沉浸在昨天的不快之中。就在昨日,刚满十四岁的我拉开了阿爸的铜臂弓,驯服了马群里最生猛的枣红铁骅骝。看着我喘着粗气,鼓突的胸大肌一起一伏,阿妈喜极而泣:“博而术啊博而术,你长大啦!从此草原上又有了一只雄鹰啦!”可阿爸听见此话后却神色漠然:“唉,再好的雄鹰,也没有供他驰骋的草场和蓝天啊!”我当然明白阿爸的意思,当时草原上四分五裂,大大小小的部落都经历着内乱和战争,每一寸土地都浸着鲜血,每一缕风中都有女人和孩子

    小小说月刊 2013年3期2013-05-14

  • 暴风雪后的马群
    在不同的时节看过马群,但冬天的马群,一直让我难以忘记。那个冬天,一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从锡林郭勒呼啸而过,那就是牧民所称的白灾,无数牲畜不堪冰冷纷纷倒下。在草地这种广袤无边的疆域里,风与雪所挟带的自然力量轻易地主宰着原本脆弱的生命。我进入草地时正是黎明,在灰蓝色的天空中,雪地一片苍茫。在极远处,由于颜色的相近,几乎无法分辨地平线的轮廓,天与地相接在一起。车在近一米深的雪中开出的道路上向前行驶。两边的雪地中几乎一无所有,看不到一个蒙古包或一头牲畜,甚至没有一只

    润·文摘 2012年5期2012-09-22

  • 和八骏一起狂奔
    的宝雕弓,驯服了马群里最生猛的铁青马。额吉抚着我鼓突的胸肌喜极而泣:“博而术啊博而术,你长大啦!你终于成了草原上的一匹千里马啦!”阿爸却神色漠然:“唉,再好的千里马,也没有驰骋的草场啊!”我明白阿爸和额吉的意思,那时草原上七十二部全反了,你攻我掠,草原上的每一寸土地都浸着鲜血,每一缕风中都有女人和孩子的哭声……战争让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朝不保夕。那天早晨见到那个孩子时,我正在挤马奶。他骑着马急急地问我:“有马群通过吗?”我见他双目带火,面部有光,心里很好奇,就

    小小说月刊 2011年4期2011-05-14

  • 坝上牧马人
    兴奋,万般激动。马群和它的主人眨眼间,在翻滚的云烟中来到大家的面前。好大的一群马!枣红色的马群像绸缎一样,在草原上铺开波浪。而每一匹单独的马儿,又像一个单独的舞者,展示着各自独有的身姿,在草原这个巨大的舞台上耀眼亮相。牧马人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个头不高,粗眉大眼,一身的腱子肉,黑紫色的肌肤闪着迷人的光泽。马还没有停稳四蹄,阳光下的影子一闪,牧马人飞身下马,漂亮的姿势令人眼前一亮,粗放利落的动作和铁塔一般的体态,不禁让人想到蒙古族骠勇的个性和辉煌的历史。他拉

    学问月刊·遗产 2009年11期2009-12-09

  • 一匹老马
    !碰撞!飞溅!那马群,比任何有生命的事物都豪放,都激情……这时,马群渐渐地在视野中消失,远望这一群活生生的烈马,它们刚刚那雄健的风姿又在心灵中舞动着,它们那气魄雄浑的嘶鸣似乎又在耳边回响,震撼着我的心。我想,这才是真正的富有气慨的马,它们是自然的,原始的,丝毫不经人工雕琢的,实实在在的马。它们不必听从于人类的驱使,不必去讨人类的欢心,它们大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在草原上尽情地挥洒,因为草原才是它们真正的家。相比之下,它们比在公园里饲养的那些马幸福多了。公园

    广东第二课堂·初中 2009年2期2009-02-07

  • 狼图腾
    班,人困马乏。在马群中长大的巴图,不知吃过多少次白毛风和狼群的大亏了。连续多日可疑的平安,已使他神经绷得紧如马头琴弦。大马倌们都记得住血写的草原箴言:在蒙古草原,平安后面没平安,危险后面有危险。巴图一出包马上就嗅出白毛风的气味,再一看北方天空和风向,他紫红色的宽脸顿时变成紫灰色,琥珀色的眼珠却惊得发亮。他急忙返身钻进包,一脚踹醒熟睡的同伴沙茨楞,然后急匆匆地拿手电、拉枪栓、压子弹、拴马棒、穿皮袍、灭炉火,两人背起枪,挎上两尺长的大电筒,撑杆上马,向偏北面的

    东西南北 2004年6期2004-06-2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