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安卓版下载

新“宋江三十六人赞”

2021-10-22 21:50立翁
书屋 2021年10期

立翁

鲁迅先生《中国小说史略》说:“意者此种故事,当时载在人口者必甚多,虽或有种种书本,而失之简略,或多舛迕,于是又复有人起而荟萃取舍之,缀为巨制,使较有条理,是为后来之大部《水浒传》。”此乃不易之论。南宋末周密《癸辛杂识》载龚圣与撰《宋江三十六人赞》,大概是较早的故事归集者,后来或罗或施,进一步梳理、编纂,才形成比较完备的《水浒传》读本。

《三十六人赞》完整辑录了各人姓名字号,除个别人物,如有晁盖、孙立,无林冲、公孙胜,以及个别字号,如刘唐为“尺八腿”、晁盖为“铁天王”外,与今本《水浒传》“三十六天罡星”大体相同。“赞”者,史家笔法,概括事跡、寓意褒贬也,一般以四六韵文写成。不过据今看来,《宋江三十六人赞》中,大部难以索解,或有不知所云。

不才自幼读《水浒传》,于百八人物颇为熟悉;姓名字号倒背如流。今不揣浅陋,为之新赞,或论性格,或言特点,或褒或贬,一从己意。不过借他人杯酒,浇自家块垒;于人情世态,略吐口气而已。间或一为谐噱,本自性情;偶尔掉掉书袋,积习难改。每人赞语四句,二、四押韵,附旧赞于后,并做讲解、评论数句。现按今本“三十六天罡”之序揭之如下,供读者诸君一哂:

呼保义宋江

旧赞:不假称王,而呼保义,岂若狂卓,专犯忌讳。

新赞:先称时雨,后呼保义;究其用心,大旗虎皮。

宋公明其人,实不可知;金圣叹论之,时有诛心。

玉麒麟卢俊义

旧赞:白玉麒麟,见之可爱,风尘太行,皮毛终坏。

新赞:惑于李固,溺于贾妻;女子小人,难养则一。

害卢俊义者,其仆李固、其妻贾氏,用孔子“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之说,碰巧而已,绝无蔑视妇女之意。

智多星吴用

旧赞:古人用智,义国安民,惜哉所予,酒色觕人。

新赞:字曰加亮,孔明堪比;先主后主,其忠如一。

孔明辅先主、扶后主,忠心耿耿;吴用助晁盖、保宋江,耿耿忠心。

入云龙公孙胜

旧赞:无。

新赞:兴云吐雾,呼风唤雨;功成身退,飘然而去。

宋公明破辽,功成名就;公孙胜辞去,全身保性。

大刀关胜

旧赞:大刀关胜,岂云长孙?云长义勇,汝其后昆。

新赞:祖上赫赫,封帝封圣;面目模糊,眉蚕目凤。

关胜虽为“马军五虎将”之首,但故事并不生动,性格也不分明,与乃祖关羽,只是蚕眉凤目、面如重栆、青龙偃月、赤兔追风,形似而已。

豹子头林冲

旧赞:无。

新赞:我仇高俅,我友智深;火并王伦,忍无可忍。

林冲事迹,最为曲折动人,火并王伦,乃其故事跌宕之高潮,一生事业之顶峰。

霹雳火秦明

旧赞:霹雳有火,摧山破岳,天心无妄,汝孽自作。

新赞:娶新忘旧,屈身事仇;棍生狼牙,心实禽兽。

宋江用反间计,致使秦明一家老小被害。待捉住秦明,只要宋江说将花荣之妹嫁给他,他便轻易归顺了,真乃无情之甚。他使一条狼牙棒,可谓棒上狼牙,腹内豺心。

双鞭呼延灼

旧赞:(铁鞭呼延绰)尉迟彦章,去来一身,长鞭铁铸,汝岂其人。

新赞:掌中双鞭,胯下乌骓;大破兀术,舍我其谁。

征方腊后,呼延灼做了御营指挥使,后领军破大金兀术四太子,战至淮西阵亡。

小李广花荣

旧赞:中心慕汉,夺马而归,汝能慕广,何忧数奇。

新赞:李广难封,并非数奇;庾公不射,春秋大义。

李广、庾公,皆善射者。李广难封,见《汉书·李广传》,王勃《滕王阁序》有“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语。李广不得封侯,非因命运不佳,“徒失权贵之意”尔(见《古文观止·李陵与苏武书》)。庾公故事见《左传·襄公十四年》,亦见《孟子·离娄下》。《三国演义》五十回曹操在华容道用了“庾公之斯追子濯孺子”之典,取不忘旧恩之意,说动关羽放了他。花荣殉了宋江,其忠固愚,其情可悯,亦属难得,故以“春秋大义”属之。“奇”此处音同“基”。

小旋风柴进

旧赞:风有大小,黑恶则惧,一噫之微,香满太虚。

新赞:王子皇孙,江湖大名;堪比孟尝,狗盗鸡鸣。

柴进乃后周柴世宗嫡派子孙,惯好结交天下好汉,堪比孟尝君广结宾客,甚或鸡鸣狗盗之徒,皆为之用。

扑天雕李应

旧赞:鸷禽雄长,惟雕最狡,毋扑天飞,封狐在草。

新赞:乡村富豪,长于经营;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李应本是乡间豪富,梁山泊排座次分工,他和柴进是“掌管钱粮头领”,财政部副部长。

美髯公朱仝

旧赞:长髯郁然,美哉丰姿,忍使尺宅,而见赤眉。

新赞:杀小衙内,黑逵忍行;势不两立,我自动情。

沧州知府儿子小衙内喜欢朱仝,知府让他带孩子。为逼朱仝上山,吴用派李逵杀了小衙内,待朱仝最后上得山来,一见李逵,便要拼命:如此有情有义,不枉他生了一把关公美髯。

花和尚鲁智深

旧赞:有飞飞儿,出家尤好,与尔同袍,佛也被恼。

新赞:饮酒食肉,大慈大悲;杀人救人,涅槃西飞。

鲁智深看似粗豪,其心则有大悲悯。他资助了被郑屠欺负的金翠莲,让那父女离开渭州。为不让店家去报信,他掇了条凳子,足足在旅店门前坐了两个时辰。智深何等样人?性如烈火!若无大慈大悲菩萨心肠,那两个时辰如何耐得?渭州城拳打镇关西,酣畅淋漓;野猪林救护豹子头,大仁大义。征方腊后,他听得钱塘潮信,坐化涅槃,终成正果。

行者武松

旧赞:汝优婆塞,五戒在身,酒色财气,更要杀人。

新赞:唐季存孝,宋代武松;代有雄杰,看杨子荣。

武松打虎,最为精彩,堪比唐李存孝、杨子荣打虎上山,可谓代有才人。如今真老虎是國家保护动物,打不得,至于那些披着人皮的大小“老虎”,露头便打,大快民心。

双枪将董平

旧赞:(一直撞董平)昔樊将军,鸿门直撞,斗酒肉肩,其言甚壮。

新赞:手使双枪,惯称一撞;杀父取女,是何心肠。

旧赞用《史记》樊哙鸿门闯帐事,有些生气。书里说他是“梁山泊第一个惯打头阵的勇将,因此人称董一撞”。董平本在东平府为将,欲讨太守女儿为妻,太守未允。宋江收降了董平,他便带梁山兵马打进城去,杀了太守一家,夺了那女儿,真乃虎狼之心,人所不齿。

没羽箭张清

旧赞:箭以羽行,破敌无颇,七札难穿,如游斜何。

新赞:暗器伤人,君子不齿;背后下手,小人真是。

读武侠小说,历来不喜用暗器者,趁人不防、背后下手,最是卑鄙猥琐。张清在暗处一石子打在鲁智深头上,鲜血直流。待他被擒上山,鲁智深一见,抡起禅杖便打,被宋江拦住。虽然他此后于山寨有些功劳,但其术不正,即便智深一禅杖拍扁了他,也不冤枉。

青面兽杨志

旧赞:圣人治世,四灵在郊,汝兽何名,走旷劳劳。

新赞:卖刀买刀,山下恶斗;要杀高俅,真当联手。

杨志命途多舛,若论倒霉,林冲第一,杨志第二。他二人故事,都与宝刀有关,林冲买刀,杨志卖刀。王伦让林冲下山去取“投名状”,遇上杨志,大战一场。他们都被高俅所害,真该联手杀去东京,剐了那老贼,替我出这一口心头恶气。

金枪手徐宁

旧赞:(金枪班徐宁)金不可辱,亦忌在秽,盍铸长殳,羽林是卫。

新赞:传世宝甲,皮匣储之;緘縢扃鐍,一包夺之。

徐宁有一副家传雁翎宝甲,十分顾惜,置于皮匣之内,悬在梁上。为破呼延灼连环马阵,梁山派时迁盗了宝甲,又将徐宁诱上山来。《庄子·胠箧》:“将为胠箧、探囊、发匮之盗而为守备,则必缄縢、固扃鐍……然而巨盗至,则负匮、揭胠、担囊而趋,唯恐缄縢扃鐍之不固也。”时迁盗甲,就是连那白羊皮匣子一起偷了,先把宝甲送走,又用空匣子做诱饵,最后连徐宁一起装上了山。这等手法,于庄子之意又有发扬,的确高明。

急先锋索超

旧赞:(先锋索超)行军出师,其锋必先,汝勿锐进,天兵在前。

新赞:在天巨灵,在汉公明;加上咬金,四斧并行。

索超使一柄金蘸斧。《西游记》巨灵神、《三国演义》徐晃(字公明)、《隋唐演义》程咬金,都使大斧,故并列于此。

神行太保戴宗

旧赞:不疾而速,故神无力,汝行何之,敢离太行。

新赞:烽火狼烟,旗帜号角;拴上甲马,全靠腿蹽。

古时行军打仗传递信息,远则靠烽火狼烟,近则靠旗帜号角。戴宗日行八百里,“总探声息,走报机密”,倒少了这许多麻烦。

赤发鬼刘唐

旧赞:(尺八腿刘唐)将军下短,贵称侯王。汝岂非夫,腿尺八长。

新赞:夜卧灵官,无故被捉;生辰之纲,夺了再说。

刘唐到晁盖庄上报说生辰纲事,醉卧灵官殿,被雷横捉了,后大斗了一场朴刀。依旧赞,他是个“大长腿”,让人羡慕杀。

黑旋风李逵

旧赞:风有大小,不辨雌雄,山谷之中,遇尔亦凶。

新赞:砍人无数,不杀李鬼;一念温柔,虽死不悔。

罗真人说李逵“这人是上界天杀星之数,为是下土众生作业太重,故罚他下来杀戮”,一旦性起,便“排头砍去”,杀人如麻。李逵回家接老娘,遇上假李逵李鬼劫道,本要杀他,听他谎说家里有九十岁老娘无人赡养,“杀我一个便是杀我两个”。李逵闻听暗忖:“我特地归家来取娘,却倒杀了一个养娘的人,天地也不佑我。”放那李鬼起来,说道:“你有孝顺之心,我与你十两银子做本钱,便去改业。”“李逵虽是个杀人不斩眼的魔君”,但仅凭此刻一念温柔,足可立地成佛了,尽管随后他差点没被李鬼和他老婆害死。

九纹龙史进

旧赞:龙数肖九,汝有九文,盍从东皇,驾五色云。

新赞:一条杆棒,风车儿转;花拳绣腿,难赢好汉。

王进到了史家庄上,看见史进在那里耍棒。看了一会,说这棒虽使得好,但有破绽,赢不得真好汉。史进不服,要与王进比试,被打倒在地。拜王进为师,才学得一身真本领。

没遮拦穆弘

旧赞:出没太行,茫无畔岸,虽没遮拦,难离伙伴。

新赞:镇上一霸,本领不济;剔除骠骑,换上孙立。

孙立原在三十六人之中,如今位居地煞,我是一直想替他叫个“撞天屈”的:身为登州兵马提辖,为救解珍解宝,劫了登州大牢,又与梁山里应外合破了祝家庄。你看那孙立,胯下乌骓宝马,手持一管长枪,腕悬虎眼钢鞭,与石秀斗了五十回合,将他生擒过来。我坚持认为孙立应在“马军八骠骑先锋使”中占据一席之地,而将穆弘剔除。穆弘不过“揭阳镇上一霸”,宋江发配江州时与其有些渊源。他弟弟穆春被薛勇一脚踢翻,想那哥哥也强不到哪儿去,凭什么进了天罡序列,还与花荣、徐宁等并列为“八骠骑”呢?

插翅虎雷横

旧赞:飞而食肉,有此雄奇,生入玉门,岂伤令姿。

新赞:心虽扁窄,虎生双翅;谁欺我母,我必杀之。

书里说雷横“有些心扁窄”。雷横去勾栏里听白秀英唱曲,却偏偏忘了带钱。白秀英父亲百般侮辱他,被他打了。那白秀英是知县旧时相好,“撒娇撒痴”,让知县把雷横枷号起来。雷母闻讯来看儿子,又被白秀英打了。雷横大孝之人,怒从心起,一伽梢把白秀英脑盖劈开。

混江龙李俊

旧赞:乖龙混江,射之即济,武皇争雄,自惜神臂。

新赞:水军大将,有龙混江;暹罗国主,福寿绵长。

征方腊回师,李俊诈称生病脱离了队伍,后与朋友造了大船,扬帆出海,做了暹罗国主。此人有眼色,免得回去受那些奸臣小人的腌脏气。

船火儿张横

旧赞:太行好汉,三十有六,无此火儿,其数不足。

新赞:水军第二,有船火儿;若论本领,不如乃弟。

张横本领,恐远不及乃弟张顺。看旧赞之意,也说他是凑数的。“儿”此处音“倪”,与“弟”韵协。

浪里白条张顺

旧赞:雪浪如山,汝能白跳,愿随忠魂,来驾怒潮。

新赞:浔阳江中,一黑一白;你从路上,我自水上来。

李逵去江边抢鱼,打了张顺。张顺“是在水底伏得三五夜的人”,将李逵诱到船上,打落江中,灌了一肚皮水。二人一黑一白,扭在一起,煞是好看。上岸后彼此和好,李逵说“你路上休撞见我”,张顺笑道“我只水里等你便了”。张顺后来死在西湖涌金门,也成了神,看旧赞文字,莫非此意?

阮氏三雄

旧赞:三人分别有之,文字无足观,此处不录。

新赞:吃肉大块,吃酒成瓮;不怕官司,分金论秤。

阮氏三雄随晁盖劫生辰纲上了梁山,出彩处有二:一是阮小五向往占山为王,说:“他们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缎,成瓮吃酒,大块吃肉,如何不快活!”二是宋江军破了清溪洞,阮小七穿戴了方臘的衮龙袍、平天冠,骑在马上嬉闹。朝廷军官二人赶来,骂小七想学方腊造反,小七骂道:“你这两个直得甚鸟!若不是俺哥哥宋公明时,你这两个驴马头,早被方腊砍去了。今日我等众兄弟成了功劳,朝廷不知备细,只道是两员大将来协助成功。”官军只会欺负百姓,一见强敌,浑身瘫软,哪有一处硬的直的。见打赢了,才跑来争功抢东西。“直得甚鸟”一句大有意味:“直”,挺也;“鸟”,屌也。

病关索杨雄

旧赞:(赛关索杨雄)关索之雄,超之亦难,能持义勇,自命何全。

新赞:汉寿三子,来去无踪;马上步下,难副难从。

《三国演义》说关索是关公第三子,孔明南征时突然出场,几回后又不知所踪。关索于乃父大概发生了基因变异,脸是黄的。书里说杨雄“面貌微黄”,“病关索”从此而来。关索是马上将,杨雄是步军头领,这一点难以类比。

拼命三郎石秀

旧赞:石秀拼命,志在金宝,大似河豚,腹果一饱。

新赞:为家为国,自去拼命;人妻偷汉,屁事干卿。

拼命三郎,有些胆气;见义勇为,也应鼓励。但有一样:人家老婆偷汉,关你屁事?厌恶他与杨雄杀潘巧云的变态残忍手段,即使不算《水浒》“败笔”,终也属于编辑“阶级和时代的局限性”。

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

旧赞:二人分别有之,文字亦无足观,不录。

新赞:兄弟珍宝,猎得大虫;双叉并举,四个窟窿。

解珍解宝兄弟猎得老虎,滚落在毛太公园内,被他赖去,还污他们抢劫送去官府。兄弟二人各使一柄两股钢叉,若是一起去捅那毛太公,恰好是四个窟窿。

浪子燕青

旧赞:平康巷陌,岂知汝名,太行春色,有一丈青。

新赞:相扑打擂,一身文绣;谁言子浪?不为色诱。

燕青聪明伶俐、无所不会,能言善道、一表人才,那一身文绣“一似玉亭柱上铺着软翠”。为招安的事,宋江派他去联络李师师。他品箫唱曲,师师不住称赞,“口儿里悠悠放出些妖娆声嗽”,来惹燕青。师师要看他身上文绣,“把尖尖玉手,便摸他身上”。燕青怕她动手动脚,问明年龄,认其为姐,“推金山,倒玉柱,拜了八拜,拜住那妇人一点邪心。若是第二个在酒色之中的,也坏了大事”。他不看是谁的马子?那师师与宋徽宗打得火热,自己宋大哥、柴十哥前不久又刚刚泡过,他敢怎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