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安卓版下载

新疆大河古城出土马髋骨

2021-10-12 20:36王照魁武仙竹封世雄
大众考古 2021年4期
关键词:弧形痕迹方向

王照魁 武仙竹 封世雄

长篇历史演义《东周列国志》第一百零八回:“如此数月,士卒日间无事,惟投石、超距为戏”,说的是古代士卒们的日常娱乐。古往今来,在士卒军旅生活中,为了打发业余时间顺带提高军事素养和凝聚力,衍生出不少战地游戏,比如“击掌”“击卡”“雷公下蛋”“击鼓传花”“八面埋伏”“五步阵法”“长蛇阵”“八卦阵”“打城”“攻营”“樗蒲”等。这些游戏,在战斗空隙有效消除了士卒的精神疲劳、心理紧张,保持其旺盛斗志;同时帮助他们消磨无聊时光,打发漫长孤寂。

西北边塞,黄沙漫天、风雪苦寒之地,地广人稀,正如诗言:“异域阴山外,孤城雪海边。秋来唯有雁,夏尽不闻蝉。雨拂毡墙湿,风摇毳幕膻。轮台万里地,无事历三年。”极端气候、存亡难料的境况下,游戏的欢娱成趣不一定暗符士卒的精神诉求,坐地嬉戏可能不如饮酒烤肉酣畅快活。然而戍边将士为建功立业,满腔热血,甚或报国无门,归思难收,其情其感,相较平稳安闲之人,更加深切浓厚。同样的边地军旅生活,于文人墨客,可以迸发出雄奇悲壮、慷慨激昂、奇逸峻拔的边塞篇章;于边将士卒,只能报国家以杀敌拓边,诉衷肠于同辉日月,寄归情于西风瘦马,表相思于箫声雁影,可惜除了少部分能假墨客之笔著于文章,大部分只能淹没于历史长河。幸哉当代考古大兴,可以凭实物管窥边关将士们真真切切的闲情逸趣。

这里所用材料,来源于新疆巴里坤县大河古城遗址。《哈密文物志》推测此城应是伊吾军屯田驻地甘露川。《旧唐书》记载,唐开元二十一年(733 年),设北庭节度使,管辖瀚海、天山、伊吾三军。伊吾军驻扎在今天巴里坤县境内的甘露川,与瀚海、天山军遥相呼应。

近年来,哈密市文旅局大力开发区域旅游资源,积极推动大河古城遗址的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工作,2020年,文旅局委托西安弘道学问遗产保护工程有限企业,对其进行针对性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在调查过程中,工作人员在西城采集动物标本52件,其中一件马的左侧髋骨,表面分布许多人工痕迹,通过痕迹分析和模拟实验,可知该件标本属于边关士卒特制的用于消遣的简易“玩具”。

标本鉴定与表面痕迹分析

髋骨采集于古城东垣南段内壁墙面。髋臼切迹开阔,髋臼窝相对较宽,侧视中髋臼口缘有弯曲,幅度不大。表面有古人取食、加工修整和使用等多种痕迹。

取食痕迹

坐骨支外侧嵴上有7条平行短划痕,背側有1道斜向划痕,这类痕迹属于“剔肉性切割痕迹”。耻骨体背后有砍痕,剖面呈“V”字形。坐骨背侧嵴上有2处削痕,形状均为椭圆形,一处较大,另一处较小。

加工修整痕迹

连续的弧形削痕 分布于坐骨尾端外侧边缘上,共4个,连续分布,使坐骨尾端成一弯曲弧形。削面均呈长条椭圆形,两头翘起,中间内凹,仅一个保存较好。

凿痕 分布于坐骨尾端内侧面边缘上,共3个。编号M1的凿痕骨密质部分内嵌,头侧有较宽的修整痕。M2整体呈三角漏斗形,头端凿面平斜,边缘有齐边。M3剖面呈三角形,转角处圆滑,应是刃部凿入后翘起修整所致。

砍切痕 位于坐骨尾端内侧面边缘上,介于M2和M3之间,整体较平齐。

削痕 位于髋骨断面上,该断面位于髂骨体背后,近半圆形,内凹,边缘被削平。

折断痕 位于坐骨尾端外侧缘和内侧缘,表面均较粗糙,折断后在边缘做了修形处理。耻骨断面缺乏平齐切痕,也属折断痕迹。

使用痕迹

尖部和刃部的磨蚀痕、磨圆痕 坐骨尾端外侧缘有一凸起骨结节,呈三角锥形,尖部被磨平,边上有骨茬,嵴和尖均呈棕色,油光发亮。坐骨外侧面尾端被磨成圆弧形,嵴线已不锋利。

坐骨尾端磨蚀疤痕,呈不规则五边形,边缘不见刀切或修整痕迹,边缘和内表面均有与坐骨纵轴方向相近的纵纹;最长边已被磨蚀成凹缺形。

坐骨外侧缘和内侧缘磨蚀痕迹,嵴部经反复摩擦,表面光滑,呈浅棕色,略具反光效能。外侧缘弧形削痕(O2、O3、O4)的原始面已被磨蚀掉。

坐骨尾端弧形面有磨蚀痕迹,内部骨松质被磨蚀成一凹槽,由尾侧向头侧变窄浅;凹槽外侧为较深平面,内侧为斜面,说明力的主要作用面在外侧。

耻骨断面上的磨蚀痕,外侧嵴被磨圆,一部分被磨蚀掉;外侧缘和腹侧缘的转角磨蚀严重,转角面上分布有斜向沟痕、半圆形凹缺,表面布满纵向沟纹。从痕迹分布可知,施力部位在外侧缘和腹侧断面。

摩擦痕 坐骨外侧面摩擦痕,方向多与坐骨纵轴方向一致或相近,坐骨内侧面无摩擦痕。耻骨外侧面摩擦痕在靠近断口的外侧缘,从腹侧到背侧逐渐减少,方向与耻骨长轴一致。耻骨内侧面无使用痕迹。

挤压痕 痕迹位于坐骨尾端弧形面上,骨松质平面上有一部分被挤压缩嵌到一块,形成一个不见海绵体空隙的挤压面,说明该位置是主要的着力点。

垫压痕 痕迹位于耻骨腹侧面下半段和外侧面的腹侧边缘。耻骨腹侧面较窄的部位,表面斑驳,经过垫压,形成混有泥土的致密层。外侧面腹侧边缘也有斑驳片状垫压痕。

使用方式探讨

从坐骨尖部、刃部的磨蚀痕和磨圆痕看,坐骨的主要着力部位在尾端骨结节、尾端尖部等。从坐骨外侧面上的摩擦痕看,可能存在两种施力方向,一种与坐骨长轴方向一致,在坐骨外侧面上留下摩擦痕;一种与坐骨尾端弧形面的方向一致,产生坐骨尾端的磨蚀疤痕,以及坐骨尾端弧形面上的凹槽。从髋骨的保存形态看,坐骨较长,耻骨较短,之间有较宽的闭孔,髋骨上端有经过修整的内凹断面。用现代成年人右手握执,耻骨可容纳并拢的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大拇指可以卡到髋臼上端的断面里面,而食指可以卡到髋臼与坐骨的光滑转折面上。在模拟操作时,从身体右侧向左侧做出“铲”的动作,作用力的方向刚好与坐骨长轴一致;向身体前方做出“挑”的动作,作用力的方向刚好与弧形面的方向一致。

从耻骨的磨蚀痕迹看,断口的外侧缘及腹侧部分、腹侧面的下半段是主要的施力部位。从耻骨的摩擦痕和垫压痕看,也可能存在两种施力方向,一种与耻骨长轴方向一致,在外侧面上留下众多纵痕;一种与耻骨纵轴方向垂直,由背侧向腹侧方向施力,在腹侧面上形成垫压痕。依据髋骨保存形态,进行模拟实验,用现代成年人的右手握执髋臼,大拇指刚好扣到髋臼背侧修整出的弧形面内,食指卡到耻骨与髋臼之间的凹面里,其他三根手指则可扣到闭孔内,然后向下压,施力部位刚好位于断口的外侧缘及腹侧部分、腹侧面的下半段。用现代成年人右手握执坐骨,然后下压,刚好可以把耻骨腹侧面垫于平面上,接触面即为垫压痕所在位置。

髋骨用途探讨

通过痕迹分析和模拟实验,可知该标本属于边关士卒特制的用于消遣的简易“玩具”。从髋骨的形态来看,尺寸合适、易于握执、轻便灵活,所以某个士兵食用之后不忍丢弃,反而将其加工成器,可“铲”,可“挑”,可“压”。但是这样的“玩具”真正实用起来,可能还比不上一根细木棍的便利、高效。或许这位士兵正是看到这个髋骨的形态,便心生把玩之意,断长修型,削尖去锐,然后空闲之余,拿出来横握竖执,仔细端详,见一土堆,便“铲”几下,“挑”几把,累了就将其向地上一“压”,还能使其岔开站立,实在无聊时,可以提起竖执,让其一面着地,另一端竖起,仿佛手握一尖刀宝匕。这样一消遣用的简易“玩具”,虽然不能带来多大的实用价值,但可增添许多乐趣。特别是离家少年,本就童心未泯,远赴疆场,暖阳普照下,大雁倦归时,漫漫长夜中,远方的父母或许正在村头翘盼,天边的儿郎却只能以泪洗面,他们的孤寂、难眠、怅惘、无助,不能洒脱于琵琶长笛和胡曲,但却可以寄托于自己精心修制的小“玩具”。通过对马髋骨的用途探讨,大家可以看出骁勇彪悍的士兵,其实也有童真无邪的一面,生活中也有爱玩会玩的天性。

(编辑王照魁为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考古学博士研究生;武仙竹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教授;封世雄为西安弘道学问遗产保护工程有限企业中级职员)

猜你喜欢
弧形痕迹方向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大型装饰线条的安装工艺
彩虹为什么是弧形的
等待(外一首)
小偷留下来的痕迹
线条之美
让蜡笔的痕迹消失
全球定位系统
位置与方向
触摸岁月的痕迹(2005)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