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安卓版下载

全球未来研究所创始人钱德兰·奈尔文章:西方如何对外进行“思想殖民”

2021-09-23 07:38
参考消息网
关键词:灌输殖民西方人

参考消息网9月23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近日发表文章,披露西方是如何对外进行“思想殖民”的,编辑系全球未来研究所创始人和首席实行官钱德兰·奈尔。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是以毁灭原住民学问和实施种族灭绝的“先驱”来定义的吗?不是。在澳大利亚,原住民直到1967年才被视为自己国家的公民,但该国是以对原住民发动战争的定居者来定义的吗?不是。小国比利时是以其对刚果民众的可怕殖民待遇来定义的吗?不是。名单还很长。

西方模式灌输“殖民思想”

在对历史事件的外行理解中,开始出现了描述和感知西方和非西方国家的模式。

西方国家常见的历史叙述掩盖或淡化了殖民暴行、战争罪行和种族灭绝。这甚至包括近年来的事件,比如非法入侵伊拉克。这些活动有时被宣扬为“建设文明或带来自由”。反过来,非西方国家则以其历史污点来定义,其更广泛的历史则遭到噤声或者无视。中国的一些周年庆祝活动毫无例外地受到西方指责。不过,西方的庆祝活动几乎从未受到过同样的对待。例如,美国的国庆庆祝活动很少有人提及对原住民的屠杀。

这并非偶然。这是对历史的选择性复述,使得西方能够通过对西方人和非西方人的同样灌输来维持其全球统治地位,或者正如杰出的法属西印度政治哲学家弗朗茨·法农所说的那样:思想殖民化。

在复述历史的语境中,它指的是如何利用精心策划的历史观点在西方人和非西方人心目中构建对立的身份认同,从而使前者受益。对西方人来说,这种身份认同建立在优越感的基础上:相信你和你的学问比别人好,西方目前的全球主导地位与对世界的殖民掠夺无关。对非西方人来说,这种身份认同建立在顺从的基础上:相信西方人民及其学问比你自己的更好,应该得到效仿,因为它们代表进步和平等。

有些人可能会嗤之以鼻,认为这是过时的后殖民言论,是企图歪曲历史,或者甚至是阴谋论。但引用一句常说的话:“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这很恰当地——尽管过于简单化——说明了为什么世界总是被灌输某些历史复述,因为过去几百年的胜利者一直是西方殖民者和征服者。事实上,这句话本身就是个例子:据说是温斯顿·丘吉尔所说,但他不是原出处。此人因为一句并非自己原创的智慧之语受到赞扬,但世人是否知道他通过的种族主义外交政策导致300万孟加拉人饿死?并不知道。

教育助长“仁慈西方”迷思

通过源自西方殖民教育体制的教学大纲,这种条件反射大量出现在世界各地的学校里。这些课程当初在非洲、南美、东南亚、印度和日本的殖民地得到复制,而它们的现代版往往没有说明为什么殖民化使得西方能够把经济和学问影响力保持到今天。香港年轻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因为英国教育体制教给他们厌恶中国和崇拜西方。他们痴迷于所有西方事物,有些人接受的教育甚至让他们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殖民地的教会学校在这种“攻心行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宗教不幸被用作征服的工具。

相反,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被描绘成过去的东西,仿佛被20世纪的非殖民化和民权运动终结。这种有选择的教育助长了“仁慈西方”的迷思:西方对其他学问是一种良性力量,通过其经济模式、治理体系、学问等等持续对世界产生积极影响。

从根本上说,这是非常有效的宣传。这种宣传不仅掩盖了西方历史的黑暗部分,而且把全球进步和现代文明归功于西方,促使非西方民众相信西方文明是最伟大的。

不能坐等西方承认罪行

西方国家把非西方思想家的创新排除在世界各地的学校教学大纲之外,从而使它们的社会能够作为现代世界的创建者受到最高敬重。相比之下,非西方人民更有可能不了解自己的历史渊源,而这种渊源已经被殖民主义和全球化的共同力量所侵蚀。亚洲千禧一代大多对法国和美国在越南发动导致数百万人丧生的战争所造成的损害没有多少认识。

这种顺从态度说明了为什么前殖民地的许多精英更愿意效仿英国和西方学问,而不是本国或其他任何国家的学问。

那么,西方何时才会说出真相?世界越来越多地被全球历史的选择性叙述“唤醒”。但是,美国是否会资助相关研究,以确定定居者究竟杀害了多少印第安人?澳大利亚是否会在同样的问题上说出真相,以便形成正确的历史记载?

这不太可能,大家不能坐等西方忏悔或承认罪行。在为时过晚之前,其他国家有责任为研究和撰写自己的故事提供资金。

西方不要再利用历史正当性,自说自话地声称要由自己引导世界走向未来了。西方人和非西方人都应该提出替代性的、更诚实的叙述,揭穿白人特权,帮助创造一个更公平的世界。

猜你喜欢
灌输殖民西方人
困于密室中的西方人
思想品德课教学要有必要的灌输教育
浅析中西方英语交际失误
浅谈西方人绘画中的东方人物形象变迁
灌输理论的当代境遇及其改进
评“灌输论”的学术论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