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安卓版下载

论朱自清散文的语言艺术美

2021-09-13 02:21吴海丽
广东教学报·教育综合 2021年99期
关键词:艺术美朱自清散文

吴海丽

【摘要】朱自清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拥有独特艺术风格的散文名家。独特的语言艺术风格是构成朱自清散文艺术风格的重要因素。他的散文,“以美丽动人的文字”为五四时期的新学问运动注入了新活力,其散文作品多将文学的大众化特征与语言的艺术化追求很好地结合了起来,体现了时代语言的独特魅力。笔者从语言的音韵美、绘画美、质朴美和修辞美四个大方面来论述朱自清散文的语言艺术美,探究朱自清散文的语言艺术成就。

【关键词】朱自清;散文;语言;艺术美;艺术成就

朱自清先生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杰出的作家。閱读朱自清的作品,我不得不叹服它的永恒魅力,不得不感叹文学艺术的伟大力量。朱自清先生一生创作了许多优美动人的作品,其艺术成就是非凡的。他不仅是一位诗人,更是一位散文大家。他的散文创作,对于创建白话散文作出过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特别是他丰富的语言艺术的运用,确实有着超乎寻常的美感力。

一、朱自清散文语言的音韵美

屠格涅夫说:“在任何天才的身上,重要的东西却是我想称之为自己的声音的东西。生动的、自己特有的声调,其他任何人喉咙里都发不出的音调是重要的”(《屠格涅夫文集第六卷》)。作家只有在内容与形式、思想与艺术的辩证统一中,表现出“自己的声音”,表现出自己的艺术个性,他才会有自己独特语言艺术。大家读朱自清的散文,他的作品搏动着“自己的声音”,如他自己所企求的那样:“虽只一言一动之微,去包蕴着全个的性格,最要紧的是包蕴着与众不同的语言音韵趣味。”

(一)注重句子排列的节奏感

散文语言的音韵,是语言内在的旋律与节奏。朱自清十分注意句子排列的节奏感。他的文句总能散、整结合,长、短句式间隔有致,且行文的缓急、跳跃与停顿,都与内容的张弛和情感的起伏紧密相联,句子之间有音乐的韵律美。

读朱自清的散文,如听柔和婉转的弦乐重奏。朱自清的散文采用多样的句式,增加语言的新鲜感与节奏感。如《匆匆》有对偶句:“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如薄雾,被初阳蒸融了。”;有排比句: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春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诗一样的语言、多样变化的句式,加强了语意,增强了语言的抒情节奏,体现了语言的音韵美。那流畅自如的旋律,轻松活泼的节奏,那字字推敲的选词与灵活多变的句型,都是十分精美的,读起来有一种抑扬顿挫的音韵美。而这种音韵美,又和他真挚细腻的感情、伶俐多变的笔法、清新委婉的格调融合在一起,构成一种和谐统一的轻灵的美,如轻烟微风,如薄雾游丝,笔下的余香,令人久久回味。

又如《莱茵河》“马恩斯与考勃伦兹之间,两岸山上布满了旧时的堡垒,高高下下的,错错落落的,斑斑驳驳的:有些已经残破,有些还完好无恙。这中间住过英雄,住过盗贼,或据险自豪,或纵横驰骤,也曾热闹过一番。现在却无精打采,任凭日晒风吹,一声儿不响。”段中“高高下下”“ 错错落落”“ 斑斑驳驳”都是四个音节的形容叠词,连用在一起非常匀称;“有些已经残破” “ 有些还完好无恙”“ 住过英雄”“ 住过盗贼”,句式整齐对称。这些整句与其他散句结合,又是一种错落有致的韵律美,使文章回还往复,音韵之美,自然天成,像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美不胜收。

在《春》里,整篇文章仅三百六十四字,但儿化词的使用,读来不仅使人感到亲切,也同样节奏优美,悦耳动听。

朱先生的散文语言无论是动词的传神达意、叠词和儿化词的轻巧蕴藉,还是句式的跌宕有致,都表现了朱自清对语言节奏技巧的深钻细研和运用语言的纯熟与机巧,反映出他对时代语言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

(二)重视语句整齐、抑扬、回环之美

朱自清先生通常是运用对偶句和排比句等句式,使语言整齐而不雷同,匀称而不呆滞,构成语言形式的整齐之美。在《荷塘月色》一文中,编辑描写满月的被淡云遮住而不能朗照的夜景时,就运用了对偶句式:“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别有风味。”这里,以“酣眠” 对“ 小睡”,相映成趣,句式整齐优美。再有《浆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编辑描写荒江野渡光景,用的也是对偶句:“疏疏的林,淡淡的月。”简洁的八个字,对仗极工,天上的月和地上月下的林,相对相映,具有引人入胜的音韵感。

注意语言的平仄格式,构成语言的抑扬之美,使语言有抑扬顿挫和节奏的波澜起伏的音韵美感,这也是朱自清先生在散文语言上的一大特色。声调的平仄的相同或相对,构成语言的抑扬之美,这是诗人写诗常用的艺术手法。朱自清既是散文家,又是诗人,在散文创作中,他是很注意平仄格式的。例如:“ 淡淡的月,疏疏的林” “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等,都充分注意了平仄的相间和相对,又仿佛是顺手拈来,不着一点痕迹,韵味无穷,是诗化了的散文语言。句子长短搭配,骈散结合,参差错落,也可以构成语言音韵的抑扬顿挫之美, 这在朱自清的散文中俯拾皆是。

朱自清先生最喜欢用双声词,使其散文语言显示出一种回环的音韵美。就以《荷塘月色》为例,双声词有“约略,均匀”等,形式多样,这种语言中声、韵和字、词的双声,既形象生动,增强了语言表情达意的效果,给人鲜明的印象,又具有语言形式上的回环之美,增强了语言的音韵性,让大家读起来朗朗上口,百吟不厌。

二、朱自清散文语言的绘画美

有人说,朱自清是散文领域里的卓越的风景画家。他一贯主张作家创作“便是以文字作画,叙事,抒情,写景,固然是画,就是说理,也还是画”(朱自清《山野掇拾》)。因此,他常用语言的丹青,注重抒情与描写的完美结合,在他的散文园地中描绘出一幅幅优美的画卷。

(一)采用独特的语言思路来作画

朱自清的散文意境高远,语言构思独特,显示出独特的语言艺术风格。他善于把纷纭的事物组织剪裁得单纯、分明,谋篇布局完整和谐。虽然每每信笔所之,却浑然一体。秦牧说:“思想像一根红线串起了生活的珍珠。没有这根线,珍珠只能够弃散在地”(秦牧《花城》)。朱自清的散文是用语言艺术的金线串起珠玑闪亮的“项链”。

作为文学家的朱自清,其创作是绘画与文学艺术的结晶,就更是着意不凡,思路独运了。在他《温州的踪迹》这篇品画的短文中,毫无疑问,要说出读画的感受,道出画的妙处,尤其是要把这些感受、妙处告诉没有见到过这画的读者,让他们感同身受,产生共鸣,只是连发感叹,堆砌赞词,是无济于事的;而作纯粹的艺术分析,挥弄术语,一般读者则不会感什么兴趣,写出的文字最多也不过是篇评论,而不会是能吸引读者、引发读者遐思的散文。朱自清则不然,作为散文大家,他先是用一半还略多的篇幅来详细描述画的内容,再用近一半的篇幅来谈自己对画的理解和感受。通过细致的描述,没有见过画的读者对画的内容就可以有一全面具体的了解;与此同时,编辑还可以带领读者随着自己的思路去欣赏品味画幅各部分的细节笔触,为后面领会编辑的理解和感受铺下基础。应该说,编辑这样安排文章的结构布局,看似随意,实则极有用心。粗心的读者或许容易忽略,不去注意文章编辑对画面四种形象描述的思路先后次序;如能仔细琢磨,当能发现这里也隐伏着文章编辑的意图。应该说,他对画面绍述的先后粗细都有精心的考虑,决非不分重、流水式的思路罗列。若按画题诗句中几个形象的次序,应该是:月→鸟→帘→海棠。而文章所述次序却是:帘子→圆月→海棠→八哥。文章编辑为什么不就便依照诗句的顺序而要另行排列呢?显然是为了突出帘子进而为后面的文章做好准备。这也是编辑采用独特的语言思路来作文描画。

《冬天》描绘了三幅场景画:一是父子围坐吃白水煮豆腐,二是挚友共游西湖,三是自己一家四口在台州过冬。编辑描绘这三幅图画,并不是平衡用力,而是以第三幅为主。作品写道:“外面虽老是冬天,家里却老是春天。有一回我上街去,回来的时候,楼下厨房的大方窗开着,并排地挨着他们母子三个,张张脸都带着天真的微笑向着我。似乎台州空空的,只有大家四人;天地空空的,也只有大家四人。”寥寥数语,家庭生活的幸福和温暖跃然纸上。《冬天》描写三幅场景,本身没有什么内在联系,编辑却通过自己的感情线索,天衣无缝地把它们连为一体,这也是编辑运用独特的语言思路的效果。

(二)善于运用颜色,使语言色彩明丽

大家往往赞叹高明的画家,看他举笔从画盆里随意蘸一点颜色往素纸上一挥,借微妙的水晕轻泛,画面上转瞬出现了令人心醉的形象。看来好似漫不经心的一抹,其实是随心所欲的一抹,如果缺乏深湛的艺术素养,是不能挥洒自如的。朱自清散文中,就常常出现这种出神入化的一抹。朱自清在对景物描写时,极善运用颜色,从而构造一种绚丽的色彩美。

在编辑笔下威尼斯这座学问名城,其颜色是艳而不俗的。请看,圣马克方场是“伟丽”的,公爷府的墙面上用白色和玫瑰红的大理石砌成的方纹,“在阳光里鲜明得像少女一般”。而威尼斯唱夜曲的歌女们“微微摇摆在红绿灯球下,颤动着酽酽的歌喉”“运河上的朦胧的夜也似乎透出玫瑰红的样子”。这里,编辑用鲜艳的彩笔,描绘出威尼斯的美丽风光和学问特色,使其浓墨重彩地展现在大家眼前。而这些描写,又恰到好处地表现了威尼斯“华妙庄严兼而有之”的特点。

朱自清写水中景,就这样运用了多姿的湿润的水彩画笔致。他写阴霾天游瑞士立玑所见的景色:“……雨意很浓。四周陡峭的青山的影子冷冷地沉在水里。”看,多么清凉冷寂的境界,妙就妙在这“冷冷地沉”,密云未雨之际,空气是湿漉漉的,山水显得更绿也更静了,冷冷地沉浸于水里也好像沉浸于迢遥的梦境,也许只有看过桂林漓江山水者才能领略此中情味。而描写映入梅雨潭水中的绿则不同了,形容那绿色是“鲜润的”又是“滑滑的明亮”,真像“蔚蓝的天融了一块在里面似的”,这绿色就显得水灵灵的,晶莹滑润的,它并不给人清冷之感,却倒令人觉得温润而舒坦,连蔚蓝的天都融化入绿了,这简直是“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绿,绿得春意洋洋,醉人心灵。

更神妙的是,在《温州的踪迹》中,大家可以深深体会到编辑在运用语言上的色彩浓艳明丽。大家看到:帘子是“绿色的”,钩儿是“黄色的”,穗的颜色又是“石青色”;大家又看到:“圆月”在“纸右”,散发的是“淡淡的青光”;大家还看到:海棠花的叶为“嫩绿色”,鲜嫩得“仿佛掐得出水似的”;花是“红艳欲流”,花蕊色黄且表现为“历历的,闪闪的” 。然后则是写两只八哥:它们为黑色,歇在枝头。这样,一幅画的艺术就完全被编辑“移译”成文学的艺术,编辑用文笔取代了画家的画笔,将颜色化作了文学的语言。

如果说,一幅画还只是一种可视的艺术,则朱自清的这篇散文就已经是一种可读、可听甚至可以让读者展开丰富想象的艺术。

(三)以诗化的笔调,把诗情与画意相结合

朱自清原是一位诗人,所写散文自然不失其诗人本色,“仍能够满贮着那一种诗意”,文中有画,画中有诗:梅雨潭醉人的绿、秦淮河的灯影波光、弦歌画舫,威尼斯的异国情调、扬州城的风流与古朴……像一个导游把“游客”步步引入,都往往能招人入内,生亲临其境之感。朱自清先生散文描山画水的语言即使偶施色彩也僅仅轻敷,决不浓妆艳抹,具有朴实自然的诗情美。

《荷塘月色》是朱自清抒情散文中脍炙人口的名篇之一。清华园的一个平常的荷塘,然而经过编辑的渲染、着色,却变得十分美丽,富有诗意。一般来说,荷塘容易描写,月色则较难描写,因为月景的波光林影时刻在变幻着,很不容易在画面上表现出来。画画尚且如此困难,大家要用语言文字来表达画笔所不能表达的事情,那自然更吃力。然而,朱自清却能够把一个月夜荷塘写得那样的饶有生意,不愧为现代语言大师。大家在这短短的《荷塘月色》里,看不到什么宏伟的结构和华赡的文字,原只是清华园中僻静少人的一角,在朱自清的笔下,却充满诗情画意,似乎比之曹氏父子的邺水朱华都更胜一筹。

再比如说,《春》是一篇满贮诗意的散文,是一幅春光秀丽的画卷。这篇散文以诗的笔调,描绘了百花争艳、生机勃勃的春天的图画。“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这个起笔,抒写了盼春的热切心情,为全文定下了活泼,轻快的抒情旋律和诗的氛围。接着又抓住了春天的主要特征,勾勒了春天的轮廓画:“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由于抓住了春天的特征来写,给这幅画抹上了一种迷离的色彩,创造一个动人的意境。接着写了春风、春雨,画出夜雨和郊外的美丽画面。最后画出了一幅迎春图:天上风筝渐渐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儿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儿事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翼。在这里,编辑观察极其仔细,把诗情与画意相结合,和谐的创造情景交融的境界。这是多么的充满了诗情画意啊!

孙玉石在他主编的《中国现代散文八大家》中对朱自清这样评价道:“他那具有浓郁诗人气质笔触又掺入文字中,常令人于散文中感到一种诗的意境和蕴蓄的力量。” 的确,对古典诗歌的深厚功底,对国外诗歌的深入研究,对同期诗坛的关注和借鉴,以及诗集《踪迹》的问世,这种种经历带到散文创作中来,使朱自清先生的散文有一种独特的诗情画意美。

三、朱自清散文语言的质朴美

朱自清散文在语言上字斟句酌以至使得散文艺术到了完善的境地。朱自清富有表现力的艺术语言,亲切随和的口语化和朴素自然的真情表达,都是十分精美的。所以说,朱自清在散文艺术的探索中作出了艰苦的努力,在文体革新与语言创造方面,达到了中国现代文学历史的崭新高度。朱自清的散文语言的质朴主要体现在亲切随和的口语特色和朴素自然的真情表达两个方面。

(一)亲切随和的口语特色

朱自清先生追求语言大众化。他善于提炼通俗易懂、生动形象的口语。通俗浅近的“口语化”艺术也是朱自清极为自觉的语言艺术追求之一。朱先生就在《说话》一文中首先提倡“用笔如舌”和“以说话论”的文风;并先后在《雅俗共赏》等篇章中提出了创造“口语化”语言的一些具体审美标准。这一切为他散文的语言风格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朱自清的“口语”,主要以北京口语为基础,兼融其方言和西欧语言的某些表达方式,形成了具有常识分子口语特点的语言风格。在他的散文中,言辞亲切、随和。

叶圣陶在《朱佩弦先生》一文中说:“现在大学里如果开现代本国文学的课程,或者有人编现代本国文学史,谈到文体的完美,文字的会写口语,朱先生该是首先被提及的。”

色。编辑着意用北京口语写成的代表作《给亡妇》中写道:“你病重的时候最放不下的还是孩子。病的只剩皮包骨头了,总不信自己不会好;老说“我死了,这一大群孩子可苦了”后来说送你回家,你想着可以看见迈儿和转子,也愿意;你万不想到会一走不返的。”这种心语独白,感人肺腑。当然,这与用朴素动人的北平话来负载绵绵深厚的感情是分不开的。特别是全篇是用第二人称叙述手法来写,这更利于口语表达,使感情表达显得真挚可贵。为了达到口语化目的,他常常以俗语或方言入文,适以点缀,或起到通俗易懂、言简意明的奇效,或得到让人如见其人、如闻其声的好处。如《论自己》一文中引用“娶了媳妇忘了娘”“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久病床前无孝子”等大量俗语来举例、形容,收到言微意丰的效果。

朱自清写散文用的就是规范的白话,并以口语入文。读他的作品,就像跟他面对面坐着,听他娓娓动听地表现着他的生活感受,别有一种一般书面语所达不到的动人的风采。但是毋庸置疑,朱自清先生自己的白话文运用亦有一个过程。《冬天》,文字是一派天然的,朴实无华,毫无雕饰,一路读下来,只觉得舒服透切,早忘了朱自清先生用的是口语还是书面语。如果说朱自清早年的美文读后还让人想起是“白话的胜利”,那么在《冬天》里,语言的功力已是炉火纯青了,它不带一丝古今中外的语言遗留的渣滓,纯然地,只属于朱先生一个人。这大约就是他所极为推崇的“用笔如舌”的境界吧。

可见,朱自清巧妙地对“口语化”艺术的运用,使他所追求的“口语化”语言成为了一种具有大家风范的文学性语言;也是当时的文学语言在努力向前发展的过程中,与时代纵横相联的一种自然痕迹,体现了语言的时代性特征。

(二)朴素自然的真情表达

散文作品要感染和打动读者,既离不开丰富而深刻的思想感情,更离不开表现内容的语言魅力,朱自清的散文文质并茂,平淡质朴,朴素自然,很见其不凡的艺术功力。托尔斯泰也讲过:“真正的艺术永远是朴素的。”“朴素是美的必要条件。”我说朱自清的散文美,尤其是散文的语言是美的,但这种美,不是浓妆的艳妇之美,而是洗尽铅华、质朴的美,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朴素真情美。

《背影》是一篇最为朴素不加任何修饰的散文。文章围绕“背影”对各种材料进行适当的剪裁布局。首先是由远及近,追叙父子奔丧时的相聚,细数父爱的种种表现,定下深情怀念的基调。接下来写父亲“终于不放心”,亲自“送我上车”的情景,初步揭示了父对子的挚爱之情。这些简炼的叙述,为即将推到面前的“背影”作了必要的铺垫。再接着对父亲买桔子的“背影”集中描写渲染,一方面极写父亲行动的艰难,真切地表现父对子的深情关怀。另一方面突出“我”的动情,表现了父对子的感激思念。最后概述父亲老境的凄凉颓唐及始终惦念儿孙的厚爱。并通过读信时的心境描写,让“背影”第四次出现,首尾呼应,感情回荡。

《冬天》是朱自清先生的一名作,事實上它写的是冬天里的春天。编辑开篇写的是冬天里“热腾腾”的白水煮豆腐,一股暖气马上弥漫在字里行间。但温暖编辑的不仅仅是滚水、热豆腐,而是父子四人围炉而坐的闲趣以及此时得到的父亲的关爱。接着,编辑写到冬日与友人泛舟西湖。月夜,小风,波光,山影,灯火,桨声……人间仙境不过如此,况有二三知己相伴,哪里会觉得冬天的冰冷呢?最后,编辑又叙写在冷清的台州城里,冬天本该分外凄凉,但是一日归来,见妻儿并守窗口望着他,脸上都是天真的微笑。这样的冬天,有着父爱、友爱、妻子之爱的温暖,怎么会令人冰冷呢?作品着意表达的就是这种人间挚情,这是最朴素的、也是最伟大的爱,正是这种爱的力量感染了无数读者。在叙写妻儿的等待前先铺叙了台州的寂静冷清,以反衬心里的温暖……这些用词与笔法都是值得大家学习借鉴的。

朱自清华美的文采,与朴素无华的语言、真情的表达紧密结合在一起,他一路描写过来的景色和人情,都是从平凡常见的境界中显出新颖的发现,从朴素无华中显出惊警的,讲出了这个散文大师取得成功的微妙之处,极具艺术辩证法的见地。

四、朱自清散文语言的修辞美

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巧妙运用比喻、通感、叠字等手法,以精雕细刻的工夫,准确、具体地表现描写对象的特点,追求逼真的艺术效果。朱自清散文中的表现手法自由灵活。他常把几种修辞串连在一起,而无堆砌之感:将多个比喻形成排比的比喻,通感事物之间的神似又借助了比喻的形式,比喻常将叠字融合其中,使意象生动完整;在层层递进中表达出更深厚的情意,或顺情引用文字,使文情更浓,意更切。

(一)生动形象的比喻运用

朱自清的散文善用修辞,尤其善用比喻。朱自清运用比喻手法,细腻深切地画出了生动形象的景物和意境,显示出驾御语言文字修辞的高超技巧。

《春》运用了很多精妙的比喻手法,使春天形象化了,果树的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草丛里的野花“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细雨则“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春天本身“像刚落地的娃娃” “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 、“像健壮的青年”……这些比喻修辞活化了春天的风姿,让优美的意象成为春天的代名词,说明春天是新鲜、美丽、欢快、具有强大生命力的,也使文章有了生动形象的特色。在编辑天真的、热情的、欣喜的、好奇的、欢快的呼唤下,大家眼前出现了一个目不暇接的春天。

《荷塘月色》用三个比喻写静态的荷花,“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编辑匠心独具地把荷叶比作“亭亭的舞女的裙”,荷花比作“明珠”“星星” 和“ 刚出浴的美人”等,绘出了淡月辉映下荷花的晶莹剔透,绿叶衬托下荷花的忽明忽暗以及荷花纤尘不染的美质。精妙生动,历历如画,美不胜收,形象鲜明,仿佛呼之欲出。

《绿》中的比喻有二十个之多。“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满是奇异的绿呀”,把梅雨潭的绿比作一张极大的荷叶,言其大,言其醉人,言其奇异;更形容了她那动态的美,又把梅雨潭的绿比作一块融化了的蔚蓝的天,突出其鲜润;“那溅着的水花,晶莹而多芒;远望去,象一朵朵小小的白梅,微雨似的纷纷落着。”文中还用博喻的手法,多角度、多侧面显示绿的特征。

朱自清先生用生动形象的比喻语言,恰到好处地把明艳多姿的画面与逸趣横生的情怀和谐地统一在一起。在这饱含诗情、充满生趣的绿意中,透露出编辑对生活的爱,升腾着编辑向上的激情。

(二)准确美妙的通感运用

通感就是在描写客观事物时,凭借人们各种感觉间的息息相通,用形象的语言把某一感观上的感受移到另一感观上,使“一种感觉超越了本身的局限而领会到属于另一种感觉的印象”(钱钟书《通感》,见《文学评论》1962年1期)。

朱自清散文中的“通感” 艺术是其语言的一大特点。他善于以“移觉”的方式使各种感觉融会贯通,给人灵动漂渺之感,在传情达意上收到了奇效。在《荷塘月色》中,编辑这样描写“荷香”:“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清香”本来是属于嗅觉的,编辑却将它转化成听觉上的“渺茫的歌声”,令人联想到若有若无、轻淡幽香、沁人心脾等,其间感觉的转移伴随着想像的跳跃,给人以嗅觉兼听觉的双重艺术享受。这一通感手法的运用准确而且美妙。

又如《威尼斯》中写到“在微微摇摆的红绿灯球底下,颤着酽酽的歌喉,运河上一片朦胧的夜也似乎透出玫瑰红的样子。”这是听觉向味觉借移。编辑运用通感艺术,写威尼斯夜曲听来不仅有“颤着”的美,而且还像品味醇厚的酒或茶那样,让人感到歌声的浑厚、甜润和有韵味;又像欣赏玫瑰的红色那样让人听了入迷。还有《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远远的、远远的歌声总仿佛隔着重衣搔痒似的,越搔越搔不着痒处。”这是把听觉上的“歌声”借移为触觉感受上的“搔痒”。朱自清散文中通感艺术的运用,不仅开阔了艺术天地,创造出丰富多彩的生动的形象,而且也十分有利于调动人们积极的审美心理因素,进入艺术美的胜境。

(三)出神入化的叠字运用

叠字,是大家汉语特有的一种修辞方法。在我国古典诗词歌赋中的运用就十分广泛,它或造成一种走月流云的气势变得雍容舒徐,或造成一种反复回环的抒情气氛。朱自清先生的散文中,叠字叠词随处可见。朱先生描景状物喜用叠词也善用叠词。《荷塘月色》中用了二十六个叠词;《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叠词竟有七十二处之多。《文心雕龙·物色篇》中说得好:“诗人感物,联类不盲。流联万物之际,沉吟视听之区。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婉转,属采附声,亦与心而徘徊,故‘灼灼状桃花之鲜,‘依依尽杨柳之貌,‘杲杲为日出之容……情貌无遗矣”。朱先生真可谓是深谙此理,也擅长此道的了。

在《荷塘月色》中,编辑用叠字的形容词和状词,如“淡淡的”“田田的”“亭亭的”“脉脉的”“阴阴的”,还有“远远近近”“隐隐约约”,等等。有的词儿如“田田”“亭亭”,原是古歌辞的词儿,编辑采用旧衣翻新装的方法,努力做到古为今用。使行文的气势变得雍容舒徐,不至令人读时感到躁急和逼迫。

又如朱自清写秦淮河水:“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大家初上船的时候,天色还未断黑,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委婉,使大家一面有水阔天空之想,一面又憧憬着纸醉金迷之境了。等到灯火明时,阴阴的变为沉沉了:黯淡的水光,象梦一般;那偶然闪烁着的光芒,就是梦的眼睛了。”以“阴阴” “漾漾” “沉沉”三个叠词描绘不同光线下水态水色的变幻,气韵生动,同时也表达了编辑感情波澜的荡漾变化,而且交融得那样浑成自然,不着痕迹。

朱自清这些出神入化的叠字的运用,天才般地缔造了一个又一个缠绵悱恻委婉清新简练洒脱新颖绮丽淡雅优美的语言结构,似花团锦簇又似穿珍带珠,自然而然地营造了字美、意美、情美、画美、音美的绝伦现场和艺术境界。

综上所述,朱自清先生在语言创造方面,达到了中国现代文学历史的崭新高度。其在议论性散文、写景散文、美文上都独树了自己的语言美学风格:饶有诗味,且又不乏自然、洒脱,给人一种美感、一种启迪、一种善意、一种催人向上的力量;能为读者创造一种极为动人、极为和谐的氛围和情调,使大家深受感染,引发共鸣。朱自清作为散文大家,他的名字永远和中国现代散文的历史写在一起。

参考文献:

[1]時萌.闻一多朱自清论[M].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

[2]林非.朱自清名作欣赏[M].中国:和平出版社,2001.

[3]张健.解读朱自清经典[M].花山:文艺出版社,2004.

[4]杨振声.朱自清先生与现代散文 [M]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1.

[5]魏建,房福贤.中国现当代作家作品研究[M].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1.

[6]鲍霁.现代百篇赏析·略谈散文的写作[M].天津:人民出版社,1981.

猜你喜欢
艺术美朱自清散文
我与风
老苏(散文节选)
2018年《西部散文选刊》最佳评论奖
不吃救济粮,饿死了朱自清?
试述小学语文教学的教学艺术美
高中语文教材中的审美形态举隅
浅谈油画艺术的思考
朱自清写的71封肉麻情书
那一抹诱人的绿哦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