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安卓版下载

多级协同创客教育共同体的实践与研究

2021-09-13 02:21孙逸佳
广东教学报·教育综合 2021年99期
关键词:创客教育

孙逸佳

【摘要】创客教育已成为我国常态化教育教学实践的一部分,本文通过分析本地创客教育发展的基础和面临的问题,通过构建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的实践,阐述归纳了包含各级教育部门、学校、教师以及学生等主体参与的实践共同体内涵,提出“市-区-校-师-生”多级协同创客教育共同体特性,最后总结本共同体实践所获得的成效。希翼为区域创客教育开展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关键词】创客教育;实践共同体;多级协同

一、引言

2015年教育部颁布《关于“十三五”时期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引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了“有效利用信息技术推进‘众创空间建设,探索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创客教育已成为我国常态化教育教学实践的一部分。从2015年开始,笔者所在单位就一直致力推广本地中小学创客教育,在2019年7月,以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为主题申报了2019年教育信息化教学应用创新实践共同体项目并成功立项。本文在此背景下,探讨如何通过实践共同体推进区域内在人工智能时代下的中小学创客教育发展。

二、构建智创教育共同体的背景

(一)本地区创客教育发展基础

从2015年开始,本地一些学校开始关注创客教育活动的发展,纷纷建设了创客空间,开展创客教育。有些学校通过创客社团形式,不断提升师生创客素养;有些学校通过跨学科融合课程,将科学素养、智能素养、创客素养培养整合到学科课程教学中,达到提升学生智创素养的效果。各区、各校在创客教育活动中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创客活动开展各具特色。作为创客教育的组织者、引领者,笔者所在的单位也通过组织骨干教师参加培训,走进先进地区学习,举办各项学生创客比赛等方式,扩大创客教育的影响,并取得一定的成績。

(二)本地区创客教育发展面临的问题

汕头市地处粤东,属欠发达地区。各级部门对创客教育的投入不足,导致创客教育普及率偏低。学校开展创客活动的设施设备相对落后、单一,专业师资资源匮乏。各区域发展不平衡,部分区县中小学在创客教育方面基本空白。各中小学校的创客教育开展几年来,虽然已累积一些经验,取得一定的成绩。但是成绩仅在个别学校,单靠学校单打独斗,教学资源非常有限,难以持续发展。学校之间未能深入互动,未形成自组织的合作机制与氛围。各校创客教育教学课程资源不足,线上线下合作共享的模式未形成,无法带动落后的地区及学校,是阻碍全市创客教育的全面开展的主要原因。

(三)我国青少年创客教育的发展现状

历经了多年的实践,我国创客教育的实践以及研究体系逐渐成熟。体现在以温州中学等为代表的中国青少年创客教育联盟的成立,深圳学校创客科技节的开展,谢作如等为代表的中小学教师的创客教育工作坊探索,祝智庭、傅骞、杨晓哲等为代表的创客教育内涵研究,还有杨现民、王同聚等为代表的创客教育要素设计研究。

在创客教育发展的过程中,各类学者基于不同视角提出了培育模式,其中包含实践层面的教学模式以及规划层面的教育模式。杨维等人基于创新教育、体验教育以及项目式学习理念等,构建基于创客教育的学习共同体,设计含教学活动、教学资源、教学架构及评价等环节的教学模式。王米雪等人则从创客空间等实践层面以及评价等规划层面提出了实施框架和实施路径。

三、构建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的意义

创客教育实践正随着技术、社会发展而变化,在教育体制内的参与者包含各类教育部门、学校、教师以及学生等,其扮演的角色均有不同,并构成了创客教育的整体。于勇等人认为应加强多职能部门协同和高科技企业参与人工智能教育课程体系的顶层设计,将人工智能教育课程与中小学现有课程进行有效融合等,钟柏昌,杨刚则在创客教育中强调多维协同机制,建立区域创客教育联盟等。各主体间的协同关系也逐渐深化,共同体应运而生。

构建“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加强对本市中小学创客教育领域的统筹协调,提升创客教师的专业能力,培养在人工智能时代下具有创新思维和动手能力的学生。发挥共同体学校的示范引领作用,帮扶薄弱学校开展创客活动。探索共享、合作、引导、发展螺旋式上升的创客教育模式,形成汕头特色的智创教育的优秀实践案例,全面推进各中小学校创客教育活动的发展。

四、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的发展

(一)智创教育共同体内涵

“共同体”一词来源于德国学者滕尼斯采用的德文“Gemeinschaft”,最初的含义是指任何基于协作关系的有机组织模式。20世纪80年代末,“共同体”一词进入教育领域。温格和莱夫8提出了“实践共同体”概念,认为实践共同体是学习分析的基本单元,促使群体基于一系列问题的共同体关心或主题兴趣,包含共同的目标、协商的意义和实践等特点,其中个体也会成为更大集合的部分,再生产循环,通过循环,新手能够成为老手,共同体也得以维持。在创客教育脉络中所形成的共同体,正是如此。

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是人类学视野中的实践共同体在智能时代下的创客教育中的体现,包含多层次的共同体,具备开放性等实践共同体内涵特征。是基于智能时代下创客教育、STEAM教育活动的需要,以期通过合作、协同等过程实现智能素养、创客素养的提升。

(二)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的特征

人工智能时代下的创客教育旨在培养有志于从事人工智能开发与创新的创客,这些创客不仅要有扎实的技术功底和敏锐的技术前瞻性,同时也应具备懂合作、善交流、不轻言放弃的创客精神。在中小学中实现此类创客培养,需要因时因地因人开展不同形式的创客教学,实现多层次渗透、全方位开展、宽领域施教。因此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显现了层级联合、动态联合、差异整合以及层次聚合等特征。

1.层级联合——共同体建设基础:层级共同体职责分工明确,以区域创客教育管理部门为一级共同体的领头队伍,各二级共同体牵头单位为成员,通过组织、引导、反馈、评价的过程确定共同体发展的主题及发展目标、实施步骤及策略,保障共同体顺利成立及发展。

在组建二级共同体时,注意涵盖小初高全阶段学校,且培育方向一致,确保后续资源能够复用到各学校。共同体以牵头学校为主导,其他成员为辅助,依确定的主题进行资源开发、教学实践等活动,依托广东省 “双融双创”智慧共享社区、微信群、QQ群、Tencent会议等网络组织或直接到校帮扶等各种形式,定期开展线上或线下的项目研讨、课程建设、成果分享等活动。建立教师帮扶机制,保障共同体内共同成长、共同进步。如以金荷中学为牵头单位,成员单位包含东厦中学、新乡小学、南澳县南澳中学、潮南区沙陇中学等。该共同体内有海岛学校“南澳中学”,有农村学校“沙陇中学”,有侧重劳动素养培育、以综合实践活动为特色教育的“东厦中学”,牵头单位因势利导,确定以“劳动教育+智能化”为主题构建共同体,后续活动组织围绕主题开展,并辐射周边学校。

2.动态联合——共同体建设动力:开放进入以及退出机制,保证共同体核心成员不变的基础上,各中小学校可按照本校的基础和特色,自由组成二级共同体项目学校加入,或加入到已有的二级共同体;在一定期限内未能完成项目任务的单位及成员视为自动退出项目共同体。比如汕头市濠江区智能创客作品制作与创意共同体,在2020新冠疫情停课期间,采用同步课堂、共同研讨等联合方式,将原有共同体的4个成员学校逐步发展到11所成员学校。

同时,依据实践过程定量及定性的反馈结果,各级共同体牵头单位共同修正培育模式以及培育阶段目标等内容,完善智创教育教学资源体系以及教学方式。如“智能教育+造物”实践共同体(原为“基于植物科普的创意制作”共同体)以设立科学探究室、动物标本室、植物园、创客空间等专用场室,以培养学生科学素养、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为重点,开展“创客夏令营”、“创客冬令营”、“电脑编程兴趣班”等活动,以东厦小学为代表实践了小学阶段“创客马拉松”的学习模式。

3.差异整合——共同体的发展驱力: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既包含以“劳动教育+智能化”、“初中创客校本课程开发”为主题的跨学科整合式共同体,也包含以“智能创客创意制作”、“基于开源硬件机器人制作”的创客社团共同体。跨学科整合式的共同体侧重于整合涵盖成员学校所处的学段的基础学科常识,如数学、科学等学科内容,建立基础学科与创客常识的联系以及小初高不同学段常识点间的联系。创客社团共同体侧重于结合智能技术、信息技术、科学等,设计一系列基于体验、感知、理解、应用、掌握等过程的实践项目。通过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的项目实施,最终达成融合式创客常识的掌握以及多重智创素养的培育。

4.层次聚合——共同体发展支撑:教学资源是创客教育的重要支撑,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依据跨学科融合创客、社团创客等不同形式、不同阶段学习者认证特征等因素制作针对性教学资源。跨学科融合的课程资源是以基础教育不同阶段的学科常识为基础进行设计,融合核心素养、三维教学目标等,结合共同体内学生基本认知水平以及学校信息化水平等,进行教学设计、课件资源等开发。创客兴趣社团课程资源则以项目的不同难度递进为思路进行,并结合学生认知阶段特性进行设计。各级共同体学校老师一同参与,设计的内容既能符合当前学生认知水平又能与后续常识衔接。且通过共同体中的交流与合作,课程开发能力强的学校能够与薄弱的学校一同构建课程资源,形成小型的数字教育资源共享体系。

(三)汕头市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的实践成果

1.创客师资队伍的专业能力得到有效提升。组成校内及校际师师联动共同体,形成创客教育骨干教师带新手教师的培养机制,协同进行教学活动研讨、资源共享等活动,有效提升教师创客教育教研及教学能力。共同体项目总牵头单位通过走出去参观学习,引进专家举办培训等活动,一年多来共培训创客骨干教师几百名,多数老师反馈,培训活动除了理论学习,还要实际操作,极具挑战有受益匪浅。全市创客教师的整体水平都得到了提升,教师论文、教学课例等获市级及以上奖励已达100人次以上。

2.创客教育教学效果显著。通过共同体项目建设的推动,越来越多的中小学生获得省市区荣誉奖项,如2019年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中,二级共同体牵头单位金荷中学的佘耿亮同学代表广东省参加全国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创客竞赛项目并获得全国二等奖。2020年,由共同体项目成员组织并选拔的16名创客小选手,参加广东省中小学电脑制作活动创客及人工智能应用竞赛项目2人获得一等奖,7人获得二等奖,7人获得三等奖。

3.共同体牵头单位的示范引领作用得到发挥。共同体学校的示范引领作用,帮扶薄弱学校开展创客活动。如以龙湖区蓬鸥中学为牵头单位的“科技教育+智能化”共同体(原为“初中创客校本课程开发”共同体),开展了系列的教学研讨及实验活动,由校长亲自抓以科学为跨学科整合主题的创客教育教学工作,并带领汕头市龙湖区下蓬中心小学、汕头市龙湖区万吉西小学、汕头市龙湖区周厝塭小学、汕头市金平区阳光学校4个成员单位运用牵头学校现有的课程体系,开展本校的创客科学教育活动,突破年级、学校的界限,以创客项目为中介进行协力创作,充分发挥朋辈教育的作用。

4.取得丰硕的创客教育成果。通过实践共同体活动形成了一大批创客教育精品课例及微课,研制了多个共同体主题校本教材,研发大批课件资源。如蓬鸥中学共同体带领周边学校进行教学实践,最终形成了“三版块、四特色、四驱动”为特色的校本课程体系,以及学生档案袋管理等教学实践策略。而濠江区以“智能创客作品制作与创意”共同体为立项课题为起点,选择部分学校作为试点、共同开展以人工智能课程为载体,深入进行主题探究、案例示范、课程共享、项目合作、讨论互动、成果分享等线上交流与合作活动,借助互联网+同步课程快车,促进师生创客教育的交流互动,实现创新能力培养的智慧与成果的共享、共进、共赢。

五、结语

智创教育实践共同体是创客教育实践的产物,涵盖市-区-校-师-生多层级主体,以层级联合、动态联合、差异整合以及层次聚合为内涵特征。一方面,需要充分发挥各主体间的作用,落实开放进入以及退出机制继而保证共同体活力;另一方面,通过共同体师资共同体及资源共享等,最终促进在人工智能环境下创客教育的有效落地。

参考文献:

[1]教育部.《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引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Z].2015.

[2]杨维,费瑞伟.基于中小学课程整合的创客式教学模式构建[J].中国电化教育,2017(01):53-57.

[3]王米雪,张立国,郑志高.我国创客教育的实施路径探析[J].现代教育技术,2016(09):11-17.

[4]于勇,徐鹏,刘未央.我国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课程体系现状及建议—来自日本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课程体系的启示[J].中国电化教育,2020(08):93-99.

[5]钟柏昌.谈创客教育的背景、本质、形式与支撑系统[J].现代教育技术,2016(06):13-19.

[6]杨刚.创客教育双螺旋模型构建[J].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6(01):62-68.

[7]李慧鳳,蔡旭昶.“共同体”概念的演变、应用与公民社会[J].学术月刊,2010,42(06):19-25.

[8]祝智庭,单俊豪,闫寒冰.面向人工智能创客教育的国际考察和发展策略[J].开放教育研究,2018(01):47-54.

[9]钟柏昌.谈创客教育的背景、本质、形式与支撑系统[J].现代教育技术,2016(06):13-19.

猜你喜欢
创客教育
基于Scratch互动技术的创客教育课堂教学研究
基于创客教育理念的工作坊教学:实践样态与框架设计
“互联网+”背景下大学生创客教育体系构建策略
大学生创新思维训练课程设计与总结
关于中小学创客教育实践的新思考
创客教育与信息技术课程的深度融合
利用积木式编程工具开展中小学创客教育
中小学创客教育现状调查与对策
创客教育模式下管理类课程设计
基于社团选修课的创客教育模式研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