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澳大利亚的“被害妄想症”严重了(环球锐评)

2020-07-08 04:17:54 《www.366.net》 2020-07-08

齐治平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最近召开资讯发布会,称澳正遭到来自“心怀恶意、技术先进”国家的大规模网络攻击。攻击持续数月且频率与日俱增,已然使他到了“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地步。攻击目标无所不包,从各级政府机关到各行各业各个组织,大有一举攻陷澳洲大陆之势。莫里森还表示,拥有这种能力且非澳大利亚盟友的国家不多。政府这厢还是弦外之音,智库那厢就是直抒胸臆了。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实行主任詹宁斯笃定地表示,这波攻击有95%的可能是中国所为,因为只有中国才具备此种规模的网络攻击能力,目前也只有中国才对澳大利亚政治有战略兴趣。这家智库也言之凿凿地称,中国是当今唯一具备网络常识、资源和意愿对澳发动大规模网络攻击的国家。

此番言论直教人哭笑不得。其一,由于IP地址易于被伪装隐藏,网络攻击溯源一直是个技术难题。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断不会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炒作、影射别国发动网络攻击,大搞所谓“政治溯源”。其二,从网络常识和资源推导出中国是唯一有意愿对澳大利亚发动网络攻击的国家,毫无逻辑性可言,是臭名昭著的“有罪推定”。其目的,无外乎是往中国身上泼脏水。其三,坦率地讲,澳大利亚根本不值得中国冒着巨大风险、花费巨大成本,兴师动众发起一场旷日持久的黑客战役。换言之,它有些太高看自己了。也许是自身拥有的铁矿石资源让澳大利亚生出“迷之自信”,也许是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让他们蒙住了双眼,会认为中国有兴趣把澳大利亚作为地缘战略目标。

不只是网络安全,在澳安全、情报部门眼中,中国的“影响、渗透和威胁”也已无处不在。澳安全情报组织负责人伯吉斯称,澳当前面临的外国“渗透和干涉”威胁在规模、广度和目标等方面均前所未有,严重程度甚至超过冷战时期。从无端炒作“中国渗透、威胁论”,到出台“反外国干涉系列立法”,从限制中国企业投资,到一马当先封杀HUAWEI,澳近年来一些匪夷所思、近乎病态的举动,恐怕都能在这里找到病根。

这种病叫“被害妄想症”,属精神分裂症。

典型症状之一:胡思乱想,疑神疑鬼。临床表现:炮制渲染“中国安全威胁论”。分析诊断:无论是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国的国防政策,还是中澳近半个世纪的双边关系发展历程等等,都足以证明“中国安全威胁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最简单的一个逻辑是:中澳相去万里,远隔重洋,两国之间没有历史积怨,也没有根本利害冲突,中国安全威胁从何而来?中国搞所谓“威胁”动机何在?

典型症状之二:认知不明,混淆黑白。临床表现:健忘历史,颠倒是非。分析诊断:澳大利亚独占澳洲大陆,为太平洋、印度洋所环绕,拥有优越的安全环境。从建国至今,除在二战期间险为日本攻入,澳并未遭受过严重的安全威胁。反倒是澳利用自身安全优势,频繁对外用兵。它几乎参加了所有英、美参战的近现代战争,甚至在建国之前就曾混迹于侵华的“八国联军”之中。近日,有媒体爆料,澳大利亚情报部门在中国驻澳使馆安装大量窃听器,致使中国不得已重建使馆。不论是历史还是现在,澳大利亚在安全上是欠中国账的。害人者反而终日唠叨安全威胁,虚伪且矫情。

典型症状之三:思维宕机,行为错乱。临床表现:多有出人意表的昏聩之举。分析诊断:澳位置特殊,学问多元,本可成为沟通联系亚太与欧美的一道桥梁,进而在地区和全球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它似乎全然认识不到这一点,反而不假思索地唯美国马首是瞻,唯美国号令是从,在对抗中国、疏离亚太的道路上蒙头狂奔。这种既无学问底蕴,也无战略思维,更说不上外交策略的选择,说好听点是有点“愣头青”。不知道这是不是由于情报安全部门把持外交事务所致。

西谚云,“一个人要知道自己的面包在哪一面涂了黄油”,意即一个人应当知道自己的主要利益在哪里并设法保护之。澳大利亚多年的经济繁荣奇迹,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既想在经济上依靠中国,又要在安全上对抗中国,这是行不通的。现在澳大利亚需要做的,就是尽快从“被害妄想症”中恢复过来,认清自己的利益所在,采取最符合自身和地区利益的政策做法。相反,如果它继续一味追随某些势力,充当反华急先锋,不但将损害本国的长远根本利益,更将对业已面临严重困难的中澳关系造成新的损害,真的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编辑是国际问题观察家)

国际论坛版文章除社评外,均不代表本报观点。欢迎读者参与讨论。电子信箱:[email?protected]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