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重庆市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撑服务的现实困境及对策建议

2020-07-07 09:33:10 《重庆行政》 2020年3期

李志辉

2015年,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贯彻落实乡村教师支撑计划(2015―2020年)的通知》,对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提出明确要求。通过对重庆市15個区县随机抽取的6218名乡村教师的问卷调查和部分乡村教师的实地访谈发现,经过四年的努力,重庆市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但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撑服务方面仍面临一些现实困境。若不高度重视并及时加以解决此问题,势必影响全市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和乡村教育质量提升。

一、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撑服务面临的五大现实困境

(一)接受检查活动过多

调查显示,63.2%的乡村教师平均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但把工作时间的70%用于教育教学的教师不足72.5%,把工作时间的50%用于教育教学的教师不足26.6%。访谈发现,乡村教师除了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命制试卷、批阅试卷等日常教学工作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迎接各种检查,如创建卫生城镇、创建文明城镇、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督导检查、安全检查、食品卫生检查、消防检查、乡村少年宫专项检查等。有的乡村学校还需按上级要求抽调部分教师离校参加乡镇民兵训练等与学校教育教学无关的活动。名目繁多的检查和上级安排的与教育教学无关的活动基本上都与学校年度考核挂钩,学校不得不高度重视,教师不得不认真准备。这不仅加重了教师的工作负担,浪费了教师宝贵的学习研修时间,不利于教师静心教学,而且有的乡村教师还因工作量大,无法抽出时间外出培训学习,不利于他们的专业成长,这在编制少的小规模学校表现得尤其突出。此外,近年生产哺育的女教师和生病请假的老教师增多,更加剧了“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小规模学校的师资压力。

(二)培训实用性不强

调查显示,乡村教师参加的培训方式按百分比从高到低排列依次是短期集中培训(82.2%)、网络研修(77.2%)、送教下乡(58.3%)、专家引导(41.3%)、农村骨干教师专项培训(18.8%)等。乡村教师培训形式多样,有78.5%的乡村教师上学年参加过县级及以上培训,23.2%的乡村教师上学年还参加过三次及以上县级培训。乡村教师培训机会明显增多,但培训内容针对性不够,有78.9%的乡村教师认为要增强培训的实用性。访谈发现,当前乡村教师培训城市化倾向明显而乡村适用性较差,其主要表现为:一是乡村教师培训内容基本上是城市学校流行的教育理念、教学技术、教学方法等,基本上没有乡村教师教育教学典型案例和乡村学校急需的小班化课堂教学和留守儿童心理辅导等方面的内容;二是培训专家基本上是城市教育教学专家和优秀教师,基本上没有乡村学校的优秀教师;三是部分培训项目时间安排不符合乡村学校教育教学实际,县级培训机构有时在较短的时间内安排了较多的培训项目,一些小规模乡村学校甚至要在一周内安排一半左右的任课教师参加县级培训机构组织的培训,一定程度上给小规模乡村学校带来较大的教学和师资压力。这样的培训虽开阔了乡村教师的眼界,但却难以让他们将所学常识运用到自己的实际课堂教学,不能真正解决乡村教师教育教学难点、痛点等亟待解决的实际问题,教师参加培训的获得感不强。同时,还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小规模乡村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影响了他们参加培训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三)阅读条件和环境不佳

调查显示,45.7%的乡村教师认为学校图书不适用。现场查看发现,多数乡村学校建有图书室且有一定数量藏书,但部分图书较陈旧,有些图书甚至与学校教育教学无关,故教师借阅量少。多数接受访谈的教师表示,学校图书更新不及时且更新时没有征求教师意见,不能满足教师教育教学和学习进修需要。调查显示,71.8%的教师阅读时间占其闲暇时间的30%以内,23.9%的教师阅读时间占其空暇时间的10%以下。多数乡村教师阅读时间少,阅读积极性差。大多数接受访谈的教师表示,所在学校没有开展过针对教师的阅读活动,学校阅读氛围较差。这导致乡村教师教育视野较狭窄,教学理念转变较慢,教学方法较单一,乡村教师专业发展失去了持续的助推力。

(四)教研氛围不浓

抽样乡村教师中,县级及市级骨干教师占比仅为4.2%,乡村学校骨干教师偏少,缺少教学教研领头羊,教学研讨效果不明显。访谈发现,乡村学校同学科教师人数较少,教师的研讨深度不够,不易形成教学研讨的氛围;乡村学校教研活动形式较单一,教学研讨的吸引力不强,教师的参与度不足。学区(教办)也基本上没组织本学区(或相邻乡镇)学校同学科教师开展联合教研活动,也没有建立相应的学科教研制度机制;区(县)学科教研员也很少深入乡村学校引导教学教(科)研活动。这些现象导致乡村教师失去了专业成长的专家引领和同伴互助,部分乡村教师专业水平长期停滞不前。

(五)优质数字教育资源不足

调查显示,98.2%的乡村教师所在学校接通了互联网,但70.5%的乡村教师认为获得的优质数字教育资源数量不足。访谈发现,多数乡村教师认为,“重庆市基础教育资源中心”平台虽有较丰富的“一师一优课,一课一名师”类的微课程资源,但学科数字资源较零碎、不完整,还没建成适合重庆本地课程的学科优质数字资源体系,日常教学迫切需要的优质数字资源少,无法满足乡村教师日常教学实际需求。优质数字教育资源不足不利于乡村教师提高课堂教学质量和提升应用现代教育技术能力。

二、改进乡村教师专业发展支撑服务的建议

(一)规范学校年度教育检查工作

建议市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引导区县政府建立学校教育检查事项清单。每年年初,区县政府根据当年教育工作需要,收集各部门提交的对学校教育检查申请事项,按照“非必须不检查”的原则,审定本年度学校教育检查事项清单,归类纳入年度学校教育检查工作安排并向社会公布,学校可以拒绝年度学校教育检查事项清单外的检查。通过年度学校教育检查事项清单,减少不必要的检查活动,减轻教师的工作负担,为教师阅读研修培训提供充裕的时间,为学校和教师发展营造“潜心育人,静心教书”的良好环境。

(二)建立小规模乡村学校教师“流动编制池”

在当前编制总量不突破的情况下,可在现有编制总量内,统筹城乡中小學教职工存量编制资源,设置小规模乡村学校教师“流动编制池”。根据小规模乡村学校正常教育教学需要,以区(县)域为单位,按全区(县)小规模乡村学校编制总数的10%左右的比例,设立临时周转编制专户,不计入小规模乡村学校的教师总额,由县级教育行政部门于每学期初动态统筹调剂,满足小规模乡村学校因教师培训进修、生病住院、生产哺育而造成的短期师资需求,保证小规模乡村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保障教师必要的专业成长的权利,给予教师必要的人文关怀。

(三)改进乡村教师培训方式

采取订单式培训方式,充分关注乡村教师学习培训需求。在培训内容上,要多一些适合乡村教师口味的乡村教育教学典型案例和乡村化的教学技术及方法;在培训教师的选择上,要多一些接地气的、能让参培乡村教师长“真功夫”的乡土专家和乡村优秀教师;在培训形式上,要扎根乡村学校课堂,解决乡村教师课堂教学中存在的普遍问题;在培训理念上,要激发乡村教师主动参与、讨论、交流,转变教育教学观念,提升专业能力。要通过针对性强的培训,让乡村教师认识到自我努力才是自身专业成长的关键,树立乡村教学的自信和乡村教育的自尊。同时,在乡村教师培训项目的招标、评审时,要适当加重乡村教育教学典型案例和乡村学校的教学技术及方法、乡土化教育专家和乡村优秀教师、定期送教到校、激发乡村教师主动参与等方面的权重;建立乡村教师培训项目跟踪服务和质量监测机制,将跟踪服务质量和监测结果作为以后乡村教师培训项目招标评审的重要参考,从机制上促进教师培训机构转变培训方式,稳步提高乡村教师培训质量。

(四)推进乡村教师读书活动

教育行政部门要建立图书经费保障机制,保证乡村学校图书专项资金专款专用,保证学校图书定期、及时更新;定期评选书香教师,推动教师读书活动。乡村学校完善图书选购制度,图书更新时征求师生意见,保证选购图书满足师生需要、贴近师生实际,保障乡村学校图书数量、质量和实用性的均衡发展;完善图书管理制度和图书管理系统,创新图书管理方式(如师生自主管理图书馆,建立学科教师书吧等);建立健全图书阅读及评价制度,定期开展图书阅读活动,表彰奖励积极分子。学校领导要率先垂范带头读书,通过组织教师读书社等,培育“读书种子”,支撑鼓励乡村教师多读书、多学习,营造良好的阅读氛围。

(五)强化乡村学校教研活动

加强乡村骨干教师培训培养力度,为乡村学校教师专业成长和校本教研培养带头人。乡村学校为优秀乡村小规模学校教师提供外出观摩、公开课、赛课、课题研究、骨干教师培训等机会的同时,充分利用中老年教师教育教学经验较丰富以及青年教师专业常识较扎实、现代教育技术运用能力较强等优势,开展丰富多彩的校本教研系列活动。区(县)级教研机构组织相邻乡镇的乡村学校建立学区学科研修共同体,通过本土教学专家引领、集中研讨、网络交流等形式,让乡村教师在同伴互助中提升学科教研的新高度。区(县)级教育行政部门根据乡村学校需要,选派合适的区(县)学科教研员定期蹲点帮扶乡村学校,选派骨干教师到乡村学校支教,以持续、系统地引导乡村学校教学工作和教(科)研工作。

(六)完善重庆基础教育优质数字资源库

以“统筹管理、共建共享、动态调整”的基本思路,完善重庆市基础教育优质数字资源库建设。首先,制定基础教育优质数字资源准入标准。组织重庆市基础教育学科教学专家团队和优质数字资源专家团队,制定重庆市基础教育各类优质数字资源遴选准入标准,确保数字资源的权威性、优质性。其次,建设基础教育学科优质数字资源库。组织市、区(县)学科教研员依托基础教育各学科课程,构建各学科章节常识点图谱,组织学科骨干教师制作针对常识点的微课等数字资源,经专家团队评估后,加入学科优质数字资源库,逐步建立覆盖基础教育各学科常识点的优质数字资源体系。再次,建立基础教育优质数字资源评估反馈更新机制。对在线资源定期评估,及时反馈,淘汰使用率低的资源,补充新的、更能适应师生需要的优质学科数字资源。最后,建立基础教育教师运用优质数字资源评估机制。借助重庆市基础教育“三通两平台”,将教师学习、使用学科优质数字资源情况纳入教师继续教育,鼓励乡村教师使用优质数字资源。同时,有针对性地加强乡村教师信息技术应用专项培训,全面提升乡村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十三五”规划2017年度单位资助教育部规划课题“教育精准扶贫视域下西部乡村教师专业发展社会支撑服务体系研究”(项目编号:FHB170596)阶段性研究成果。

编辑单位: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责任编辑:钟学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