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闪亮的珍珠

2020-07-07 09:34:47 《小小说月刊》 2020年6期

梅贻涵

春天的芦苇荡,像用浓浓的色彩涂过似的,绿得晃人的眼。风儿吹过,芦苇弯下腰,露出几朵“大蘑菇”,光光的亮亮的,四处奔跑着。

别瞎猜,那不是外星人,也不是啥怪物,而是三个剃了秃头的男孩子。他们好久没一起出来玩了,难得这么开心,摇曳的芦苇上挂满了他们银铃般的笑声。

一只野鸭被惊动了,从一棵大歪脖子树旁扑地飞起来。野鸭飞起的地方,又隐隐露出几个“白蘑菇”。海文走近一看,高兴得大叫起来,快来看,野鸭蛋。

瘦猴似的蒙克蹿过来,伸手就要抓。随后赶来的赛虎却一把拽住他,别动!野鸭嗅出人味,会弃巢的。

蒙克咂下嘴,还等它弃,咱们烤了吃。

野鸭是被保护的,不能吃。海文避开蒙克的目光说。

蒙克不高兴了,又不是野鸭,几只破鸭蛋,有啥不能吃的。

可没有野鸭蛋,哪来野鸭呢?话虽是响当当的真理,赛虎却说得很纠结,仿佛很不仗义似的。

海文抬抬眼镜,犹豫道,按理应当吃,可很多物种就要濒临灭绝了啊。

别跟俺玩灭绝这类高危词,不管啥蛋,都是给人吃的。蒙克声音提高了些。

可人不能啥都吃。赛虎说时有些不敢看蒙克那张白得像纸的脸。

蒙克还想说什么,但摸摸自己的秃脑袋,话又咽了回去。

走,大家回去,下午还要看足球赛呢。赛虎说完掉头往回走,海文紧跟着,蒙克却一路上不住地回头,恋恋不舍的样子。走到半路,他突然说,呀,有件要紧的事要办,不能和你们同路了。说完也没等他们回答,就一闪身不见了。

海文嘟囔道,啥要紧事,连球赛都不看了。

赛虎不说话,可走着走着,拉起海文就急急地往回跑。

海文不情愿地说,为啥回去,今天你们咋都怪怪的。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赛虎说。

路上,一片芦苇被踩得乱七八糟,一个被掏空的野鸭窝翻倒在一边,凄凉地朝向天空。

海文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脚步却慢下来。

不远处一只野鸭在凄惨地叫,似乎在乞求,还我的宝宝啊。

赛虎不敢抬头看它,只是催促海文道,快跑啊,脚下生钉子了?

瞧,这又有一窝野鸭窝。正跑着,从前方那棵歪脖子树所在的地方传来一个女人兴奋的大叫。

今天运气真不错。快捡,咱们来个野鸭蛋大清仓。另一個女人的声音也在大叫。

不许动!赛虎一怔,急得马上大喊。

海文也听到了,和他一起喊。可风往这边刮,那两个女人的话顺风飘来,他们的话却传不过去。

俩孩子赶紧撒腿往那跑,可那俩人已经弯下腰,手就要伸出去了,等他们跑到,肯定连黄花菜都凉了。俩孩子急得心卡在了嗓子眼儿,恨不得生翅飞过去。

住手!否则敲碎你们的脑壳。突然,一声断喝如炸雷般响起。

女人们吓了一跳,赶紧缩回手,见从芦苇丛里钻出个头顶芦苇扎的大草帽,满脸是泥,手里拎个大枯树枝的怪物,很是害怕,猛地推倒他,匆匆溜走了。

赛虎和海文气喘吁吁地跑过去,“怪物”扯掉头上的芦苇帽,露出一个圆圆的秃脑袋。

二人异口同声道,怎么是你?

秃脑袋的怪物抹掉脸上的泥,虚弱地笑了笑,想站起来,身子却晃了晃,险些又摔倒。

蒙克,你没事吧?二人忙去扶他。

没事,刚才跑得快了些。蒙克推开他们的手,摇摇晃晃地站住说。

蒙克,你好棒!

其实最初我是想……蒙克嗫嚅道。

不,那你也是最棒的。赛虎看看一阵风都能吹倒的蒙克,一狠心,大声宣布道,今天大家烤野鸭蛋吃。

俺,俺是想吃,可我不能对不起你们的一片心。蒙克的眼睛湿润了。

原来,蒙克得了白血病,化疗时头发全剃掉了,赛虎和海文也陪他一起剃了光头。化疗后的蒙克需要营养,可为了看病,家里连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赛虎和海文的眼睛也湿润了,眼神复杂地看着蒙克。

咋,不认识了,走,回去看球赛。蒙克说完脚步不稳地往回走,赛虎和海文忙紧跟着。

三个光亮的脑袋在当空的太阳下照着,光晕逐渐放大到闪着光亮;河滩上留下几行深深浅浅的脚印,河水灌进去,阳光照在里面,与耀目的脑袋一起,好像一串串闪亮的珍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