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老子去哪了

2020-07-07 09:34:47 《小小说月刊》 2020年6期

春明

谁能告诉我,老子去哪了?

我走遍大街小巷,受够了冷眼相向。有好心人,戴着橡胶手套投食过来,我闭上眼,狼吞虎咽。那人说:看啊,长毛狗哭了!那狗流眼泪了!

是的,我就是长毛狗本狗,我血统尊贵,也曾雍容华贵,不信你听听我的名字——公举。我的第一个主人跟男朋友闹翻后就出国了,草率地把我送了人。两年了,这人每天都会给她送来一束玫瑰。上午八点左右,只要一闻到玫瑰花的气息,我就知道是他来了。

可那天她说:今天是最后一束,以后你就不用送了。

晓得。

这两年辛苦你了。

应该滴。这个同城速递小哥话不多,乡音很浓。

她说:我要出国深造,公举送你了。它吃这个进口牌子的狗粮,+苹果,+鸡肉,+钙片……,两个礼拜洗一次澡。

美女,你最好还是送给那个给你买花的人撒,我自己都还吃不饱呢。

他靠不住,给你我放心。唉,这袋狗粮吃完了,以后吃什么我就不管了……

坐上小四轮车,跟着晃晃荡荡跑了一天,天黑了才回到住所——一间地下室。新主人拿出一袋热腾腾的包子,递给我一个,秒没。又给,又秒没。干脆他把袋子蹾在我面前:你先吃,记得给老子留几个撒!

他叫“老子”?他电话里聊天总是“老子”长“老子”短的,跟我一起,高兴的时候,难过的时候,也都自称“老子”。晚上睡觉,我俩床头一个床尾一个,累了一天,玩会儿手机他就睡了。

大家的伙食以热干面、牛肉粉、包子等各种路边摊食为主,偶尔他也带些吃剩的肉或骨头回来。我的生活水平急剧下降,更没再进过狗狗美容院的大门,但我开心的是能跟老子满城里跑。

有一次,两个女人来取东西,瞟见我在车里,警觉地问:这狗是你的吗?老子默不作声。女人们悻悻地走开了:矮油,这个狗我知道,毛长得能编小辫,热的时候炒到三万块呢!

三万块又咋啦?三万块老子就不能养了撒?老子关上车门,加了一脚油,向下一站驶去。那天晚上,他破天荒地反锁了门。

老子发全勤奖了。那天,我老远就闻着了鸭脖的香味,这可是沦为平民狗以后我的最爱。坐下来,边吃边听老子唠叨,他喝一点儿酒话就会多很多。有时候会跟妈妈视频,聊几句就又和妹妹说,妹妹眨着大眼睛看我:好可爱啊,哥,我想抱抱它!

今天老子没给家打电话,他一直念叨:公举,我买了明天后半夜的车票,回老家过年撒。现在工资翻倍,我明儿个再上一天班,下了班就去赶火车。小窗户给你开着,不要在外头疯,拉尿完了赶紧回撒。

公举,不要不高兴嘛!看我耷拉着耳朵,他抬高了音调,看,老子给你买啥子了?你吃的那个外国狗粮,花了老子好几百。过年了,你也要打下牙祭嘛,记住别一次吃太多,这可是十多天的饭。

这是何必呢?我想,你又不是土豪,要买那么贵的?几块钱一斤的就行撒。

第二天晚上,我早早睡了。梦里听见老子开门回来,高兴得我都要哭了。他照我背上拍了两下:老子回来了,还睡!我一下子就醒了。

封城了,火车没得坐了,回不去了。老子说:明天接着上班,三倍工资呢。

他跟妈妈视频,把情况讲了,还问了妹妹的病。然后挂了电话,偷偷抹眼泪。公举,老子不是想家,他说,我妹是白血病,我挣的钱都给她看病了,可还是没有啥子希翼,你不晓得妹娃她好乖巧哦……

那是我第一次见老子号啕大哭。

大年三十晚上,老子回来得很晚。企业的人大多回了老家,活儿多。外面特别寂静,大家都睡不着觉。老子不停地翻看手机,摇头叹气。他看到一条求助信息,是一个护士刚下班,回不去家了。观望了十分钟,没人应答,他鼓足勇气拨通了电话:妹娃,你在哪个门?我去接你!

医院门口,远远看见一个女孩,老子直接开了过去。他指着我说,它叫公举,你要是怕,就叫它下来跟着跑。

不怕,我不怕狗。女孩盘腿坐下来,谢谢,谢谢你。公交停了,出租也停了,没人愿意拉大家医院的人。可要是走回去得走四个小时,我都三天没合眼了,走不动了……

看你说的,你们治病救人的都是英雄!你啥子时间上班,给我打电话好了。就是我这个车子是个拉货的,连个正经的座儿都没有……

初一早上醒来,老子已经上班去了。接连几天都是这样。有天半夜我听见他不时在咳嗽。第二天早起,老子还是走了,后来就再没回家。听外面的狗说,十五都过了。我在家待不住了,饭也吃不下,我得找他去。

空荡荡的街上,没有几个人,还都蒙上脸,怪怪的。我的长毛扫帚一样扫着大街,望见路口有几个同类在,便凑了过去。

这是几只新晋流浪狗,他们的主人也是咳嗽着咳嗽着就不见了。有的说了声,怕是得了那个肺炎,要去医院,有的连招呼都没打。这更加加重了我的担忧。金毛贝贝说:要是你家老子不回来了,你就跟大家搭帮吧!我说不出话,一扭身朝着那晚接人的医院跑去了。

老子没在这里,他要在的话,离一里地我也能闻见。我停留了一会儿,把医院的特殊味道记在了心里。我自信能找到他,是因为这个城市的每一条街我都熟悉,每一条巷子都有我俩的脚印。

我一边跑,一边搜寻着老子的气味。不知几次日出日落,市区的医院找遍了,我开始向郊外行进。阳光洒在身上,反射出闪闪金光,我的长毛随风摇曳,像火烧云一样灿烈。下雪了,我变成了白狗,郊外风大,一阵风吹过来,我打了个哆嗦,就在这时,我突然捕捉到老子的气息!

向着气息飘过来的方向,我飛一样奔跑起来。跑啊跑啊,老子终于被我锁定了位置——在这个院子里——

一条老黄狗卧在背风处打瞌睡。我坐下来,喘着粗气,努力平息着激动的心跳,问黄狗,这里是什么医院?

黄狗抬了抬眼,这儿不是医院,这里是殡仪馆!我四肢发软,前腿一跪栽倒在地。这一栽不要紧,再怎么使劲儿都不能站起来了……

公举,站起来!混沌中,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你的能耐呢公举?百十里地都跑来了,不管躺着的还是站着的你不敢和老子见一面撒?

我踉跄着站起来,四条腿努力支撑着身体,打着晃儿走了起来。在车辆的掩护下,顺利溜进了院。老子的气味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我猛一抬头,就瞅见了他的后影——裹得严实不说,后背上还写着三个字。我刚要大叫,后面就有人照着三个字喊:李建英——那位志愿者,李建英,来帮下忙!

晓得!他转过身从我面前经过,都没有注意到脚下眼泪汪汪的我。我真的要气疯了:好啊,原来你叫李建英,你要骗老子到啥子时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