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警惕新兴市场经济体发生债务危机

2020-07-06 03:36:00 《债券》 2020年6期

孙树强 王姚瑶

摘要: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规模增长较快。在疫情的冲击下,其债务偿付风险加大。笔者认为,应高度关注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债务问题,通过多方的共同努力,避免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危机的爆发。

关键词:新兴市场经济体? 债务危机? 美金升值

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债务扩张

(一)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规模增长快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各国债务水平不断攀升。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的数据显示,至2019年末全球债务规模已达255万亿美金,比危机之前增加了87万亿美金。在这255万亿美金债务中,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规模超71万亿美金,与GDP之比达到220%,而2007年该比值仅为147%。尤为值得关注的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外币债务已达5.3万亿美金。较大规模的外币债务给新兴市场经济体带来了较大的流动性风险和偿付风险,使其更易受到全球风险偏好变化的冲击。

(二)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扩张的背景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水平并不尽如人意。一些国家开始增加债务,期待能够维持经济增速。以阿根廷为例,为了应对经济增速下滑,政府大规模借用外债,并采取自由化政策,鼓励资本自由流动。

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宽松的货币政策既释放出大量的流动性,也拉低了利率水平,促使投資者在全球寻找高回报率的投资机会,而收益率较高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提供了投资契机。即使新兴市场经济体曾发生多次违约,但投资者仍被高收益率所吸引,加入了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债务潮,使得其债务扩张得以推进。

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危机

(一)违约风险导致主权信用评级遭下调

2020年3月9日,黎巴嫩政府未能支付已到期总值12亿美金的欧元债券,造成事实违约。4月6日,阿根廷经济部长表示,阿根廷处在“事实违约”状态,目前已无力偿还债务。自20世纪以来,阿根廷已经出现8次主权债务违约。接下来值得关注的是土耳其和南非,这两个国家今年将有大规模外债到期,而两国外汇储备均极为有限。

违约风险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主体信用评级遭下调。3月27日,穆迪下调南非主权信用评级至Ba1,评级展望保持为负面。4月9日,惠誉将马来西亚长期债务违约风险评级前景调整至负面。4月18日,穆迪将墨西哥主权评级下调至Baa1。惠誉表示,2020年将有更多国家的主权评级被下调至次投资级。评级下调将导致信用主体筹集资金的难度增加,所筹资金也将更加昂贵。

(二)疫情对新兴市场的冲击更甚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很多国家采取封锁措施来防止病毒扩散。

新兴市场经济体医疗卫生条件相对落后,叠加封锁等措施,其本不太乐观的经济形势更加艰难。

无论从经济结构、国际收支状况还是债务规模来看,新兴市场经济体相对于成熟市场经济体而言,都更难以抵御冲击。疫情导致国际大宗商品和初级产品需求下降,进而引发相关价格大幅下跌。而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严重依赖于这些产品的出口,因而出现出口创汇能力的严重下降。叠加前期债务规模大幅上升,其财政政策空间相当逼仄。国际金融市场对这些国家的前景较为悲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预计,今年受疫情冲击,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降幅将更大。IMF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则指出,新兴市场经济体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剧烈的资本外流。IIF的统计数据显示,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流动性枯竭的困境,4月虽然有151亿美金的债务资金流入新兴市场经济体,但有63亿美金股票项下的资金流出。

(三)美金升值令债务问题雪上加霜

疫情蔓延导致恐慌情绪高涨,市场开始寻求避险,对美金的需求迅速增加,导致美金强势上涨。美金走强意味着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贬值,由此其以美金计价的外债负担将增加,外债问题更加突出。3月,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等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兑美金都出现大幅贬值,有些货币币值甚至跌到历史最低水平。从汇率角度看,这些国家已经发生了货币危机。

以美金等币种计价的外币债务规模越大,本币贬值的影响就越严重。2019年末,阿根廷、土耳其、匈牙利和智利外币外债与GDP之比分别达到96.5%、63.8%、62.1%和50.6%。而IIF的数据显示,至2020年底,新兴市场经济体将有7300亿美金外汇债务需要进行再融资,这其中有80%是以美金计价的债务。实际上,这就出现了货币错配——一个经济体或市场主体的资产和负债币种不匹配。货币错配使得该经济体的净资产或净收入易受汇率影响。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国际上发生的多次债务危机和金融危机,都与货币错配有关。例如,在2018年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贬值潮中,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导致其以美金计价的债务激增,甚至无力偿还,当时不得不向IMF求助,双方达成了571亿美金的备用贷款协议。

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在正常时期并没有故意压低汇率,甚至有意维持本国货币汇率高估。虽然这短期来看不利于出口,长期来看也不利于经济增长,但对于进口、减轻外债偿还负担、对外投资和个人消费较为有利。正是这种汇率高估的存在,使得非常时期这些经济体的本国货币更容易出现大幅贬值。

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债务危机爆发

经济学家埃森格林(Eichengreen)认为,新兴市场经济体正面临自1982年以来最严重的债务危机。2020年4月中旬,二十国集团(G20)各方政府同意世界最贫困国家从今年5月1日开始至年底暂停偿还债务。暂停偿还债务仅是治标的手段,要想治本,还需要在以下几方面做出努力。

首先,控制住疫情蔓延。这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当前的主要难题,得到解决后才能发展经济,由此才能扭转投资者的悲观预期。

其次,各方要采取适当措施避免债务违约。债务违约是一个多输结果,债权方会产生损失,债务方也容易因违约而步入恶性循环,应尽量避免出现这种情况。这既需要债权人的努力,也需要IMF等国际组织积极作为。4月20日,IMF总裁表示,已有103个国家向IMF申请救助,其中21宗申请已经获得批准。

再次,应采取宏观审慎措施平抑跨境资金流动。非常时期采取一定的措施来控制跨境资金异常流动是很必要的,也是IMF允许的。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各国都建立了宏观审慎管理框架。新兴市场经济体应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平抑跨境资金流动,避免大规模资本流出耗尽外汇储备。

最后,要维持国际贸易合作,避免贸易保护主义蔓延。受疫情冲击,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大幅下降,如果再因为贸易保护主义而使得商品出口面临困难,则会让新兴市场经济体雪上加霜,更加难以获得足够收入来偿还债务。

小结

在措施得当的情况下,新兴市场经济体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但也有可能在经历一段快速增长之后进入瓶颈期,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究其根本,要看其能否推动经济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新兴市场经济体举借的债务资金如果能够得到有效利用,未来产生的现金流能够偿还债务,就不会产生债务违约;反之,则无法还本付息,如果还要面临汇率贬值和资金外逃,则会进一步恶化债务问题。

今年全球经济衰退已是确定性事件,新兴市场经济体债务违约问题尤其值得关注,各方应采取积极措施,在经受疫情的冲击后,避免债务危机对全球经济造成二次伤害。(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所在单位无关)

编辑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沈阳分行

责任编辑:鹿宁宁? 刘颖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