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陈天师查皇印

2020-06-29 07:57:23 《民间故事选刊·下》 2020年6期

阮嘉明

明代嘉靖年间,朝廷的皇印突然丢失了。俗话说,官凭文书皇凭印,一旦皇印丢失,这就意味着有人想谋篡皇位。因此,皇帝坐卧不安,只好召集合朝文武大臣共商良策,结果出了一张查寻皇印的榜文。榜上写着:如有人能查到皇上玉玺,有官的官上加官,无官的平地封官。可是皇榜也不知贴了几千几万张,日子也已过去了许久,看皇榜、讲皇榜的人千千万万,但就是无人敢揭皇榜。

不料在一个小镇上倒出了敢揭皇榜的人,你道是谁?原来是几个卖柴的山民。正当他们嘻嘻哈哈伸手要揭的时候,管皇榜的人不相信地说:“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揭了皇榜如查不到皇上玉玺,要杀头哩!”

“要是查到了哩?”

“查到了当然高官厚禄,平民百姓也都一样。你们能行吗?”

“大家是不行,但大家村里有个人能行,大家代他揭,可以吗?”

管皇榜的差役连连摆手说:“不可以!不可以!你们怎么知道他能行?”

“他连天上的事情都算得到,他说下雨,晴天也会起黑云;他说晴天,就是雨天也会出太阳,这是千真万确的。他叫陈真,有个绰号叫陈天师,你说说,这样的人,难道区区一个皇印会算不到吗?”

“大家代他揭去,送皇恩富贵给他,大家也可得些福。”

差役看他们你言我语,说得神乎其神,笃定泰山,也就放心了,高兴地说:“那好,我跟你们去!”

那几个山民揭了皇榜高高兴兴地送给陈天师,这可难坏了陈真,他哪有查皇印的本领?但想,如果不应,这几个揭皇榜的人就是欺君之罪,必遭杀头,只得硬着头皮去了。陈真披紅戴花,被敲锣打鼓地送到京城,皇帝亲自陪宴,宰相大臣斟酒把盏。陈真自思迟早难免一死,现在已被逼上梁山,也就有福享福,落得做个场面人。酒过三巡,皇上急切地询问寻查皇印之事,陈真坦然地说:“查是能查到,不过得依我几桩事情,第一,要搭三丈三尺高台一个,我每天晨时作法查印,七七四十九天功成圆满;第二,在空野畈里新造一间房子,我要在这儿七七四十九天里潜心推算皇印落在何方何人手中,不论白天黑夜,任何人不准接近此屋;第三,查到皇印后,我也不要高官厚禄,只望万岁能免了大家山民的皇粮。”皇帝当然百依百顺,条条答应。

时间过去得飞快,四十九天快要到了,但陈真仍然茫无头绪,他懊恼地在房间里踱着方步,苦思冥想,有时想想也觉得好笑:原来他家有一个祖传盐甏,年代久远,盐甏湿润就要下雨,盐甏燥了,天就转晴,这本是自然之理。陈真发觉后,就常预测晴雨,十之八九准确无误,消息传开,便得了个陈天师的绰号。哪里料到,今朝会有这场横祸。心想,这都是盐甏引起,不由得怨恨地念出声来:“盐甏呀盐甏,你害得我好苦呀!”陈真虽然是轻声自语,但在这深更半夜,万籁俱寂的田野里,听起来还是清晰入耳。当陈真第二次骂“盐甏”时,黑咕隆咚地滚进一个人来,跪在地上连声央求:“陈天师饶命!”

陈真见了心中一愣,脑中飞快一闪,断定此人与玉玺有关。他马上镇静下来,但因不知详情,乃故意沉默不语。这人颤抖着声音苦苦乞求:“陈天师救我一命,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陈真就模糊地说:“能否救你性命,要看你自己了!”

“对!对!”这人抬起头仰着一张煞白的面孔说:“我马上把皇印交出来,但愿陈天师保我一命!”

这人乃是当朝国丈,名叫严鹏,与女儿串通,窃取皇印,谋篡皇位。听说有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陈天师揭榜查印,日夜提心吊胆,坐立不安,这天夜里,他越想越怕,就偷偷地跑来,探听动静,不想刚到屋旁,就听“严鹏!严鹏!”的怒骂声,不免大吃一惊,暗自思忖,陈天师连他的名字都知道了,又恨我害得他好苦。这还了得!所以就心急忙慌地跌进门来,跪地求饶。严鹏把真情和盘托出,使得陈真心花怒放,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地说:“本天师以慈悲为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既然自觉投案,我一定救你一命。”便对严鹏“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地说了一通,严鹏也就千恩万谢地高高兴兴回去了。

七七四十九天期满,这一日天高云淡,微风轻拂。陈天师在台上作法,文武官员都排列两旁,皇帝也亲自驾到,京城里观看的百姓人山人海,热闹非常。一个个伸长头颈,瞪着双眼,要看陈天师如何查到皇上玉玺。突然,陈真把宝剑向御花园一指,接着手擎宝剑,步履雄健地向御花园的水池走去。来到池塘埠边停住脚步,神色庄重地说:“皇上玉玺就在这里。这埠下第三块大石下面,有一条乌鲤鱼精,我已镇在石缝里了,请即派两员大将下水擒拿!”

皇上当即下令由两员武将下水去摸,大约有一顿饭的时间,一员武将果真从埠石下面捉上来一条大乌鲤鱼,估摸足足有二十多斤。鱼尾还在甩动哩!陈真蹲下身躯,撬开鱼嘴,伸进手去,拿出来一个金黄金黄的玉玺来。人们惊得目瞪口呆,接着欢呼声雷鸣般地响了起来。

陈真大声呼唤:“国丈听命,请把玉玺呈万岁验看!”

严鹏神气活现地把皇印献了上去。

皇帝收下玉玺,高兴地哈哈大笑,走了过来,挽住陈天师手臂,说:“天师辛苦了!”哪里晓得这是陈真叫严鹏玩的一个花招呢?当下皇帝还竭力挽留陈真在朝为官伴君,而陈真却一本正经地说:“启万岁,小民原来说过,查到皇印我不要高官厚禄,但顾万岁不忘金诺,免了大家山民的皇粮,小民就感恩不尽了。”

皇帝听后连连点头:“这当然!这当然!”马上下旨照办。陈真迈开轻松的步子,飘然而去。

选自《宁波文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