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书山拾英

2020-06-29 07:56:30 《新天地》 2020年6期

孙展

西瓜以绳络悬于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咔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汪曾祺《人间草木》

在一回首间,才忽然发现,原来,我一生的种种努力,不过只为了周遭的人对我满意而已。为了博得他人的称许与微笑,我战战兢兢地将自己套入所有的模式所有的桎梏。走到途中才忽然发现,我只剩下一副模糊的面目,和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席慕蓉《独白》

夏雨后路面发散的气息,也撩人绮思。

木心《琼美卡随想录》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 : 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陶杰《杀鹌鹑的少女》

夏天的日子一连串烧下去,雪亮,細细的一根线,烧的要断了。又给细细的蝉声连了起来,“吱呀、吱呀、吱……”

张爱玲《诗与胡说》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砂砾碌碌为伍。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结果在内心不断地用愤懑和羞怒饲育着自己懦弱的自尊心。世界上每个人都是驯兽师吧,而那匹猛兽,就是每人各自的性情。如今想起来,我真的是空费了自己那一点仅有的才能,徒然在口头上卖弄着什么“人生一世一事不为则太长,欲为一事则太短”的警句。可事实是,唯恐暴露才华不足的卑怯的畏惧、和厌恶和钻研刻苦的惰怠,就是我的全部了。

《山月记》中岛敦

借我一个暮年,借我碎片,借我瞻前与顾后,借我固执如少年。

樊小纯《借我》

冷布糊窗、竹帘映日、冰桶生凉、天鹏荫屋,再加上冰盏声声,蝉鸣阵阵,午梦初回,闲情似水,这便是一首夏之歌了。

邓云乡《老北京的四合院》

在生命的无限旷野之上,大家没有相遇,只是擦肩而过,越走越远,终于无处告别。但是那些短暂的相遇却在时间的河流里凝成琥珀,辗转反侧里念念不忘,在大家生命中有些人,再也不能回到相识的最初,但是,大家会记得。

陶立夏《分开旅行》

一张桌子,从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眼光看来就是不同的。于是罗素就设定了他所谓的“感觉数据”,他在它对你的心灵乃是私人所有、而且假如你不存在的话它也就不会存在的意义上,就把这一对象,亦即感觉数据,当成了是你心灵所私有的。假如你不存在的话,它也就不会存在。

伯特兰·罗素《哲知识题》

萤火虫的小宫灯做着梦/梦见唐宫/梦见追逐的轻罗小扇/梦见另一个夏夜/一颗星的葬礼/梦见一闪光的伸延与消灭

余光中《星之葬》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