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版权之争:当北欧“海盗”暂时离开键盘

2020-06-29 07:55:26 《检察风云》 2020年10期

林海

2003年,来自瑞典的档案分享网站“海盗湾”横空出世,并迅速引发关注。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在海盗湾上储存、分享并下载音乐、影片、App与电子游戏等。2008年底,海盗湾高居国际十大BT网站榜首,在线人数达2500万。

随之而来的便是盗版问题。美国政府声称非法下载冲击了好莱坞,影剧业因盗版损失了约61亿美金。因此,2008年,以好莱坞为首的巨头向海盗湾的创始人提起诉讼。纪录片《现实生活中的海盗湾》跟随海盗湾的三位创始人高特弗里德、弗雷德里克和彼得拍摄而成,记录了从2008年到2012年,他们作为被告走上法庭为自己辩护的全过程。85分钟的纪录片不仅仅展现了一个网站的存亡之争,更切中了当下互联网时代免费分享的网络精神与版权既得利益之间的矛盾与联系。到底是免费分享引发了盗版问题,还是在互联网大背景下,法律需要更新关于版权的条例?

极客离开键盘,便与法庭语言不通

“海盗”的英文单词有“盗版”之意,因此,“海盗湾”也可以理解为“盗版湾”。海盗湾面向全球网民免费分享海量资源,让好莱坞大企业和全球唱片巨头虎视眈眈。他们施展浑身解数,全面围剿海盗湾。好莱坞聘任的律师认为,海盗湾创始人的所作所为是毋庸置疑的犯罪。

海盗湾的创始人对此不以为然。当被询问“如果你们被判有罪,海盜湾未来会怎样”时,创始人之一的高特弗里德回答道:“不会改变。他们已经尝试关闭海盜湾,失败过一次了。很欢迎他们再来试一次,然后再失败一次。”

2009年2月16日是开庭的日子。坐在被告席上的弗雷德里克,希翼在检察官提问前,陈述自己对于互联网精神的看法以及自己工作的性质。戏剧性的场景出现了——这个在网络世界呼风唤雨的年轻人紧张得忘记了自己想说什么。新世纪的互联网英雄一头撞进了严肃刻板、边界确定的司法世界。二者之间开始了一场充满错位感的对话,在这些对话的缝隙中,一个时代的巨变展露无遗。

弗雷德里克说,他参与海盗湾是源于他对电脑和网络技术的兴趣,对他而言,架设这样一个巨大的网站是一件颇具挑战和乐趣的事情。相比而言,另一位创始人高特弗里德显得十分不客气。检方希翼他评价自己的电脑才能,高特弗里德表示,法庭似乎并不是一个阐述自己履历的好地方,而且他的才能很难被(在场这些不懂技术的人)评估。

海盗湾的创始人们相识于一个线上聊天室。检方向海盗湾创始人发问,“那么你们在现实生活中(In Real Life,缩写IRL)的第一次见面是……”,马上遭到反驳,“大家不说IRL,大家更愿意把线下的生活称作‘离开键盘(Away From Keyboard,缩写AFK)”。价值观的分歧出现了。对于成长于互联网飞速发展时代的年轻人而言,网络世界是真实生活,离开了键盘才是走进了虚拟世界。然而,他们不得不暂时离开键盘,海盗湾必须与那个键盘无法操控的世界进行一次对话。

原来,高特弗里德曾创办一个名为“美国最愚蠢士兵”的小网站,网站上列出了在伊拉克战争中去世的美国士兵,本意是搞笑和讽刺战争。好友弗雷德里克用一条来自英国电信的线路帮他运营网站。后来,由于美国政府介入,网站被迫关闭。不久后,这条线路被用于运作海盗湾。海盗湾网站的背后是一群年轻人在2003年成立的瑞典反版权组织“盗版党”。之所以称自己为“盗版党”,是因为瑞典有官方的反盗版局,打击盗版侵权行为。这些年轻人希翼表明自己是主动方,而反盗版局才是被动方,所以选择了这个充满挑衅意味的名字。

瑞典反盗版局的官员认为,海盗湾网站明显有商业性质,而且协助犯罪。海盗湾创始人则反驳称,网站空无一物,全部留给用户使用,不干涉用户的内容。“网站自身没有寄存非法内容,只是提供连接各个共享文件的链接。”海盗湾创始人辩称,“海盗湾不是侵犯版权的站点,它没有以任何形式出现版权作品。”三名创始人还表示,好莱坞等版权所有人该指控的应是那些确实寄存和分享侵权内容的用户。

关于海盗湾创始人是否从中获利,罗斯维尔检察官声称海盗湾每年至少获利170万元,海盗湾根本不是理想主义者,而是单纯的商业行为。海盗湾创始人则认为检方的计算有误,他们根本没有这么多收入,同时运营网站也有着高额的成本。纪录片中有一个有趣的细节:创始人们想要计算真实收入,于是找来一块白板写下各种公式,最后却开了个玩笑,算出好莱坞聘请的律师的灵魂值=π(圆周率)。

海盗湾的创始人是标准的极客,他们穿着帽衫、背着双肩背包,在法庭上面对着西装笔挺的检察官和律师。前者嘲笑后者连“兆”和“比特”都分不清,后者则深感惋惜“现在的年轻人觉得版权概念是错的,这是一种迷思”。

2009年4月18日上午11点,创始人之一的彼得用电脑浏览海盗湾的诉讼结果。斯德哥尔摩法院以“协助他人侵犯版权”的罪名判决四名被告入狱1年,并向版权受到侵害的企业赔偿大约3000万瑞典克朗。在纪录片的镜头下,彼得忍不住苦笑出声:“开什么玩笑?”对于这次判决,海盗湾表示一定会上诉。审判结果出炉的第二天,斯德哥尔摩市政广场上黑色骷髅旗迎风飘扬,大批群情激奋的“盗版党”聚集示威,抗议前一日瑞典法庭对海盗湾三被告处以监禁和罚金的判决。

2012年,瑞典最高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海盗湾三名创始人先后被捕,锒铛入狱。

当技术解决不了技术的问题

纪录片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关于版权问题的争论从未停止。版权制度与技术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计算机与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在给信息传播带来便利的同时,也给版权保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用户通过网络可以轻松获得大量优秀作品的复制件,并且能够利用网络非法传播这些作品,导致网络版权侵权问题泛滥。目前,版权的数字困境已成为各国常识产权立法关注的热点和难点。

BT技术是一项能在互联网用户之间直接快速传输大文件的数字传输技术。在现行法律中,BTApp的提供者和BT网络服务商这两类主体涉及间接侵犯版权,海盗湾案就是BT网络服务商间接侵权的案例。在海盗湾案中,检方诉称,海盗湾网站的三名创始人共同管理、持有并发展了这个网站,帮助用户违反版权法。被告则辩称,他们仅仅是提供了内容的目录,提供连接各个共享文件的链接,海盗湾自身没有寄存非法内容,无法控制其他人的所作所为。因此,海盗湾案争讼焦点就是网络服务商是否构成帮助他人违反版权而导致的间接侵权。依据间接侵权理论,检方的判断从三个层面进行:第一层面是海盗湾的用户是否构成直接侵权;第二层面是海盗湾是否有帮助、引诱直接侵权人的行为;第三层面是这个网站有无免责的事由。

海盗湾的拥趸不在少数。在纪录片中,海盗湾的证人沃莱斯教授认为,音乐专辑销量下降和文件共享没有直接关联,在网上下载影片的人,也会花钱去影片院合法地看影片。提供媒体服务的商人们应该调整他们的商业策略,而不是一味打击免费的网络分享。沃莱斯受到了来自全世界年轻人的赞美:“终于有老一代的人了解大家的想法了!”有人给沃莱斯发邮件阐述自己的观点:版权应该用来鼓励创作、激励创新,而不应成为寡头们的控制工具。

“编辑的作品,在他们短短的一生之中,实在是太容易被湮灭了。作品被阅读了之后才能影响世人,这与编辑希翼自己的作品大卖并不矛盾。当这两种需求矛盾的时候,大家应该先把所谓的利益放在一边,而把作品应当怎样传播这一项放在更重要的位置。”瑞典诗人保罗在博客上表示,“艺术家和作家最基本的需要就是让他们的作品被更多的人读到,在他们活着的时候,让他们的观点被更多人听到,这是他们灵感的来源。这就是我投票给盗版党的原因。”

2009年11月17日,海盗湾宣布永久性关闭所有Tracker服务器,就这样,全球最大的BT网站倒下了。海盗湾案件产生了“蝴蝶效应”:排名第二的Demonoid网站从2009年9月15日起一直处于维护状态;2009年8月,荷兰的Mininova网站在一场官司中败诉,法院判决该网站必须移除所有侵权内容的种子文件;中国的BT网站虽未被诉,但是随着2009年12月4日国内颇具名气的BT下载网站“BT中国联盟”的被迫关闭,国内比较主流的BT网站几乎已全被关闭。

互联网深刻地改变着世界,版权保护制度究竟应该如何变革,才能最大程度服务于人类的发展和进步?这是纪录片导演追问的问题,也是至今法律界未能给出明确答复的难题。无论海盗湾或其他BT网站,其关闭并不意味着版权人已经获得了对新的作品复制方式和相关经济利益的控制。新的技术会不断涌现。在技术进步可以解决技术问题之前,用纪录片的镜头语言看,这类诉讼恐怕只是版权人面对数字困境时不得不为,但又收效甚微的无奈之举。

编辑:薛华 ?icexue0321@163.com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