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我,35岁退休

2020-06-19 08:54:25 《读者》 2020年12期

阿饼

2019年,一个从美国燃起的“火球”,从北美火到了欧洲,再到澳大利亚,也随着互联网的传播来到了中国。这就是被美国“千禧一代”热烈拥抱的“FIRE”(Financial Independence,Retire Early),意思是“经济独立,提早退休”。这一理念还催生了包括播客、博客、书籍、会议和非正式讨论群组在内的一整套生态系统。

“FIRE族”的计算公式是这样的:一名上班族每个月保证储蓄率达到50%甚至更高,然后根据麻省理工学院学者威廉·班根提出的“4%原则”,当攒够一年生活费的25倍后,你就可以靠4%的理财收益提早退休。“早退”的秘诀中并没有诸多专业的现代金融术语,而是对古老的储蓄的讴歌——尽可能把钱存下来,舍去一切不必要的开支,以尽早实现财务独立的目标,挥别汲汲营营的日子,开始过真正想过的生活。

根据节俭程度,“FIRE族”又可被分成3类:一类是“瘦FIRE”,即过一种极度节俭的生活;一类是“肥FIRE”,即在保持常规生活水准的同时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开销;还有一类是“咖啡师FIRE”,即在“退休”后到星巴克或麦当劳做兼职,因为这类品牌连锁店会为兼职员工提供社保。

无论是哪一类实践者,他们都要遵循同一项重要原则:追踪每一分钱的开销。更重要的是,他们都为成为低碳生活的践行者而自豪。这种生活方式遵循环境保护的“5R原则”——Refuse(拒绝)、Reduce(减少)、Reuse(重复利用)、Repair(修理再用)、Recycle(循环利用),少欲知足,回归简朴生活。

事实上,最早一批30多岁就宣称自己退休的“FIRE族”并不是富二代、财务总监或创业成功者,相反,他们来自看似对钱最不感兴趣的IT行业。

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美国经历了第一场互联网泡沫。处于风暴中心的多数互联网行业工编辑,经历了他们人生最戏剧化的时期——从互联网行业抢手的“香饽饽”到担心失业,一度膨胀的财富也一夜回到奋斗原点。好不容易“回春”,又遇上2008年的金融危机。飘忽不定的环境给这个群体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全感。对他们来说,外部世界既然不可控,那只能转而向内把控自己的生活。于是,这群擅长左脑思维的理工男发挥自己的逻辑思维与数学运算优势,精心计算每一笔收入与支出,为未来规划出一个可控的蓝图。

这个人数日渐增长的亚学问群体认为,“FIRE”并不是打造漂亮的退休金数字,而是用这种方法重新获得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不再按着老板的日程表做事,才是“FIRE族”的最终目标。

从现实来看,实现“FIRE”并不容易。根据《2019年胡润百富榜》的标准,在中国一线城市拥有2.9亿元、二线城市拥有1.7亿元才能实现财务自由。但提出“理财更简单,人生更自由”的理财达人简七认为,这些数字是一种“刻舟求剑式”的财务自由,除了带给人们更多的焦虑、鼓吹世人用生命赚钱,并没有任何思考和规划生命价值的引导意义。

事实上,“财务自由”并不等于“财务独立”。何谓“财务独立”?当你实现财务独立时,金钱在你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将由你来决定,而不是由环境决定。

“FIRE”运动并不适合那些想一夜暴富或者单纯讨厌工作的人。事实上,“FIRE族”关注的是制订一个新的职业、生涯规划,让他们更加热爱自己的生活。而且,很多“FIRE族”在达成所谓“退休”的目标后仍然在工作,只不過这些工作是以兴趣和自我价值实现为导向的,而不仅仅是为了养家糊口。

将工作与薪资画上等号,意味着把自己的人生意义等同于大家在社会上获得的“抬头”——首席实行官、工程师、老师、经理、博主、创业者……一旦大家切断受薪职业与自己生命意义的关联,就能认清受薪工作固有的内在价值的真相:大家受雇是为获得报酬,工作只不过是大家以生命换取金钱的方式。重新定义工作将让大家思考家庭责任、人际关系和自我价值的意义,从而能以在受薪工作中所投注的相同创意、敬重与专注来看待这些无薪“工作”。正如“快乐经济学家”黄有光所说,赚钱并不是大家的最终目的,快乐才是。如果经济增长不能增加人们的快乐,则经济增长不重要,如何增加快乐才重要。

声势浩大的“FIRE”运动也招来了质疑的声浪。

首先,“FIRE”运动对收入水平和存款率的要求都比较高。即对普通的上班族而言,想提早退休,要么需要非常高的薪水,要么需要更长的时间。高薪通常意味着生活在高消费的一线城市,这无疑又会延缓储蓄的增长速度。同时,全球各国都在不断压低存款利率,也是影响储蓄收益的一个因素。

第二,对“财务自由”或“财务独立”这样一个永远处于进行状态的概念来说,“4%法则”被提出来的20世纪90年代,正赶上美国国债支付年利率超过4%的大牛市——而那段美好时光已一去不返了。

第三,要小心通胀率,它是吞噬资产的沉默凶手。根据中国历年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通胀率统计表,从1979年到2015年,我国物价累计上涨了591.7%,即36年间涨了近6倍。而在“FIRE族”首选的一线城市,消费力更强,货币流通速度更快,通胀率也相对更高。

第四,根据《赫芬顿邮报》的说法,“FIRE族”由于过于节俭,较难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甚至经常被父母误解,认为他们“提早退休”只是因为懒惰和贪图享乐。此外,由于养育小孩的费用过高,《赫芬顿邮报》指出,约有77%的“FIRE族”选择不生小孩。

当然,纵使“FIRE”运动实践起来存在许多困难,这个“星星之火”也极具价值,它让大家开始反思,除了为钱奋斗,大家到底想要一种怎样的生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