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一弯彩虹

2020-06-04 12:23:13 《读者·校园版》 2020年11期

陆苏

午后,久晴后终于见着了倾盆大雨。

响雷来了,闪电来了,冰雹居然也来了。喜了,又惊。

今天是上班的日子。我在城里。

高楼听雨,四面天水如裂帛。站在推开的一扇窗前,像一枚孤独的别针,别在18楼高的雨丝的襟边,心颤颤地感受久违的微凉。那雨丝似乎特别长,天地如同一架古式纺车,纺着无限,纺着高远。那赶路的车或人,就是穿梭的纺锤了,只是可惜,不知纺的是什么。

雨中的城,是静默的。没有一栋楼会在风雨中微笑或叹息,也没有一盏路灯能弯腰探访青苔或落花。那些来自石头、金属的喧哗,在城市的街巷铿锵行走。虽有些许精心设计的温婉花草小品,但终究只是点缀,不影响城市的质地。

我常常觉得城市是没有表情的。在這里,看不见小鸟站在电线上,像音符歇在五线谱上,仿佛风一吹,就会有音乐微微荡漾开来;也看不见大白鹅在葱绿的田里昂首挺胸踱着优雅雍容的方步,那架势恐怕天鹅见了也会低头羡慕;更看不见午夜幽会的萤火虫在花间提着灯笼欢快地寻寻觅觅,而清晨早起的露珠如久经闺训般在花心草叶上娴静端坐……这些细小的、自然的、来自乡村的表情,能让人的心莫名地柔软起来,而城市常常让人茫然和疏离。

雨停了。收到爸爸发来的彩信,是小村粉色天空上的一弯彩虹,和一句“不过,它等不及你回来”。

在小村,彩虹出现了,雨水才算没有白来。屋顶看见了,屋顶上的青瓦看见了,青瓦上的青苔看见了,青苔上的天空看见了,爸爸看见了,然后城里的我也看见了……

好像从未见过,那么温柔的天空,那么稚拙的彩虹,美得我突然想哭,怎么都控制不住。我想那一弯彩虹下的家了。特别想逃。

多少年了,时光飞逝,小村始终年轻,它是我的桃源,是我的南山,是我素颜的枕头和梦境。它是有爸妈的家,世上任何的风霜沧桑都不能伤害它,因为,我不允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