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战“疫”春节

2020-03-25 08:14:07 《闽南风》 2020年3期

黄荣才

2020年的春节注定非同寻常,是一个战“疫”春節。

大年三十早上,在收拾东西回距离三十五公里的老家陪年迈父母过年的时候,各类有关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已经甚嚣尘上,毕竟大年二十九上午十点,武汉封城了。作为九省通衢的大城市,这一封,不仅仅是武汉或者湖北的人感觉到慌张,很多人从这一举措,可以感受到形势的严峻。

乡村里,已经没有往年的热闹。有些人没有回家过年,有些回到家,不仅仅自身很少串门,为了预防不速之客登门,有不少人把大门关上了,这是个“非请勿进”的信号。对于习惯串门的乡村来说,这是一个情非得已的信号,人情往来已经被自动隔绝了,这是一种科学的举措,也是纯朴村邻的无奈。

年夜饭也吃得没什么滋味,小喝了两杯葡萄酒就结束了,比平时的晚餐更草率。所有的仪式感就在于第一杯举杯祝八十多岁的父母身体健康。吃饭的过程,陆陆续续看了几眼手机,是有关防控疫情的信息。今年拜年的短信、微信,几乎大部分的主题词就是平安健康。温馨提示也是要注意防控,要戴口罩不串门等等。

和父母聊天到晚上十点,隔三差五瞄几眼春节联欢晚会。叮嘱父母早点休息,我起身往百米开外的二姐家。路上,清冷,路灯也显得有气无力,往年热闹的鞭炮声也仅仅在傍晚的时候响起一阵子,此时乡村已经非常安静。大门几乎都是紧闭的,只有一两家门开着,但看进去也几乎都是自家人在看春晚,没有举杯,串门。如果不是刻意想起,都没有春节的概念了。到二姐家,也省略了每年都有的第二场酒,聊天一会就各自休息。

大年初一,没有了串门。自家人喝茶,聊天。快中午的时候,决定午餐后返回县城,虽然值班人员都在岗在位,分管领导也按照职责履职,有关资讯宣传正常推进,审稿等都可以通过手机远程解决,但还是觉得,乡村离单位有点距离。午餐后,在乡镇工作的儿子和他的女朋友也都接到通知,要返回各自工作岗位。这春节的年味就这样消散了,接下来就是工作。

接下来的时间,除了开了几场会,更多的是在家里网上办公。因为需要出去,几乎见到的人都戴着口罩,不小心的话,许多都认不出来了。少了寒暄,也没有邀约喝茶的邀请,几乎都是另外再约,有明显的距离和客套。所有防控疫情的稿件都在原来三审三校的基础上上提一级审稿,相关的宣传要求、各类科普常识的传递和各类平台要发布稿件的审核,一天要盯着手机好几个小时,电视、报纸、网站、微信、抖音、今日头条、村里的大喇叭等等, 同事在各类平台各显神通,使出十八般武艺。有些稿件普通话、闽南话、客家话齐上阵,从所未有的热闹。原来诸多设定消息免打扰的工作群,全部取消设定了,担心一不注意没看到。微信提示音就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有时候有朋友打电话过来,只好不客气地说长话短说,我正在审稿,比较急。有些朋友的微信就顾不上回了,大家也理解,非常事情,细节和礼仪只要退让。防控疫情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没有之一。

春节的假期延长了,可是这延长的假期对一些特殊群体的人来说,是更加的负重。那些一线的医护人员、各级参加防控的人员,记录防控身影的记者等等,无法一一列举,在中国大地的不同区域,有太多人负重前行的身影。他们甚至来不及慌张,就奔波在不同的岗位,热血沸腾、艰辛疲惫、咬牙坚持等等,是他们闪烁的剪影,交叉闪现。想起了一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在这个战“疫”的春节,自己不曾缺席也许就是一个小小可以安慰自己的理由。而大家,仍要坚持。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