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地理教育》2011—2018年教育类载文可视化分析

2020-03-25 09:43:11 《地理教育》 2020年3期

贺忠忠 张艳芳

摘 要:基于2011—2018年《地理教育》期刊上的教育类载文,通过CNKI检索获取文献数据,并利用文献分析AppCiteSpace构建常识图谱,主要从编辑、研究机构及关键词等方面进行可视化分析。结果表明:期刊核心编辑群尚未形成,部分高产编辑脱颖而出;发文编辑地域分布差异明显;高发文机构多为高等院校,高校与中学间的学术合作不充分;载文研究集中在“地理常识”“人教版”“地理事物”“教学设计”“地理教师”等,近期研究热点集中在地理教材、地理试题及地理核心素养等。

关键词:常识图谱;CiteSpace;载文分析

《地理教育》期刊由重庆师范大学主办。自1980年创刊至今,《地理教育》期刊始终坚持为中学地理教研工编辑与广大一线地理教师服务,把握我国地理教育研究的发展轨迹与动向,是反映我国地理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学术平台。

仲小敏、曹芳婷等利用传统的文献分析方法对《地理教育》1990—2010年刊载的教育类论文数量变化、选题分布、主题变化以及编辑群结构等方面进行了统计分析[1]。近年来,在新课改不断推进的大背景下,我国地理教育的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栏目模块与刊文方向呈现出新的特点。

一、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1.数据来源

文中数据样本来自中国学术期刊总库(CNKI),确定《地理教育》期刊作为文献来源,时间选定为2011—2018年,精确检索获取检索记录4 292条。对检索记录进行去除散文、重复、会讯、会议、纪要、摄影图片、编辑部信息以及无编辑等无关检索条目,最终获得2 571篇有效文献。

2.研究方法

CiteSpace文献分析App通过对某一研究领域文献数据的深入挖掘与分析,以图谱形式展示常识间的结构关系[2]。利用CiteSpace文献分析App对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中的关键词、发文编辑及发文机构进行数据处理(图1),以此构建常识图谱展示2011—2018年期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的发展特征,以期对期刊发展提供一些参考。

[图1 CiteSpace常识图谱分析流程图]

二、研究结果分析

1.载文数量分析

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数量总体呈平稳态势(表1),2013年与2015年载文数量呈现明显的波动性增長。2011—2014年平均篇幅保持在2.23页左右,2015—2018年受期刊改版升级的影响,教育类载文总量整体呈现下降趋势,而平均篇幅则呈现上升趋势,表明《地理教育》期刊重视提升载文质量,学术规范性增强。

2.载文编辑分析

(1)编辑网络图谱。利用CiteSpaceApp对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编辑进行分析,绘制编辑共现图谱(图2)。图谱显示共有278个节点(圆圈)与82条连线,节点越大表示该编辑的发文量越多,连线粗细表示编辑之间合作频次的多少,图谱中网络密度为0.0032,处于较低水平,表明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编辑间的关联度较低,合作关系多以同区域内的合作为主,同时,这也表明编辑独立研究的活跃程度较高。

(2)核心编辑。为确定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的核心编辑数量,依据普莱斯定律公式进行统计{3]。其公式为:M=[0.749Nmax],其中,M为核心编辑最低发文量,Nmax为核心编辑最高发文量,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发文量最高的编辑是相炜,发文高达17篇,代入普莱斯定律公式得出M≈3.09,依据取整数原则,最终发文量在4篇(含4篇)以上的编辑即为核心编辑。通过统计得出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核心编辑共有34位,共发文218篇,约占总发文量的8.48%,低于普莱斯定律规定的50%的撰写标准,表明《地理教育》期刊的核心编辑群尚未形成(表2)。从核心编辑的研究主题来看,主要集中于地理试题、地理教材分析、教学设计、地理教师发展、地理师范生培养、核心素养、地理复习及地理课程标准等方面。从核心编辑的被引频次来看,34位核心编辑发文总被引频次为624次,篇均被引频次约为2.86次。其中,李家清、王民、相炜、林元龙等人发文的被引频次均在20次以上,核心编辑的学术影响力得到认可。

(3)编辑地域分布。从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第一编辑的地域分布情况来看,涵盖我国33个省区(含自治区、直辖市及特别行政区),表明《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的编辑来源广泛(表3)。江苏、重庆、山东、浙江、以及广东的发文数量位居前五,均在190篇以上,西藏、青海等的发文量均不足5篇,透射出发文编辑省际分布存在不均衡性。此外,2011—2018年《地理教育》有两篇文章的发文编辑分别来自英国和韩国,表明《地理教育》具有一定的国际影响力。编辑区域分布也表现出显著的区域差异(图3),东部地区发文编辑遥遥领先于中部、西部以及东北地区,发文数量占全部教育类载文的半数以上,比重达54.57%,中部地区占15.2%,西部地区占27.19%,东北地区占2.45%,港澳台地区占0.23%。重庆市以350篇的发文量位居第二,占西部地区总发文量的50.07%,具有明显的地缘性特征,对西部地区的地理教育研究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整体而言,东部与中西部之间的编辑发文比重差距有所减小,但区域间的差距仍然存在。

3.研究机构

利用CiteSpace对2011—2018年《地理教育》编辑所属研究机构进行分析,保留发文量在2篇以上的机构名称,生成研究机构共现常识图谱(图4),机构名称出现频次越高,节点(圆圈)越大。图谱结果显示华中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出现频次最高,共有55次,重庆师范大学地理与旅游学院有36次,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有25次,安徽师范大学国土与旅游学院有24次,中国地图出版社有22次,内蒙古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有17次,河南大学环境与规划学院和内蒙古师大大学生地理实践创新实验室有15次,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广东省雷州市第八中学、广州大学地理科学学院等均有较多的发文量。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发文量最多的前十名发文机构中有8所高等院校,仅有1家出版机构和1所中学。8所高等院校均为国内区域性知名院校,发文被引频次高,其中,华中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被引频次高达389次,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为140次,重庆师范大学地理与旅游学院为114次,由此可看出高等院校是《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质量的重要保证,对期刊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各研究机构之间有50条连线,图谱网络密度为0.002,表明各发文机构之间的联系较弱,缺乏有效的学术交流,合作关系以同区域内的高校间的合作为主,跨区域的、高校与普通中学之间的学术合作鲜见。表4为2011—2018年《地理教育》前十发文机构主题分布,由此可知,高发文机构的研究主题主要集中于地理教师发展、地理教材分析、地理试题研究、地理课程标准及地理教学设计等。

[序号 研究机构 研究特色 1 华中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 地理教师发展、地理教科书、课程改革 2 重庆师范大学地理与旅游学院 教师培训、地理课程标准

3 北京师范大学地理学与遥感科学学院 地理图像教学、课程标准 4 安徽师范大学国土与旅游学院 翻转课堂、案例教学 5 中国地图出版社 地理案例教学、高中地理图册编制与分析 6 内蒙古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學院 教材分析 7 河南大学环境与规划学院 地理教师发展

8 内蒙古师大大学生地理实践创新实验室 教材分析 9 福建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 试题评析、课程改革 10 广东省雷州市第八中学 试题研究、教学设计 ][表4 2011—2018年《地理教育》前十发文机构主题分布]

4.关键词

关键词是文章内容的高度浓缩,可有效反映文章的研究主题。以往文献分析仅仅对关键词的频次简单排序已无法满足研究的需要,利用CiteSpace对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生成关键词共现常识图谱(图5)。图谱显示关键词网络图谱结构紧密,网络密度为0.113 5,说明2011—2018年《地理教育》期刊学术研究视角多元。

通过统计排名得到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前十的关键词(表5)。除“地理教学”外,“地理常识”“人教版”“地理事物”“教学设计”“地理教师”成为最受关注的前五个关键词。

突变性关键词指某一时间区间内出现频次快速增加的关键词。通过对突变性关键词的侦测与分析,有助于研究者识别与把握研究领域的研究前沿与动态[4]。本研究的突变性关键词如图6所示。

2011—2018年《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研究热点有如下几个方面:一是中学地理教材研究是《地理教育》期刊的热点研究领域,广大的地理教研工编辑始终致力于对地理教材的深层剖析与解读;二是试题研究是《地理教育》期刊的重要栏目,受到《地理教育》期刊的重视,设置“解题技巧”“试卷评析”“同步训练”“试题精选”“模拟考场”等相关特色栏目,研究热度长久不衰;三是地理核心素养作为近几年的地理教育的研究热点,同时,随着2017年版高中地理新课标的出台与配套新教材的出版,其理论与实践研究必将得到加强与深化。

三、主要结论

《地理教育》教育类发文核心编辑群虽未形成,但已涌现出许多高产编辑。李家清、王民、相炜、林元龙等编辑为《地理教育》期刊的发展做出了较大贡献。

《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编辑地域分布广泛,但地理空间分布差异现象也较为突出。发文编辑主要集中于东部地区。

《地理教育》高发文机构的研究主题与期刊发文热点的契合度较高,在地理教师发展、教材分析、教学设计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高度一致性,且被引频次较高,对期刊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高等院校与普通中学间的学术合作缺乏,精于地理教育理论研究的高校研究者与精于教育实践研究的中学地理教师之间的合作尚不充分。

《地理教育》教育类载文关注地理学科的发展动向,注重凸显期刊的学术引领作用。载文研究内容主要集中于“地理常识”“人教版”“地理事物”“教学设计”“地理教师”等方面。近期研究热点主要为地理教材研究、地理试题研究及地理核心素养等领域,预示今后《地理教育》期刊发文将围绕这些研究领域展开。

参考文献:

[1]仲小敏,曹芳婷.《地理教育》1990—2010年教育类载文概述分析[J]. 地理教育,2012(03):4-6.

[2]陈超美,陈悦,侯剑华,等.CiteSpaceⅡ:科学文献中新趋势与新动态的识别与可视化[J].情报学报,2009,28(03): 401-421.

[3]冯冬梅,谢晓雨.2008—2017年《大学物理》核心编辑分析[J].科技视界,2019(10):4-7.

[4]李文田,张华.基于CiteSpace的地理教育研究常识图谱可视化分析[J].地理教学,2019(02):19-2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