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2020年了 折叠屏手机还是“昂贵的花瓶”吗?

2020-03-25 08:09:50 《计算机应用文摘·触控》 2020年4期

“横竖”都有争议

2020年才开始2个月,“折叠屏”已然成了数码界本季度新品的关键词。一边有刚刚发布开发者工具包(SDK)和模拟器的MicroSoftSurface Duo,另一边则有向经典致敬的纵向折叠屏手机Motorola RAZR吸引眼球。然后便是SAMSUNGGalaxy Z Flip—一款将折叠屏手机的售价与姿态进一步压低,甚至带有“涅槃”意味的产品。

不要忘了,对折叠屏产品而言,刚过去的2019年除了喧嚣,质疑的声音也从来不少。质疑者主要的论点也都集中在折叠屏手机的软肋:尚未成熟的铰链与屏幕工艺,以及足以劝退普通消费者的高昂定价。

这些质疑都是有道理的。折叠屏手机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本身即是高科技与工艺象征,因此每当有Galaxy Fold“翻车”的资讯都异常吸引眼球。况且Galaxy Fold的屏幕的确需要用户去精心呵护,仿佛它不是一个需要每天使用的沟通工具,而是一台昂贵的科研器材;无论是SAMSUNG官方附带给用户的使用教程,还是SAMSUNG为Galaxy Fold配套准备的超高标准售后服务,都加固了用户心中的这种刻板印象。

另一方面,目前限制折叠屏发展的问题还是一点都没少,包括折叠屏材质本身特性的限制。新鲜的外观形态下,无论哪一款折叠屏设备都难以掩藏屏幕中间那一条浅浅的“沟壑”。

与此同时,碍于Android系统底层对折叠屏手机系统优化的暂时缺位,导致在2020年无论是HUAWEI还是SAMSUNG,实际上都是在自家独立地进行折叠屏手机系统优化工作,优化思路也不尽相同。HUAWEI在折叠屏手机提供了自家平板产品中的“平行视界”功能,你可以在同一个APP中在保留本层级内容(如聊天列表)的同时打开次层级内容(如与某个人的聊天窗口)。

SAMSUNG的思路则是在大屏幕中尽可能放下更多的APP,满足用户的多任务需求。按照这个研发思路,Galaxy Fold可以让用户在主屏幕上自由地缩放某个APP的大小,也可以在主屏幕中同时运行三个APP。

在这种“横竖”都有问题、“软硬”都有争议的状态中,折叠屏设备在延期发布、设计缺陷和售后问题的阴影之下走过了2019年。

新定位与新市场

在第一代折叠屏手机已经被用户吐槽了半年之后,2020年发布的Motorola RAZR与SAMSUNGGalaxy Z Flip都成了备受瞩目的新产品。不出意外,MicroSoftSurface Duo也将在2020年年底正式发布。

从Motorola RAZR和Galaxy Z Flip来看,两款产品不约而同地采用了可以更好地保护屏幕的纵向折叠设计,也就是说放弃了2019年“折叠屏手机展开就是一台Android平板电脑”的想法,从探索属性迈向追求实用。

值得一提的是,纵向折叠屏手机即使在展开的状态下,也只是一部屏幕比例比较大的Android手机而已,自然也就绕开了APP在大屏幕上的适配问题,可以说是2020年折叠屏手机在生态与使用体验之间作出的最大“让步”了。

尚在萌芽的Surface Duo则是另一条道路的先行者,作为MicroSoft再次发力移动硬件领域的首款产品,MicroSoft同样选择了放弃激进的设计来换取更加实用可靠的体验:这也是Surface Duo为什么是由两块屏幕组成而非一整块折叠屏的最主要原因。

以Android系统为基础,Surface Duo继承了大家希翼在大屏折叠设备上看到的操作逻辑,诸如多任务模式或是将两片屏幕同时显示一个内容,Surface Duo都在試图将Android 10中已有的Android交互逻辑原汁原味地代入大屏使用场景中去。相对于2019年SAMSUNG与HUAWEI的“另起炉灶”虽然减少了一些新鲜感,但实实在在地降低了折叠屏操作给用户带来的学习成本,同时减少了开发者为APP进行适配的工作量。另外上文也提到,MicroSoft在今年年初放出了 Surface Duo的开发者工具包(SDK),来让Android开发者尽早完成适应和适配工作。

在2020年的前两个月,SAMSUNG、摩托罗拉与MicroSoft就已经用实际的产品定下了自家折叠屏设备的基本方向:放弃折叠屏带来的大屏优势,反其道行之将折叠屏手机“缩小”;或者放弃工艺尚不成熟的折叠屏面板,转而采用两片屏幕。无论是哪条发展路线,一个共同的特点是:2020年发布的折叠屏手机,都在尝试利用新的形态和思路来规避折叠屏的短板。在现有种种框架中,尽可能地探索折叠屏手机的未来。

虽然目前折叠屏手机虽说相比初代的Galaxy Fold与Mate X而言少了些许科幻感,但在保留了折叠屏特色的同时,保留可以吸引消费者的独特卖点,同时也更加实用。

因此在笔者看来,2020年才是折叠屏手机市场真正开始成熟的元年。

尚无“标准答案”

即使距离柔宇首款折叠屏手机的发布已经过去了一年,当下折叠屏设备仍然没有一个固定的模板,除了SAMSUNG、摩托罗拉和MicroSoft,各个手机厂商也在根据自己的研发成果,打造各种各样的折叠屏设备— TCL此前就一口气公布了5款采用折叠屏技术的验证机,几乎包含了所有已知的折叠屏手机能想到的外观,甚至还有“脑洞大开”的“Z”形态三折叠原型机。

在另一阵营,虽然按照苹果的作风来讲新技术在真正成熟之前不会贸然跟进,近日曝光的一份专利也表明,苹果正在攻克折叠屏在折叠时会留下折痕的问题,这至少证明了苹果有在为折叠屏这一形态进行相关研究。

当下折叠屏市场百家争鸣的景象,与2000年初时各巨头在功能机设计上新奇设计层出不穷的场景何其相似。因为并没有标准的答案,所以每个答案,都有可能是正确答案。作为需要抢占市场先机的手机厂商来说,当然希翼自家的答案能离“满分回答”更近一点。

至于Android系统对折叠屏的优化,则是2020年折叠屏手机的又一个升级重点:在2019年Android开发者大会中,谷歌首次提出Android 10对于折叠屏系统优化之后,有关Android 11中应该如何为折叠屏设备优化的讨论就不绝于耳。作为内在的系统,是决定折叠屏手机是否会成为“花瓶”的关键因素。

作为Android开发的中坚力量,谷歌也在联合SAMSUNG、HUAWEI等在折叠屏手机领域颇有经验的厂商一同为Android系统出谋献计,相信在今年5月的Android开发者大会上,大家就能看到更多关于Android折叠屏生态的信息。

因此不难推测2020年大家或许还会看到更多折叠屏设备出现,这当中肯定不乏令人惊叹的新创意。而在产业链工艺突破、Android折叠屏生态羽翼丰满之后,折叠屏手机又能否真正地改变大家使用手机的方式,为智能手机带来下一次革命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