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高等教育回报率分布特征实证分析

2020-03-25 02:49:15 《合作经济与科技》 2020年3期

常成

[提要] 本文使用2002年、2007年、2008年、2013年中国居民收入调查数据库(CHIPs),利用无条件分位数回归方法,探讨我国高等教育回报率在不同收入人群中的分布特征。研究发现:随着收入条件分布各分位点的升高,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呈现出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而男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呈平缓的上升趋势。在中等收入分位点处,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达到峰值。目前,我国大部分居民都是处在中等收入水平,故本文证实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必要性与重要性。对于男性而言,越高收入的男性其高等教育回报率则越高,故本文亦证实高等教育学历对追求高收入男性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关键词:高等教育回报率;无条件分位数回归;收入分布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收录日期:2019年11月29日

一、引言

教育回报率指的是受教育年限每增加1年而导致工资收入增加的百分比,反映了教育对工资收入影响的微观机制。教育回报率的探究对我国经济的顺利转轨具有重要和特殊的意义。既有的很多研究估计中国的教育回报率时都是从平均数意义的角度去展开,忽略了不同特质人群的特征,这将导致严重的估计偏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使用分位数回归以探讨不同收入阶层的高等教育回报率。目前,我国有关不同收入阶层的高等教育回报率的研究,主要是采用条件分位数回归进行估算分析,并各有侧重点。刘生龙通过分位数回归发现教育与经验对收入具有正面的促进作用,并且教育的回报率随着收入的上升而下降。张涛通过对CHNS2006年的数据进行分位数回归发现教育回报率在收入分布上的变化趋势是不定的,并且发现大专学历在收入分布的两端具有较高的教育回报率。张弛等通过对31个省的调查数据进行分位数回归,发现不同收入水平下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差异显著,高收入阶层的教育回报率更高。刘晗对CGSS的2013年数据进行分位数回归,结果显示初等、中等教育回报率随着收入的增加而递减,而高等教育回报率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

以上大多数研究都是采用条件分位数回归作为研究方法,且较少文章考虑了不同收入分位点下的高等教育回报率的性别差异。为此,本文采用了近期提出的非条件分位数回归方法,细致考察了高等教育回报率在各个收入分位点的分布特征与性别差异。本文的研究意义是,通过研究各收入分位点下的高等教育回报率,让人们更具体的了解高等教育学历怎样影响着人们的工资待遇,何种收入水平下高等教育回报率较大,男女之间又存在着怎样的高等教育回报率的差异。

二、数据说明

本文所采用数据是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提供的2002年、2007年、2008年、2013年的CHIPs数据。只保留了学历为初中及初中以上的样本,四个年份的样本量分别为9630、6838、9324;由于在农村就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较少,所以本文只选用了CHIPs城镇住户的调查数据;只保留了在2002年、2007年、2008年和2013年底处于就业状态的人,没有包括在校学生、退休、失业等状态的人;将大专、本科、研究生定义为高等教育;所用工资数据是月工资的对数;定义工作经验为在该类部门从事工作的年数。

三、模型设定与估计方法

(一)明瑟工资方程及其调整。明瑟收入方程将工资收入表示为受教育年限和工作经验的函数,其具体形式如下:

Ln(Wage)=?茁0+?茁1Exp+?茁2Exp2+?茁3Sch+?滋 (1)

其中,ln(wage)表示工资收入的自然对数,sch代表受教育年限,exp与exp2分别代表工作经验以及工作经验的平方项;模型(1)的sch包括了所有的教育阶段,不能对不同教育阶段的教育回报率予以区分,更无法反映出高等教育的回报率,不充分的先验约束可能会带来严重的估计偏差。为此,本文为探讨高等教育回报率,对明瑟方程进行了适当调整,去掉了受教育年限sch,加入是否受到高等教育edu,周工作小时hour单位所有制ownership作为说明变量,其中是否受到高等教育edu为虚拟变量(edu=0表示未受到高等教育,edu=1表示受到过高等教育)。需要指出的是,在明瑟方程中,对于工作经验的测算,国际上通用的做法是“年龄-受教育年数-6”但由于个体完成教育后不一定马上就业,故该算法不够精确。而本文中,直接定义工作经验为在当前部门的工作年数,更能准确地反映工作经验对工资的影响程度。故本文采用调整后的明瑟方程,如下:

Ln(Wage)=?茁0+?茁1Exp+?茁2Exp2+?茁3hour+?茁4ownership+?茁5edu (2)

其中,hour为周工作小时数,ownership表示所有制形式,edu表示是否具有高等教育学历,故?茁5可视为高等教育回报率。(表1)

(二)高等教育回报率分位数回归结果。表2中,括号外为男性高等教育回报率,括号内为女性高等教育回报率。由表2可知,在各个分位点上,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普遍高于男性,这与彭竞所得出的结论一致,即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普遍高于男性。特别是在中等收入分位点与中高等收入分位点处,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明显高于男性。不过在高收入分位点处,即90th分位点处,男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在这几年来,普遍高于女性,这说明了高等教育学历对于高收入的男性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近年来,大多数研究表明,在中国的劳动力市场上,存在着明显的女性劳动力歧视,但同本文一样,许多文章亦发现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普遍高于男性。黄志岭对此矛盾现象曾作出说明,文章发现,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能够降低妇女在劳动力市场中受到的歧视程度,并且,在工资方程中考虑教育对妇女这一作用时,性别间的教育回报率差异完全消失,故其文章得出结论,教育程度的提高对女性来讲,除了与男性一样具有直接增加生产力提高工资的作用外,还可以通过降低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中受到的歧视程度,间接增加工资。笔者认为,这是对本文发现的女性高等教育回报率普遍高于男性的一种合理说明。(表2)

四、结论及建议

通过对2002年、2007年、2008年、2013年的CHIPs数据进行无条件分位数回归发现:在2002年男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大致呈现出两次先减后增的走势,而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大概呈现出一个倒“U”型,处于中等收入的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最高;综合男女考虑,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在中等收入分位点处明显高于男性,而对于高收入人群,男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呈现出一个递增的趋势,而且普遍高于男性。这表明了,高等教育学历对于中等收入的女性较为重要,而对于男性而言,越高收入的男性其高等学历的重要程度则越大。

2007年与2008年由于时间相近,故其回归结果大致相同。对于男性而言,其高等教育回报率呈现出先递增后趋于平稳的趋势,而对于女性来说,其高等教育回报率呈现出一个明显的倒“U”型,表明高等教育学历在中等收入的女性中较为重要,而女性在收入分布的两端,其高等教育回报率一般,仅为30%左右。综合男女考虑,同2002年结果相似,在2007年与2008年样本回归结果中,在中等收入人群,女性的高等教育回报率要明显高于男性,而对于高收入人群来说,男性的高等教育回報率要高于女性。我国大部分都是处在中等收入水平,而高等教育学历对处在中等收入水平的女性的回报率尤为高,故本文证实了女性接受高等教育的必要性与重要性。而对于男性而言,越高收入的男性其高等教育回报率则越高,从而本文证实了高等教育学历对追求高收入男性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主要参考文献:

[1]龙翠红.中国的教育回报率是如何分布的[J].经济经纬,2017.4.

[2]刘生龙.教育和经验对中国居民收入的影响[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8.4.

[3]张涛.工资收入差异的说明:基于分位数回归的经验研究[J].统计与信息论坛,2011.11.

[4]张弛,叶光.中国教育回报率的分布特征与收入差距[J].经济经纬,2016.1.

[5]刘晗.中国教育回报率的分布特征及地区差异[J].重庆科技学院学报,2017.8.

[6]彭竞.高等教育回报率与工资的性别差异[J].人口与经济,2011.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