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北京市开发区企业疏解研究

2020-03-25 02:49:15 《合作经济与科技》 2020年3期

徐丽

[提要] 随着北京市产业疏解整治活动的进行,开发区企业疏解也相继展开。本文以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企业为例,通过建立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综合评价体系,利用SOM+K-means聚类方法识别出发展势头良好且潜力高的企业以及进行转移的企业、应当进行就地关停的企业、亟待转型升级的企业,并针对不同情况的企业提出疏解的基本路径。

关键词:企业疏解;预警体系;SOM+K-means聚类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识码:A

收录日期:2019年11月20日

自北京明确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主战场“三城一区”以来,开发区肩负了发展高端制造业、承接三大科学城科技成果转化的任务。如今的开发区需按照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北京市的发展目标,加快转型升级,逐步退出传统行业,加快发展高精尖产业,因此进行企业疏解迫在眉睫。那么开发区哪些企业应当疏解?本文选取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企业作为研究目标,通过构建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综合评价机制,对开发区各企业发展现状进行划分,识别出哪些企业亟须疏解退出、哪些有待转型升级、哪些发展势头强劲等,并展开对比分析,梳理出开发区企业疏解的可借鉴经验。

一、引言

長期以来,北京市由于较强的“虹吸效应”,不仅吸引京津冀区域内人才、资本等单向流至北京,而且聚集了过多非首都功能,导致交通拥堵,大气污染等问题越发明显。2015年,“非首都功能疏解”一词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上提出,会议提出要重视疏解北京市的非首都功能,尤其是当前北京的“大城市病”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大城市病”根源在于其产业及功能的过度集聚,北京需要通过产业及功能疏解来缓解“大城市病”。就此,北京市政府组织开展了“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该行动旨在疏解非首都功能,优化首都发展布局,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

随着时间发展,经济技术开发区已经成为我国推动开放型经济发展,促进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实现区域发展战略的重要支撑,成为区域间联系的重要桥梁。因此,国家级经开区也寄托着引导区域优势互补和产业有序疏解升级的希望。同时,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作为 “三城一区”中的一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具有天然的区位优势和强大的辐射能力,既要在产业发展上,又要在产业疏解中起引领示范作用。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下,开发区做好产业疏解,对于区内企业的产能外溢和产业链延伸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可以看出,开发区进行企业疏解顺应政策要求,而疏解哪些企业是需要研究的重点。因此,本文构建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综合评价机制,通过SOM+K-means聚类方法判断哪些企业该进行疏解。通过实证分析,从开发区自身发展的角度寻找疏解企业种类。

二、文献综述

关于开发区企业疏解的研究甚少,根据文献检索,目前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从宏观产业疏解方面入手,同时有些学者对产业疏解的测度等方面有较多研究,亦对本文有借鉴作用。

产业疏解的测度方法主要是利用统计方法和不同区域的企业数量、工业密度等指标,分析不同区域产业的数量及其变化特征,但相关测度模型的构建仍然较少。其中李然、马萌(2016)通过构建产业梯度系数和比较行业增长率进行转移行业选择。此种方法仅从产业优势与否的角度出发,而缺乏耗能、污染等方面的考虑。孙威(2016)则利用北京市2012年竞争型投入产出表,构建了敏感度模型通过经济敏感度和就业敏感度确定产业疏解种类与顺序。此方法重点疏解对增加值影响小、对就业人口影响大的产业,达到稳定产值,减少人口的目的。虽较上一方法增加了关于疏解人口的指标,但仍缺乏产业关于环境、能源等方面的判断依据,而本文在构建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体系时将有所完善。

三、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综合评价体系

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从开发区的实际出发,科学合理地对其所处的阶段与环境进行评价,同时遵循可行性、系统性、科学性以及客观性等原则。疏解企业的选择是产业疏解的核心与关键环节,涉及产业转移、转型升级等内容,对产业聚集及产业布局产生直接影响。因此,运用科学方法合理地评价和分析企业疏解的可行性,对开发区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由于企业数据可得性较低,因此本文利用行业数据进行分析。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综合评价体系中二级指标分为行业绩效、增长潜力和可持续发展。

行业绩效指标有助于从企业总体经济上反映企业的发展情况。其中资产负债率越低,表明企业的偿债能力越强。成本费用利用率是反映降低成本的经济效益的指标。流动资产周转率指标越高,表明企业流动资产周转速度越快,增强了企业的盈利能力。企业实力是区域发展的基础和支撑,没有企业实力来支撑,区域发展就是空中楼阁。

增长潜力指标反映企业在未来能否比现在发展更好。其中营业收入增长率是评价企业成长状况和发展能力的重要指标;净利润增长率增长越快,企业的经营效益就越好;固定资产利用率反映企业合理使用固定资产程度的指标。一个区域想要实现快速可持续发展,就必须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国际、国内环境,前提是必须保持一定企业增长潜力。

可持续发展指标是为了衡量企业经济的健康发展。目前,开发区正进行“三高”企业的退出,所以可持续发展是评价企业可持续发展与否的关键指标。万元生产总值能耗是考核企业节能降耗的工作成效的指标。产业能源消耗占比指标越低,则该行业在总体行业中耗能越低。由于开发区资源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压力大,土地和水资源紧张,因此考察资源利用强度和污染排放强度将是评价企业能源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关键内容。

《京津冀协同发展纲要》明确指出,综合考虑与首都功能定位和核心功能的紧密关系及疏解难易程度,优先重点疏解北京四类非首都功能,其中在开发区中可以进行疏解的产业为纲要中提到的一般制造业。从2013年开始,开发区便一直进行“三高”企业的退出,由于《京津冀协同发展纲要》中要求对一般制造业中高污染、高消耗的行业实行就地淘汰,部分科技创新成果转化型企业和高端制造业采取转型升级和推动迁出的措施,因此对开发区企业的疏解即为行业的疏解,主要为一般制造业中行业的疏解。结合2015年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年鉴中关于制造业的中类行业,共选择如下表所示的17个中类行业。一级指标权重通过专家打分给出,二级指标权重则通过熵值法计算得出,具体权重分配如表1所示。(表1)

四、测算結果分析

基于SOM的K-means聚类算法属于两阶段计算方法:在第一阶段的初聚类中,SOM对数据样本进行初聚类,具有相近特征的特征向量视为属于同一类,从而聚成不同的类别,并得出类别数目和各类的中心点;第二阶段,K-means利用第一阶段结果作为初始值输入,并进一步聚类,形成最终的聚类结果。基于此,针对开发区制造业中17个中类行业,通过功效系数法得到行业的综合得分,通过对综合得分和分项得分进行SOM+K-means聚类得到如表所示的聚类结果。当对SOM聚类的输出层为2×2,共4类时,输出结果如图1所示。(图1)

图1显示了聚类类别输入变量的特征描述,显然第一类在行业绩效、增长潜力和可持续发展方面均表现出色,处于行业效益高且发展前景好的行业,是开发区重点发展的行业。第二类中固定资产利用率和产业能源消耗占比均值较大,营业收入增长率均值较低则是最显著的特征。表明此类行业在增长潜力和可持续发展方面有优势,但在行业绩效方面却表现不佳。第三、四类虽然在第三指标特征方面不尽相同,但在第二指标方面特征是一样的,即行业绩效和可持续发展方面表现较为良好,但在增长潜力方面却表现不佳。因此可以归为一类。基于得到的分项指标聚类中心,进行K-means聚类,得到聚类结果如表2所示。(表2)

显然,从各类平均综合得分可以看出,第一类得分最高,为发展前景优秀,势头良好的行业。其中可持续发展和增长潜力能力强,行业绩效平表现差。第二类得分居中,属于可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和区域转移的行业。在行业绩效方面表现最好,增长潜力较差。第三类得分最低,属于需要就地关停的三高行业。可持续发展能力最弱,且与前两类差距显著,属于疏解的三高行业,其余两方面得分中等。

具体到行业聚类结果时,当两种聚类结果相同时即为最终分类结果,不同之时优先考虑根据综合得分得到聚类结果。结合政策要求与现实中河北省承接制造业的需求,第三类中专用设备制造业和仪器仪表制造业,虽然其能耗高,但在装备制造业中专业化程度较高,像河北省发展制造业产业集群仍需要此类产业,因此将其分为第二类更为合理。

由表3可知,第一类行业当前发展势头良好,潜力较高且耗能少。中医药制造业和汽车制造业,既是开发区的主导产业,也是高精尖产业,开发区应当继续支撑其创新与研发,加大科研投入力度,推动其产业集群化发展。(表3)

第二类中前三类行业属于传统产业,耗能少但发展潜力不大,需进行转型升级。此类产业应该与高技术产业深度融合,通过创新,将技术转化为生产力,将生产要素转化为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提升产业结构升级和优化的能力。

中间三类均为四大主导产业和产业集群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轻易的进行淘汰,需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其中电子信息产业作为高能耗产业,需改善能源结构,转变为低能耗、低污染、低排放为基础的经济模式。其余两类行业增加值贡献度和产业专业化均较高,应当调整产业结构,增强科技创新能力,提高产业整体竞争力。

后五类行业适合进行区域转移。既非园区优势产业,也非高新技术产业,在京津冀一体化要求下津冀可作为承接地进行首要考虑。当然,在转移的过程中必须注意淘汰落后产业,转移应为双方的共赢,而非一方的被动接受,要合理保护津冀同样脆弱的生态环境。

第三类产业对环境破坏严重、经济效益上升空间小,不符合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要求,外迁承接动力不足,因此就地关停,虽牺牲短期利益,却为长期发展扫清道路。

五、结论与建议

构建开发区企业疏解预警评价体系,利用SOM+K-means进行行业状态划分结果如下:

适合推动其发展的行业主要有农副食品加工业、医药制造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汽车制造业,属于当前发展势头良好、潜力较高且耗能少的行业。

适合进行转型升级的行业主要有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食品制造业,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纺织服装、服饰业。前三产业属于比较优势产业,后三产业为传统产业。

适合进行区域转移的是橡胶和塑料制品,金属制品业,通用设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和仪器仪表制造业。此类制造业并非园区比较优势产业,也非高新技术产业,且河北已形成相关制造业集群,可进一步增强其实力。

适合进行就地关停的行业主要为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和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发展过程中能耗高、污染严重,应当淘汰。

综上,一般制造业疏解方面,首先疏解科技含量低、规模效应差、高耗能高污染的中低端制造业,即印刷和记录媒介复制业和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行业,主要采取就地淘汰的措施;然后对开发区非比较优势产业采取引导和推动迁出的措施。通过企业厂址的迁出转移、在津冀建立分厂等方式逐步压缩开发区工厂产能,移出制造业生产制造职能,并针对主动搬迁的企业给予一定的奖励;最后是对存在高能耗的优势行业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开发区的发展之基就是企业的技术创新,开发区的经济增长是伴随着企业新产品新技术的应用而带来的增长,因此应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推进技术创新中心建设。

主要参考文献:

[1]辜胜阻.探索中国特色治理“大城市病”路子[N].人民日报,2015.10.29(7).

[2]郭柏林.上海市中心区工业疏解的探讨[J].经济地理,1992(2).

[3]杨成凤,韩会然,张学波,等.国内外城市功能疏解研究进展[J].人文地理,2016(1).

[4]李然,马萌.京津冀产业转移的行业选择及布局优化[J].经济问题,2016(1).

[5]孙威,毛凌潇,唐志鹏.基于敏感度模型的非首都功能疏解时序研究[J].地理研究,2016.35(10).

[6]余艳锋.江西省农产食品加工业经济效益分析[J].价格月刊,2011(9).

[7]叶堂林,卢燕,潘鹏,等.京津冀企业发展指标体系构建与测度[J].领导之友,2017(9).

[8]于化龙,臧学英.非首都功能疏解与京津产业对接研究[J].理论学刊,2015(12).

[9]周欢,刘亚彬.聚类分析在客户细分中的应用研究[J].江苏商论,2008(8).

[10]张楠.京津冀协同发展下产业转移研究[D].吉林大学,2017.

[11]刘擎.非首都功能疏解背景下北京人口调控政策研究[D].首都经济贸易大学,2017.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