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荆州市经济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评价

2020-03-25 02:49:15 《合作经济与科技》 2020年3期

彭丽筑 杨敏 许枋枋 尹文雨

[提要] 当前,江汉平原地区的经济发展面临重要的转型阶段,经济系统与生态系统之间的协调关系成为研究的热点。荆州市作为一个典型的江汉平原城市,以其为例研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评价其协调发展水平,对江汉平原地区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本文通过构建经济和生态环境两方面的综合指标体系,主要利用耦合度评价模型,得出研究对象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协调水平相对较差的结果,并提出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提高生态环境治理能力等两方面的建议。

关键词:荆州市域经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

中图分类号:F06 文献标识码:A

收录日期:2019年11月1日

一、引言

随着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城市之间的融合越来越密切。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以城市为发展极核的市域经济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目前城市的极化作用也越来越突出,江汉平原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势必突出城市的核心作用。市域经济是区域经济的一种典型形态,相较县域经济来说,市域经济更具有协调开放、经济共享等优势。目前,江汉平原地区的经济发展处于重要的转型阶段,经济系统与生态系统之间的协调发展关系是必须研究的转型问题之一。

从掌握的文献看,目前有不少与市域经济相关方面的研究,如对市域经济本身方面的研究,或不同区域市域经济与其他各个方面协调发展路径的研究等。就荆州地区来说,很多学者研究荆州市域经济发展现状或生态环境相关问题,不少文献对荆州市域经济发展影响因素、收敛性、宏观政策效应等方面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

本文主要在于以荆州市为例研究江汉平原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水平,通过查阅2013~2017年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质量的相关指标数据,建立科学的数据研究模型,计算出市域经济系统和生态环境系统的耦合度及耦合发展度,研究目前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协调现状,分析荆州市城市的协调水平趋势。

二、研究對象选择——以荆州市为例

荆州,位于江汉平原地区中部,其平坦开阔的地貌特征,与江汉平原总体特征高度一致,选用荆州市为江汉平原的缩影使研究更方便、直观。近年来,虽然荆州市域经济发展指标总体呈上升趋势,但与湖北省其他城市相比,荆州市域经济的各种指标相对增长率都不高。由于荆州市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高速成长期,建设用地的扩张以及以第二产业为支柱产业的不合理的产业结构造成资源环境与经济发展协调度在不同县市区表现不同,使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发展存在不协调的关系。

相关调查显示,荆州市域经济在发展过程中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不相适应,虽然大力发展经济,但实际经济情况并不具有竞争力,显然这种发展模式不利于长期的可持续性发展。因此,必须协调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实现经济与环境齐头并进、共同发展的协调发展模式。两者之间的协调要以经济的发展不破坏生态环境为前提,“因地制宜”的发展经济,实现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

三、数据来源与评价方法

(一)数据来源及指标体系建立

1、数据来源。本文选用的数据来自于2013~2017年荆州各市《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公告》、荆州各县市城市统计年鉴、2014~2018年《中国城市统计年鉴》以及2014~2018年《湖北自然资源与环境统计年鉴》。

2、指标体系建立。结合荆州市实际现状,确定了荆州市近五年两方面的综合指标:市域经济系统综合评价指标和生态环境综合评价指标。具体内容如表1所示。(表1)

(二)评价方法

1、评价指标权重的确定。“熵”可以用来表示数据分布的均匀程度,经常用其参考值和变化量进行分析比较数据之间的关系,将“熵”的概念运用到权重计算中则表示,当指标所代表的初始数据离散程度越大,代表的信息量就越大,熵值越小,权重越大;初始数据离散程度越小,熵值越大,权重越小。

而鉴于熵权赋值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克服人为因素带来的偏差,本文采用熵值赋权法来确定指标的权重,具体步骤如下:

(1)建立评价矩阵:(Xpq)a×b=(p=1,2,…,a;q=1,2,…,b)

(2)数据标准化处理

①正向指标标准化处理:

②负向指标标准化处理:

注:数据中0.0001是为了避免权数无意义。

(3)确定各指标的比重:

(4)确定第b个指标熵值:

(5)确定指标的权数:

根据以上方法最终确定所选取指标的权重,如表2所示。(表2)

2、耦合评价模型建立。耦合度是指所取研究对象两者之间因多种其他因素构成的相互关联程度。本文中,是研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相互依赖程度的重要定性指标,其模型如下:

注:式中f(x)为荆州市域经济发展综合指数,g(y)为生态环境质量综合指数;C为所求耦合度,取值为[0-1]。当C越大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协调性越高,当C越小时,则两者协调性越低;因研究只涉及两个系统,调节系数n=2。

采用中值法将生态经济耦合度划分为4个阶段:0.0

由于耦合度仅能度量各个系统之间的关联程度,即只能反映各系统相互作用的程度大小,不能反映各系统的水平高低。而耦合发展度既可以反映各系统是否具有较好的水平,又可以反映系统间的相互作用关系,因此,这里采用耦合发展度对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质量进行评价。为全面反映市域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协调性,利用C、f(x)和g(y)构造耦合发展度模型。

注:式中D为耦合发展度,α和β为市域经济发展子系统和生态环境质量子系统的权重,这里认为市域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质量同等重要,令α=β=0.5。

借鉴廖重斌的环境与经济协调发展的定量评判及其分类体系方法,采取均匀分布函数法对系统耦合发展度进行区间划分,并根据f(x)和g(y)的大小来判断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质量的关系,由此将耦合度划分以下30种发展模型,如表3所示。(表3)

四、结果分析

(一)经济发展水平评价分析。根据研究方法,算出2013~2017年5个年份荆州市域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指数,如表4所示。(表4)

从经济发展的演变过程来看,2013~2017年荆州城市经济发展水平整体呈现递增的趋势;2013~2015年保持的相对比较平稳,经济发展综合指数维持在0.05~0.15之间,上升幅度较小。但是,2016年經济发展上升幅度增加较大,2017年趋于平稳。整体2013~2017年经济发展综合指数维持在0.05~0.25之间。

(二)生态环境保护评价分析。根据研究方法,算出2013~2017年5个年份生态环境综合指数,如表5所示。(表5)

整体来看,2013~2017年荆州市环境质量综合指数的演变过程属于上下波动型,除2015~2016年波动幅度相对较大,其余年份波动幅度较平稳。2016年生态环境综合指数在近几年中处于最高值,2014年达近几年历史最低值。除了2014~2015年环境质量综合指数有所增长,其余年份均处于下降趋势。

(三)市域经济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水平分析。整体上来看,2013~2017年荆州的经济发展综合指数要高于环境质量综合指数。在得出荆州市域经济发展系统和生态环境质量系统的数据后,分别分析荆州市域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系统之间的耦合阶段及耦合协调类型,从而对荆州市域经济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水平进行分析。由表6中数据可知,荆州市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的耦合度在2013年处于高级耦合阶段,为0.868;2014~2015年处于初级耦合阶段,都不超过0.5;2016年也处于高级耦合阶段,为0.828,低于2013年;2017年处于中级耦合阶段,为0.653。整体上来看呈先下降、后上升、再下降的趋势,波动情况较明显。

耦合发展度的波动情况较耦合度要小很多,2013~2014年下降,随后2016年又大幅度上升,2017年稍有下降。耦合协调类型2013~2015年均为严重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2016年为轻度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2017年为轻度失调生态环境滞后型。(表6)

参考水资源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程度的分类体系及判别标准,以及其他相关研究结果,从耦合发展的大类来看,2013~2017年荆州市耦合发展度D值落在0.1~0.4之间,属于失调衰退类,低级耦合发展。由表6可知,2013~2017年耦合度的值在0.49~0.86之间波动,呈现出先下降后上升进而又下降的趋势;耦合发展度的值在0.17~0.35之间波动,但变化趋势幅度明显小于耦合度变化情况。

从耦合发展度的变化趋势上看,荆州市的耦合情况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13~2015年,在这期间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系统耦合度下降幅度较大,而耦合发展度波动幅度较平稳,说明在此阶段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两者都在变差,经济发展水平较低,耦合性较差。而耦合发展度的变化情况说明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系统整体发展向好的方向转变。但2013年耦合度明显高于耦合发展度,耦合度达到0.87,说明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的协调性较高,发展速度相差较小,而此时耦合发展度为0.18,属于严重失调同步型。第二阶段为2015~2016年,在这期间耦合度有较大幅度上升,且耦合发展度也逐渐好转,表明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发展均处于较好阶段。第三阶段为2016~2017年,在此阶段耦合度和耦合发展度都有所下降,耦合阶段由高级耦合降为中级耦合,说明两个系统之间耦合程度有所不同,协调性有所下降。

从耦合发展的类型来看,2013~2015年均为严重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由2013年高级耦合阶段转变为初级耦合阶段,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协调度有所下降,但都属于同步型;2016年为轻度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由初级耦合又转变为高级耦合,且由严重失调转变为轻度失调,表明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系统的发展状态逐渐变好;2017年为轻度失调生态环境滞后型,表明虽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系统的发展状态趋势变好,但经济的发展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导致环境发展有所滞后。

五、结论及建议

(一)结论。本文基于2013~2017年数据,运用耦合评价模型,对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协调关系进行研究,主要得出以下结论:

1、从经济发展水平来看,2013~2017年荆州市域经济发展整体呈上升趋势,除2016年上升幅度较快外,整体上,荆州市经济发展上升幅度相对平稳。从生态环境质量来看,荆州市的生态环境质量指数呈上下波动型,呈现出先下降后上升的趋势。整体的发展处于上升趋势,但上升的幅度相对较小。

2、2013~2017年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处于失调衰退类的低级耦合形态。市域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的耦合度虽整体上呈上升趋势,但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较不协调,甚至属于相对严重的失调衰退。

(二)建议。根据研究结果对荆州市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态环境现状提出以下建议:

1、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一方面因地制宜发展地区优势产业,引导产业转移:根据区域的优势条件发展优势产业,促进地区产业合作;另一方面实行可持续发展战略,加大环境保护投入:摒弃先发展后治理的错误观念,加大环境保护的投入,加大监管力度。

2、提高生态环境治理能力。根据以上数据分析,可以发现荆州市生态环境发展要落后于经济发展。因此,荆州市要提高生态治理能力,以促进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一方面政府要制定相关环境保护法规;另一方面要加强管理手段创新,调整产业结构,优化经济布局。

主要参考文献:

[1]俞海山,林崇建,著.市域经济理论与实践研究[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9.

[2]邓小河,于立平.市域经济的基本特征与发展趋势[J].三江论坛,2005(5).

[3]王富喜,毛爱华,李赫龙.基于熵值法的山东省城镇化质量测度及空间差异分析[J].地理科学,2013.33(11).

[4]吴玉鸣,张燕.中国区域经济增长与环境的耦合协调发展研究[J].资源科学,2008.30(1).

[5]薛笑笑.浙江省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关系的实证分析[J].经济论坛,2017(4).

[6]王维.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耦合协调发展格局研究[J].湖北社会科学,2018(1).

[7]秦冉涔,栾敬东.安徽省农业与旅游业融合发展研究[J].沈阳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

[8]VEFIE L.The penguin dictionary of physics[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Press,1996.

[9]廖重斌.环境与经济协调发展的定量评判及其分类体系——以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为例[J].热带地理,1999.19(2).

[10]王倩.陕西汉江流域生态环境与经济耦合发展研究[D].西安:西安理工大学,2018.

[11]喻笑勇,张利平,陈心池,杨凯,黄勇奇.湖北省水资源与社会经济耦合协调发展分析[J].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8.27(4).

[12]LIAO Z B.Quantitative judgement and classification system for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environment and economy-a case study of the city group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J].Tropical Geography,1999.19(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