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论老舍小说创作方法及艺术形式的创新

2020-03-24 09:43:43 《科技资讯》 2020年1期

段威

摘? 要:老舍先生在小说创作上颇有造诣,在写小说的道路上经历了一系列的过程,在这些过程中,他在小说创作上形成了自己一套独特的方法,即既重视现实主义,又在现实主义中融入多种创作方法。他在艺术形式上也具有颇丰的创新成果,如在语言上形成了颇有特色的“简明”“俗白”“幽默”风格。基于这样的背景,该文首先探讨了老舍小说的创作方法,然后讨论了老舍在艺术形式方面所做出的创新,以供相关人士交流和参考。

关键词:老舍? 老舍小說? 创作方法? 艺术形式? 创新

中图分类号:I207.42 ?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20)01(a)-0254-02

老舍在文坛具有一席之地,而要说起帮其稳固文坛地位的,不得不提他的小说。樊骏曾这样评价过老舍:“在某种意义上,失去了幽默,就没有了老舍,更谈不上他在文学史上取得那样的成就与地位。”这样的评价恰如其分的点出了老舍在进行创作时的一个独特印记——“幽默”。而对老舍来说,其在小说上的造诣不止如此,老舍在小说世界里一生都在不断地实践,研究理论,不断开发着小说的百花园,在创作方法上和艺术形式上都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印记。

1? 老舍小说在创作方法上的创新

老舍小说在创作方法上的创新可以简要归纳为“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中融入多种创作方法”,具体来说如下。

老舍偏爱现实主义,现实主义主张关注真真切切的现实,相比于浪漫主义而言,现实主义小说拨开了那层理想化的面纱,将现实毫无遮掩地表现在人的面前。它比浪漫主义深刻,是生活的直接体现,是一种生命的艺术。在进行现实主义小说创作时,需要有一双洞察现实的眼睛,因为只有观察深刻,才能将现实不着假迹地描绘出来。如在老舍的作品中,在交代背景、描写环境的时候,有不少北京的地名出现,这些地名确实存在,读者在阅读小说的时候,往往能因为这些真实存在的地名,自觉感情被拉近。但是老舍虽偏爱现实主义,却也明白单单依靠现实主义的写法,无法做到将所想表达出来,将现实完整构造出来的困境。因此,在他的小说中,除了现实主义的影子,还有机地结合着其他的创作方法[1]。

老舍对浪漫主义创作方法有着合理的态度。现实主义之于小说,好处在于可以抛开一切不真实的地方,将社会真切地展现出来,社会有美有丑、有善有恶、有光明有黑暗,在现实主义小说下这个展示的世界可以显示得无比真实。但是,现实主义却无法很好地表达人心中所想。面对污浊的世界、藏污纳垢的世界,老舍合理借鉴了浪漫主义,将心中所期盼的美好写了出来,有了一定的幻想,更让他的小说情感充沛。《老张的哲学》利用了浪漫主义写法,对爱情进行了描绘,尤其是青年人之间的感情,让人动容。这些现实主义中所掺杂的浪漫情感,让人在读懂现实生活的种种后,心中又多了一丝希冀与希翼,别有一番韵味。

老舍对新浪漫主义也有合理的借鉴。浪漫主义之于新浪漫主义来说,往往脱离实际的意味更加明显,含有更多幻想的成分,甚至有时候可能脱离实际,但是新浪漫主义有在这一方面进行改良,因此创作出来的作品往往更贴近现实,有科学的依据,无病呻吟的意味更淡[2]。

老舍小说作品中也可见象征主义这种创作方法。象征主义有一种神秘色彩。如在老舍的小说中,无论是“阳光”,还是“小绿拖鞋”,都是编辑情感的载体,是情感的象征。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情感体验是有层次的,情物是统一的,是一体的。又如描写烈日暴雨,烈日暴雨会和人的情感产生关联,无论是烈日还是暴雨,它的变化随着人物情感、故事情节发生变化,自有一番诗意之感。

总体来说,老舍小说在创作方法上具有多样性与包容性,而正是这种特性,使得老舍小说情感更充沛、情节更丰富、内容更深刻。现实主义让老舍能够扒开种种浮华,真实描绘人生百态;浪漫主义和新浪漫主义让他能够基于现实表达理想,表达诉求,丰富小说的情感,为小说附上传奇色彩;象征主义能够让小说更加充满一种朦胧、隐喻、诗意的美感。

2? 老舍小说在艺术形式上的创新

2.1 小说本体艺术

在小说本体艺术方面,老舍有着一番见解。老舍在肯定小说思想性的基础上,强调了小说表达方式的重要性。一个典型的佐证就是,老舍先生对于“五四”时期西方小说的三分理论,就有着独到见解,并在作品中实践着这些见解。三分理论一是人物,二是情节,三是环境。

第一,老舍认为人物和故事(情节)相比,是更为重要的部分。小说《红楼梦》被其喜欢,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红楼梦中创造出了如此多栩栩如生的人物。这些小说中的人物自形成起,就是有灵魂的,是不被编辑牵着鼻子走的,而是主动引导着编辑走的。以《骆驼祥子》为例,老舍便是认为“有了人,事情是不难想到的”,于是开始以人为重点开始了创作。

第二,重视人物的因素,并让人“立得住”是老舍对人物的追求。他笔下的人物,既要做到有各自的个性特征,让人物鲜明,又要具有普遍性、真实性,力图达到个性与共性的统一。就如他的作品中描写过多个车夫,《赵子曰》中的车夫春二,表现了卖命与刻苦的形象;《眼镜》中的车夫王四,在别人痛苦的时候,反倒感到快乐;《柳家大院》的车夫,生活穷困,有“穷嚼”毛病;而《骆驼祥子》的祥子,更是充满个性却也是那个年代车夫的典型,生活贫困,思想落后,有着自私狭隘的一面,身上不可避免地沾染着一定的陋习,却也有善良的表现[3]。

第三,老舍认为景物与人物紧密关联,景物的描写不是独立的,而是与人产生关联的,景物中可以充分窥见人的感情,而人的感情也可以在景物中得到充分体现。上文提到的老舍小说中那些真实存在的北京地名,那些地方所具有的风物、景色,如酸梅汤、吆喝声等,都与人物巧妙结合在一起,抒发着一定的情感。

第四,老舍在情节,也就是故事方面,也有自己的见解。他认为小说可以写那些惊奇的事,但是要合理。而他自己本身似乎更喜欢从平凡的事情中入手,从平凡中写出意义,表达出情感,引发共鸣。因此,他的小说似乎总是娓娓道来,即使故事平凡也能给人以启发。

2.2 语言特色

老舍小说的语言在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特色。首先,老舍小说的语言多简明与直白,删除了不必要的部分,只留下了最精简的文字,有时这些文字中穿插着些对话,内心独白,读来让人感觉娓娓道来,似有人在耳旁说故事一般,亲切舒服。其次,老舍小说中那丝幽默的意味,是其小说不可忽视的一个元素。老舍对幽默的度把握很好,这使得作品中没有尖锐的讽刺意味,却能在稍显讽刺的幽默中,激发人的情感。

3? 结语

总之,老舍先生在小说创作上,一生都没有停止学习,一直都在实践。他通过实践理论不断提升自己的小说写作水平,也通过实践不断丰富着小说写作理论,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文学宝藏。在创作方法上,他基于现实主义,又融入了多种创作方法,不断拓展着小说的深度与广度;在艺术形式上,不断吸取借鉴他人成果,依据自身情况,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包括对小说本体艺术的独特见解与实践,也包括语言特色。可以说,老舍先生与其小说,是一座丰富的宝藏,值得学习与不断挖掘。

参考文献

[1] 张敏,周小丽.“本来的象征”与“情调象征”——老舍小说象征艺术之探寻[J].滁州学院学报,2017(4):43-46.

[2] 逄增玉,逄乔.时空意识与老派市民家国观念的更生和嬗变——以老舍小说《四世同堂》为中心[J].社会科学,2018(3):172-179.

[3] 李晓敏.浅议老舍小说中的平民形象塑造[J].中共郑州市委党校学报,2018,156(6):103-10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