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冯梦龙三言小说中次要人物研究

2020-03-24 09:43:43 《科技资讯》 2020年1期

丁逸芳

摘? 要:冯梦龙的三言小说是明代时期最为杰出的通俗小说代表之一,它的出现,意味着中国古代文学白话小说创作高潮的到来。自从自这部小说问世以来,便引起了学术界各研究者们极大的研究兴趣,到了近现代,对于三言小说的研究可谓硕果累累,既涵盖了主题思想、人物形象,也囊括了它的艺术价值和小说技巧。然而纵观各界学者对于三言的研究,其主要人物的研究已然十分丰满,对于次要人物的总体议论和研究尚有留白。虽然对于三言中各类人物的研究也比较多,但是较为零散和单一,缺乏系统性,这对于三言小说的研究是一个较大的缺漏。基于此,笔者通过对三言中的详细阅读以及查阅各种资料,以图丰满三言中次要人物的留白,给三言小说的研究灌注新的活力。

关键词:冯梦龙? 三言? 次要人物

中图分类号:I207.4 ?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20)01(a)-0231-02

对于一部小说而言,无非是通过故事情节来映射现实生活,而故事情节则是需要生动的人物形象来表现,因此,小说中的人物,才是最为核心,也是最为根本的。一部小说中的人出场人物往往数不胜数,但是可以从人物的关键程度分为“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笔者在这篇文章中所要谈的,便是冯梦龙“三言”中的次要人物。如果没有进行一个较为系统的分析和笼统的概括,其“次要人物”的形象价值常常容易被读者所忽略,从而使得读者对于小说中的直观感受和深刻理解大大降低。所以,从多个角度来对小说中的人物和故事进行分析,为“次要人物”做一个完整的、系统的分析,是非常有必要的。

1? “三言”次要人物举要类析

小说中的虽然有很多次要人物,但是每一位次要人物的地位、作用以及价值都是不尽相同的,这里大家就需要对其中最具代表性和价值最高的次要人物进行分析,因为编辑对于这部分人物的下笔较多,并且人物形象也比较突出鲜明,能给读者丢下较为深刻的印象。三言中的次要人物可以按照它是否符合小说中的善恶价值观以及普遍认可的道德标准进行分类,总体而言,可以分为正面形象、反面形象以及中立形象。

正面形象:三言中的正面形象象征着人间的真善美,这些形象无一例外承载着编辑的无限希冀和同情,并奠定了小说的整体价值观、善恶观基调。三言中的次要人物很多都是在主人公的帮助下体现出自身的美好品德。比如《警世通言》中的罗真人、《喻世明言》中的白须老人,以及《警世通言》的柳遇春等,这些次要人物中有的和主角性情、身世、命运方面都颇为相似,相当于主角的一种映射,而四大名著中的《红楼梦》中也有这种映射关系。

反面形象:三言中次要人物的反面人物当是体现人性丑恶的典型,且一直是编辑所抨击和不齿的对象,然而正是由于这些人物的成功描写,更加衬托出主角的以及正面人物的人物形象,且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批判力度,让情节冲突进一步升华。反面人物的性格特征一般都是卑鄙、无耻以及丑恶的,有了这些人物的衬托,更能激发人们心中的正义感以及对正面人物的同情感,这点而言,反面形象对于深化小说主题有着不可磨灭的作用。纵观整部三言,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反面人物,比如《警世通言》中的徐能、《喻世明言》中的善继等。

中立人物:三言中有很多处在中间状态的人物,这类人物主要表现为难以区分他是处在正面还是处在反面,也可以说是亦正亦邪,往往没有比较鲜明的性格特征和出场时机,比如《警世通言》中的知县和阿秀等。

2? 三言中各种次要人物分析

2.1 善良聪明的女性形象

三言中有这样一部分德才兼备的女性形象,她们敢于挑战封建时期的男权,具有强烈的主观意识,或者勤劳勇敢,或是有勇有谋,巾帼不让须眉,她们虽然在小说中并不起眼,但是却体现出了强烈的敢于拼搏和反抗的精神。

(1)恪守妇道,温良贤惠。这种贤惠的妇女一通常都是对丈夫百般顺从,对长辈孝顺,很善于维持妻妾关系,善于相夫教子、秉善持家,默默地为整个家族做出自己的奉献,并用自己的忍耐来换取家庭的和睦相处。就比如《喻世明言》中的平氏,她出生命途多舛,但是却一直都是善良聪慧,虽然丈夫病危,却一直不离不弃,最后无计可施,只得改嫁。她虽然没有三巧儿的美貌,但是她的言谈举止、腹中才气,却不比三巧儿差了多少。小说的最后,蒋兴哥休掉了红杏出墙的三巧儿,平氏修成正果,成为正房,这充分体现出了编辑对于温婉贤良的平氏的赞美以及对朝三暮四的三巧儿的不齿。

(2)爱憎分明,思想深刻。古代社会的妇女一直都被视作为男人的附属品,她们失去了主体权益,一旦出嫁,就要时刻听从丈夫的安排,就算遇人不淑,也只能忍气吞声。然而冯梦龙的小说中却有意外,她们果敢独立、爱憎分明、敢爱敢恨,抓住正确的机遇,从而突破婚姻带给她们的桎梏。比如《喻世明言》中的田氏,她就是个果敢独立、爱憎分明的女性,她出生书香门第,原本是个“知书达礼、有十分颜色”的好姑娘,但是遇人不淑,嫁给了奸人梁尚宾,然而她并不像那些被妇女“三从四德”思想所禁锢的女子,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品行不端,所以一直以来,对丈夫的行为和品性都极度不齿,不甘心就这样侍奉他一辈子,当丈夫做出来了有违常伦的事情后,直接将其痛骂一顿,然后搬回娘家,由此可见,这是怎样一位性情刚烈、爱憎分明的女子。

2.2 扶贫救危的侠士形象

侠士指的是一种不注重个人利益,敢于为他人主动提供帮助的人物,他们或许来自社会的不同阶层和拥有不用的背景,但是他们却满怀侠义精神,救人于危难之际,剑有不平则鸣。比如《警世通言》中的徐用,徐用虽然是一个次要人物,但是他所散发出来的精神却是熠熠生辉。和徐能同样是兄弟,徐能连同一帮贼人打劫客船,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并且手段极其残忍,而徐用却是一位生性善良的侠义之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人于危难之中,常常将徐能所劫持的人物“放生”,在这种环境下,用“出淤泥而不染”来形容徐用也不为过,当哥哥为非作歹时,他通常会极力劝阻。

2.3 通融人情的官员形象

三言中虽然有不少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丑恶官吏,但是也不乏一些通情达理的正面官员,他们虽然处在较高的地位和权势,但是却懂得“为生民立命”,不再是人们普遍印象中高高在上的“官吏老爷”,而是为民请命的“父母官”。

2.4 忠心耿耿的仆人形象

“三言”中的仆人一般都是走个过场,没有较大的推动故事情节和突出主题的作用,但是也有不少突出的婢女和家仆。他们有的是主角身边的得力帮手,帮助小姐传递书信,或者为老爷处理家中事务,是主人公身边最为亲信的人。他们或许身份低微,但是忠心为主,散发出他们对于正义的执守和对卑鄙的控诉。

2.5 仁慈的家长形象

封建家庭的长辈地位十分之高,特别是父亲,古代的一些经书著作里面对于父亲的评价尤高。对于他们而言,将一个家庭管理好,是他们的责任。三言中就不乏一些思想开明的家长形象,他们以身作则,为子女树立一个完好的形象,散发出高洁的品德。

參考文献

[1] 沈根花.游于显与隐之间:冯梦龙“三言”的说书人叙事[J].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11):95-97,111.

[2] 陈婵娟.冯梦龙“三言”中的文人形象研究综述[J].柳州师专学报,2013,28(4):29-31.

[3] 叶俊莉.浅析“三言·序”中冯梦龙的小说批评理论[J].赤峰学院学报:汉文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33(12):122-123.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