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研究现状

2020-03-24 09:43:43 《科技资讯》 2020年1期

余琪 方娟

摘? 要:健康教育能力是护生必备的临床技能之一,能有效维持和促进患者健康。目前护生的健康教育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该文从健康教育能力的概念和意义、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研究现状与影响因素、对策与建议等方面进行综述,旨在改善国内护生健康教育能力水平低下的现状,推动护生全面发展,为开展优质护理服务打下基础。

关键词:护生? 健康教育能力? 研究现状? 影响因素? 对策与建议

中图分类号:R47-4 ?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20)01(a)-0202-03

当今医疗形势日趋严峻,患者对医疗服务提出了较高的需求,对护理人员健康教育能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健康教育是通过教育活动促使人们自觉地采纳有益于健康的行为和生活方式,预防疾病发生、促进恢复健康和提高生活水平[1]。健康教育能力是有效地帮助人们达到身心健康、树立健康观念的一种综合能力。目前我国健康教育学课程虽已在大部分学校开展,但仍存在诸多问题,如护生被动接受常识、教学内容与临床应用脱节、对护生实践能力培养不足等,导致临床实践与前期学习的健康教育常识存在一定差距[2-3]。护理学界已经开始重视护生健康教育能力不足的问题[4-5]。当今护理发展的四大趋势之一是护士将成为健康教育的主要实施者[6],故培养护生的健康教育能力刻不容缓。该文通过查阅文献,对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现状、影响因素及提高的策略进行综述,为护理教学提供参考和借鉴。

1? 健康教育能力的概念和意义

1.1 概念

健康教育是旨在促进人们疾病恢复,维护人们健康的教育活动,其借助多个学科的理论,通过信息传递、行为干预等方法促使人们树立健康意识,改变不健康的生活行为习惯,帮助其实现疾病预防控制、治疗康复和提高健康水平。关于健康教育能力迄今国内外尚无确切阐述,根据相关概念及众多研究者的解读,可以概括为通过评估病人健康教育需求和健康教育能力、设立健康教育目标、制订健康教育计划、实施健康教育计划以及评价健康教育活动的过程及效果,从而有效地帮助人们达到生理及心理上的健康、树立健康观念,改变其不利于健康的生活方式所具备的一种综合能力。

1.2 意义

周厚秀等人[7]在研究护理本科生临床能力希望中指出: 健康教育能力是护理本科生必须具备的一种的临床能力,加强对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培養至关重要,健康教育能力对于未来护理工作的进行及护患关系有着重大的影响。为了满足患者的需求,使其对护理服务更加满意,帮助患者掌握有效的医学相关常识,树立正确的健康观念以及帮助其养成良好的生活行为习惯,这都需要通过提高护生的健康教育能力来实现。

2? 国内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研究现状与影响因素

2.1 现状

2.1.1 健康教育意识薄弱,角色认知能力不高

护生缺乏健康教育意识,健康教育服务观念欠缺。陶连珊、张红菱等人[8-9]的调查结果指出护生健康教育的意识不足。彭清英[10]对322名实习期间护生进行健康教育能力的调查,发现认为自己教育者角色胜任能力不足的护生有91.3%,愿意承担教育者角色的护生只有27%,且普遍感到所学健康教育常识不能较好地满足实际护理工作需要,未能明确认识如何实施健康教育。

2.1.2 健康教育综合应用能力欠缺,个性化健康教育匮乏

健康教育综合应用能力有表达能力、护患沟通协调能力、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等。护生缺乏对患者及其家属进行健康宣教的锻炼机会,不能选择有针对性的健康宣教内容,使之不能满足患者及其家属对信息及常识的需求。郭蒲霞[11]的调查研究表明,超过半数的护生认为自身欠缺护患沟通协调技能,绝大多数学生有学习健康教育技巧的欲望。高国贞[12]调查发现护生缺乏健康教育的理论常识和方法技巧,对个体化健康教育的意识与常识不足。丁弋娜等人[13]对浙江省某高校110名大学护理本科生开展健康教育认知情况及能力的研究,发现50.78%护理本科生认为自身健康宣教能力不足。因此,当今护生的健康教育综合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

2.1.3 健康教育的相关理论专业常识缺乏

冯建华[14]对90名实习护生的健康教育能力展开调查,结果显示31%的护生不太明白,59%不明白健康教育的步骤;46%的护生不太明白,31%不明白健康教育的内容;59%的护生不太明白,44%不明白健康教育的注意要点。由此可见,护生关于健康教育步骤、内容以及注意要点的常识是十分匮乏的。陈萍等人[15]认为,护生即便在《护理学导论》《社区护理学》等课程中学习过相关健康教育的基本常识,但是对健康教育整体常识认识肤浅。

2.1.4 缺乏主观能动性

部分护生对护理专业的积极性不高,处于被动状态。可能由于当今社会环境的优越和生活的安闲,部分护生甘于平庸、惧怕失败,导致护生缺乏主观能动性。护生认为健康教育的意义不大,故未能意识到健康教育的重要性,部分教师也未充分调动护生的主观能动性。徐丽丽[16]认为影响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主要因素有实习护生缺乏对健康教育常识的掌握,缺乏主观能动性,带教老师自身健康教育意识欠缺等。

2.1.5 尚无统一效果评价体系

丁建玲[17]的调查结果表明,护理人员健康教育效果评价不够标准化,只能靠自身的临床经验对病人的健康教育进行评价。护理人员的年龄和科室是影响健康教育效果的主要因素:年长的护士健康教育效果比年轻的护士健康教育效果好,在妇科和儿科工作的护理人员健康教育效果较好。

2.2 影响因素

2.2.1 自身因素

多数本科实习护生缺乏思考能力,比较刻板,不能将课本上所学理论常识与临床实际情况相结合,真正意义上服务于患者,缺乏为患者提供护理服务的能力[18]。同时护生缺乏沟通技巧、语言表达能力,责任意识不强,求知欲望不足,社会适应能力差,临床护理和健康护理的经验不足等[19]。

2.2.2 教育因素

彭清英[10]的调查研究显示,护生普遍希翼采取多种多样、生动有趣的教学方式,为护生营造一种轻松愉快的学习氛围,潜移默化地学习运用常识。丁弋娜等人[13]的研究中有57例(51.78%)护生认为老师在学习中强调健康宣教常识次数偏少,而且大多数(60.91%)认为在校学习的健康宣教常识不能满足临床实际宣教的需求。故教育因素是影响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重要因素。

2.2.3 社会因素

在医疗卫生事业改革的大背景下,医务工编辑竞争日益激烈,护士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且当今患者的维权意识不断提高,百姓对医院的要求越来越高,护患之间缺乏理解与信任,护患关系趋于紧张,这都给即将进入临床工作的护生带来了一定的挑战。护生初次进行护理操作时难免出现失败的情况,加上患者、患者家属和社会对于护生的认可度低,让护生开展健康教育的自信心大大受挫,陷入不良循环。

3? 对策与建议

根据当今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现状及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影响因素,提出以下对策:第一,加强理论常识学习,提高健康教育水平。专业理论常识的掌握有利于护生健康教育行为的实施,能更好地胜任护理工作。学校教育是护生获得健康教育常识的最主要途径,护生在校期间应把握学习机会。第二,增加护生职业认同感,提高主观能动性,强化健康教育意识。教师在教学过程中,要用热情的教学态度和精湛的教学技术来感染护生,并肯定和鼓励护生,让护生理解健康的意义与内涵,愿意承担教育者的角色,加强护生开展健康教育工作的信心。第三,学校加强与医院的联系。可聘请临床护士开展相关教学工作,护理教师应加强与医院的沟通,减少学校教育与临床之间的差距,从而让护生在今后顺利融入临床护理工作。第四,制定有针对性的健康教育授课培训计划。教师应结合护生的实际情况,通过PBL(Problem-Based Learning)教学法、参与式教学法、模拟教学法等多样性的教学方法,加强护生开展个性化健康教育的能力。通过组织护生进行健康教育实践活动,如到养老机构开展慢性病的健康讲座,使护生将课堂上所学常识真正运用于实践中,实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第五,应尽早构建科学、完整的健康教育效果评价体系,对健康教育效果进行监控和反馈,以促进健康教育能力培训的开展。

参考文献

[1] 傅华,施榕,张竞超,等.健康教育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7.

[2] 汤晶晶,施榕,周典,等.基于学生实践能力培养的《健康教育学》课程教学改革探讨[J].上海预防医学,2018,30(10):820-823.

[3] 杜娟,尹兵,刘晶.健康教育学课程在护理学专业的教学实践与评价[J].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2018,13(6):492-496.

[4] 王贞,郝宗山,李国永,等.实习护生健康教育技能培训现状的调查[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0,27(3A):350-351.

[5] 宋秋香,赵晓艳,孙慧卿,等.实习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状况调查分析及对策[J].全科护理,2014,12(15):1432.

[6] 姜梨梨,杨艳,向梦思.本科实习护生健康教育的现状研究[J].当代护士,2015(6):6-9.

[7] 周厚秀,朱京慈.对护理本科生临床能力希望的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06,6(4):4.

[8] 陶连珊,张淑芬,孙元美.护生实施健康教育的现状调查与分析[J].实用护理杂志,2002,18(5):76.

[9] 张红菱,王兰兰.临床实习前护生健康教育认知调查及对策[J].护理研究,2004,1(19):7.

[10] 彭清英.护生实习期间健康教育能力的培养[J].解放军护理杂志,2001,18(6):29-31.

[11] 郭蒲霞.对实习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调查分析[J].护理研究,2003,17(3):367.

[12] 高国贞,梁丹丹,黄君瑶.影响实习护生实施健康教育的因素調查分析[J].中华全科医学,2010,8(6):757-758.

[13] 丁弋娜,林梅,潘建丹.护理本科生健康教育认知情况及能力分析与对策[J].全科护理,2011,9(9):2329-2330.

[14] 冯建华.对实习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调查分析与对策[J].现代护理,2001,7(2):66-67.

[15] 陈萍,吴明.不同层次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的调查与分析[J].卫生职业教育,2005,23(18):93.

[16] 徐丽丽.实习护生健康教育能力现状分析与教学对策[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2,33(14):1932-1934.

[17] 丁建玲,李萍,侯铭.护理人员健康教育效果评价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研究,2014,28(5):1700-1702.

[18] 孙青,陈方蕾,刘小红.实习护生健康教育技能的培养[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0,7(7):93-94.

[19] 林丹妮,王维.不同学历实习护生压力源、压力及其应对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研究,2011(19):1704-170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