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父母教养方式在大学生认知优势内化科学学问素养中的调节作用

2020-03-24 09:43:43 《科技资讯》 2020年1期

杨昕怡 郑林科

摘? 要:目的? 分析父母严慈教养方式在大学生认知性格优势内化其科学素养和学问素质中的调节效应。方法? 采用“学生发展核心素养量表”(SDCLS)和“性格优势量表”(CSS)测试大学生719人,采用SPSS和AMOS做数据处理和分析建模。结果? 此次实证分析发现,父母严厉教养的大学生,其认知优势主导科学素养的养成;父母仁慈教养的大学生,其认知优势主导人文素养的形成;而严慈相济的父母教养方式更有利于判断力这一认知优势的养成。结论? 大学生的5项性格优势显著影响了其科学学问素养的培育,与此同时,父母的教养方式起到了一定的调节作用。

关键词:大学生? 认知优势? 科学学问素养? 父母教养方式

中图分类号:B844 ?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20)01(a)-0184-03

在一个家庭中,父母在教养过程中所采取的教育态度、理念和方法,对子女“三观”的塑造、良好品格的培养等诸多方面,均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父母的教养方式在大学生所具备的认知优势内化科学素养的过程中起到了一定的调节作用,在知网上分别以“认知优势”“科学学问素养”“父母教养方式”作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可以发现,在积极心理学领域,大多数学者都会去从24种性格优势这一整体着手去研究,但是很少有学者会单独从认知优势这一方面去进行研究;研究核心素养的学者很多,但是单以认知优势为研究主题的人很少,由此来看此次研究从选题角度来说是很新颖而且有一定的创新性。

1? 研究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资料来源2019年陕西省高校心理健康与核心素养调研大数据样本(N34518)库中,随机抽取0.2%样本量719人。

1.2 研究方法

(1)文献检索:在中国学术期刊全文数据库(CNKI)做中文检索和文献查新,在德国Springer-Verlag上做外文文献检索。

(2)问卷调查:大数据采样采用调查问卷:①“学生发展核心素养量表”,经信度检验:Cronbach's Alpha 0.861,信度较高;②“性格优势量表”,经信度检验:Cronbach's Alpha 0.890,信度较高。

(3)实证分析:采用SPSS 21做大数据分析,采用AMOS18做结构方程建模(SEM)。

2? 结果与分析

2.1 认知优势与人文科学素养的相关分析

从2019年陕西省高校心理健康与核心素养调研大数据样本(N34518)库中,随机抽取0.2%样本量719人,做其认知性格优势与人文科学素养之间的相关关系,结果显示,大学生的认知优势与科学学问素养之间成显著正相关(P<0.01),5种性格优势可以显著影响科学学问素养,即认知优势水平越高,其科学学问素养水平越高,反之就越低,见表1。

2.2 父母教养方式在认知优势内化科学学问素养中调节作用结构模型

采用AMOS分别以3类父母严慈教养方式作为调节变量,以严慈教养所培养的大学生认知性格优势为自变量,以其发展核心素养中的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为因变量,拟合“科学素养←认知优势→学问素养”结构方程模型,结果显示了3个模型的回归路径系数和预测决定系数。

(1)父母对大学生严厉教养所形成的认知优势首先最强势地内化为大学生的科学素养(P<0.01),路径系数0.92,决定系数0.84;其次较强势地内化为大学生的人文素养(P<0.01),路径系数0.54,决定系数0.29;父母严厉教养形成的认知优势对科学素养的贡献率是人文素养的近3倍(0.84/0.29);且科学素养与人文素养的相关较高(r=0.84),亦即严厉教养形成的认知优势近3∶1的方式在潜移默化地内化为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见图1)。

(2)父母对大学生仁慈教养所形成的认知优势,显著内化为大学生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P<0.01),路径系数分别为0.60和0.65,决定系数分别为0.36和0.42;但科学素养与人文素养的相关较低(r=0.04),亦即仁慈教养形成的认知优势分别在内化为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时无共线性伴随关系(见图2)。

(3)父母严慈相济教养所形成的认知优势,显著内化为大学生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P<0.01),路径系数分别为0.72和0.50,决定系数分别为0.51和0.25,二者贡献率为2∶1;科学素养与人文素养的相关较高(r=0.26),也即嚴慈相济教养形成的认知优势内化为科学素养和人文素养之间存在共性伴随关系(见图3)。

3? 讨论

3.1 父母严厉教养的大学生,其认知优势主导科学素养的养成

根据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出,父母教养方式为严厉型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的科学素养更高一些,这一结论也符合大家的日常经验。在面对浩瀚如海的常识时,不仅要学会使用辩证的思维来识别真伪,同时也应合理地具备理性的思维模式;在发表自己想法的同时,对任何事物都抱有质疑的眼光去看待,对不同的问题提出不同的看法和见解;同时去积极地探索未知的领域,为社会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严厉教养方式之下的孩子能够更加理性,他的理性思维能够引导行为;能够独立思考问题,而且思维缜密,能够多角度分析问题从而做出正确的判断;不仅如此,严厉家庭教育的孩子他们还勇于探究,拥有很强的好奇心、想象力,能够不懈探索,大胆尝试,以期通过自己的行动来验证自己的想法。

3.2 父母仁慈教养的大学生,其认知优势主导人文素养的形成

根据笔者对于此项大数据的分析可以看出,父母教养方式为仁慈型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其认知优势主导人文素养的形成,并且其判断力和洞察力水平较强。人文素养即人文底蕴,它包含了人文积淀、人文情怀和审美情趣3个因素,其人文积淀是指饱读诗书,并且从中掌握其所蕴含的做人做事的方法;人文情怀是指以人为本,敬重他人;而审美情趣注重对事物的审美取向。3种核心素养共同发展并促进了人文素养的形成。仁慈教养的家庭可以给孩子更多的积极情绪,在爱的呵护中长大的孩子更容易敬重他人,并且从图2中也知,仁慈教养的孩子其热爱学习的能力也相对偏高,这也印证了此结论,仁慈教养的方式会使孩子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更加浓厚,富有同情心,性格更加细腻,多愁善感且想象力丰富,故而在较为仁慈的家庭教养方式之下长大的孩子其人文素养相对较高。

3.3 严慈相济的父母教养方式更有利于判断力这一认知优势的养成

根据上述的分析可以看出,父母教养方式为严慈相济型的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很强的判断力,任何问题都可以理性地思考和判断。判断力决定了大学生的独立自主能力,有自我判断对错的能力才可以更好地在社会上立足,少走弯路。此次研究发现,严慈相济的教育方式可以使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拥有更为良好的判断力。开发大学生的判断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传授常识更为重要,大学生判断能力不足是多因素导致的,学生从小到大都习惯了依靠家长或者是老师,遇到问题已经没有了自己独立的思考和判断能力,这是我国教育的一些缺失,长期的应试教育和对人文教育的忽视造成大学生普遍存在判断力不强的问题。因此养成大学生独立判断的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所以在家庭教育中严慈相济的父母教养方式有利于孩子的判断力的养成,进而可以去促进其科学学问素养的养成和培育。

此次实证研究表明,无论哪种教养方式,认知优势都不同程度影响了大学生内化其科学学问素养的过程。严厉的教养方式对于大学生内化科学素养是很有优势的,从数据可以看出来,是人文素养的近3倍,这种教育方式下培养的大学生更加理性,能够沉着地处理问题,不会太过于被情感所羁绊;而较为柔和的教养方式更能内化为大学生的人文素养,这种教育方式能够让孩子更加感性;与此同时,严慈相济的父母教养方式更有利于学生判断力这一认知优势的养成,严慈相济的家庭教养方式下教育的学生总是有着很强的判断力,进而形成自己的价值观。此研究表明,大学生的认知优势能够显著影响其科学学问素养,并且父母教养方式在其中起到了调节作用。

4? 结论

(1)父母严厉教养的大学生,其认知优势主导科学素养的养成,在此种家庭中成长的孩子更加理性,思维更加敏锐。

(2)父母仁慈教養的大学生,其认知优势主导人文素养的形成,在此种家庭中成长的孩子更加感性,更容易体会爱并且传播爱。

(3)严慈相济的父母教养方式更有利于判断力这一认知优势的养成,在此种家庭中成长的孩子更容易有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

参考文献

[1] 张强,许永继.高校意识形态建构下的大学生核心素养培育研究[J].才智,2019(7):146.

[2] 齐千惠.核心素养的概念与本质[J].课程教育研究,2019(18):235.

[3] 杨琴.家庭教养方式对抑郁情绪的影响:情绪调节的中介作用[D].西北师范大学,2018.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