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美国媒体:美陆军将向非洲派驻援助部队 增强对非影响力

2020-02-14 09:53:10 参考军事

参考消息网2月14日报道 美国媒体称,五角大楼2月12日宣布,美国陆军“第一安全部队援助旅”的成员将很快派驻非洲,为非洲国家的部队提供培训和援助,以抗衡中国和俄罗斯在非洲大陆的影响力。

据美国《星条旗报》网站2月12日报道,五角大楼首席发言人阿莉萨·法拉在一份声明中说,驻扎在佐治亚州本宁堡的“第一安全部队援助旅”将被部署到“聚光灯下的非洲国家”,实行培训、引导和援助任务。声明没有列出具体的国家,也没有透露部署的具体人数。

声明称,此次部署将是“涉及(美国非洲司令部)使命的诸多决定中的第一个”。

报道称,被派驻的“第一安全部队援助旅”成员将取代来自美国肯塔基州坎贝尔堡的第101空降师一个步兵旅的成员,后者将在未来几周内回国。

声明称:“美陆军安全部队援助旅专为培训、引导和援助任务配备了人员和装备并进行了相关训练。这使其能够比常规部队更有效地发挥这一重要的大国竞争角色。”

报道称,美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一直在对美军的作战司令部进行评估,以确定如何更好地与2018年国防战略保持一致。这项战略将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大国竞争作为优先考虑事项。

资料图片:美军顾问在尼日尔训练当地士兵。(美陆军官网)

埃斯珀2月11日对随同他前往欧洲的记者说:“这样做的目的是确保大家的工作与国防战略保持一致,这样我就能正确地评估军队的规模,确保每个战区的活动、行动和任务都是正确的。”

报道称,近年来,美国非洲司令部主要致力于反恐行动以及与非洲伙伴国建立合作关系和提供培训机会。美军与其在当地的合作伙伴已在索马里采取行动,打击被视为对东非严重威胁的“青年党”恐怖组织。

尽管“青年党”被认为是非洲大陆上最大的威胁之一,但美国陆军驻非洲司令罗杰·克劳蒂尔少将2月12日在意大利通过电话会议对五角大楼的记者说:“与俄罗斯和中国在非洲大陆上的竞争至关重要。大家认为,大家在非洲具有优势。”

【延伸阅读】美军在非洲几乎每天进行军事干预,美主流媒体却闭口不谈

参考消息网1月23日报道 据美国《欧亚评论》杂志网站1月10日发表的题为《美国在非洲的军事路径》的文章称,整个非洲大陆正在发生一场真正的,但基本被掩盖的冲突。

文章称,人们很容易归咎于美国总统唐纳德·川普、他的议程和言论,但事实是,美国目前在非洲的军事扩张不过是朝着错误的方向又迈出了一步。它是美国的总体战略的一部分,而这项战略早在10年前乔治·W·布什执政期间就付诸实施,并得到贝拉克·奥巴马的积极推行。

文章还称,在2007年,在“反恐战争”的旗号下,美国整合它在非洲的各种军事行动和军事力量建立了非洲司令部。非洲司令部的启动预算为5亿美金,据说其职责是在外交和援助方面与非洲国家进行接触。但在过去10年中,它已经转变为实行军事入侵和干预任务的司令部。

文章指出,这一暴力作用近来迅速恶化。事实上,美国在非洲以“反恐”为名义展开了秘密行动。

据维斯资讯节目调查,美军每年在非洲各地进行3500次训练和军事干预行动,平均每天10次。美国主流媒体对此闭口不谈,致使军方有足够的空间随心所欲破坏非洲大陆54个国家的稳定。

“如今的3500次这个数字标志着非洲司令部的活动自不到10年前成立以来增长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900%,这表明美国在非洲大陆的军事活动大幅增加,”维斯资讯节目报道说。

2017年10月4日美国4名特种部队军人在尼日尔丧生后,美国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向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宣布:随着美国在非洲扩大军事活动,这些数字可能会上升。

与前两届政府的其他国防部官员一样,马蒂斯为美国的军事侵犯行为辩护说,这是当前反恐工作的组成部分。但是,这种说法是美国干预和剥削一个拥有巨大经济潜力的地区的借口。

文章称,在大国的竞争中,美国则主要在军事上投入力量。2012年接受过美军训练的陆军上尉阿马杜·阿亚·萨诺戈在马里发动政变就是一个例子。

文章称,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日益增强是显而易见的。不过,同美国以军事为中心的策略相比,中国对非洲的政策更注重非军事领域和贸易。

正如联合国资讯2013年的一份报道所显示的,中非贸易额的增长确实“速度惊人”,从2000年的每年105亿美金左右跃升至2011年的1660亿美金。从那时起,它始终保持着这种快速增长。这种增长还伴随着许多倡议,给非洲国家带来了数十亿美金的中国信贷来发展它们急需的基础设施。“非洲人才计划”获得的资金更多,其宗旨是为非洲培训3万名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员。因此,200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也就不足为奇了。

文章指出,在2013年的一次演讲中,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提醒防范“非洲出现新的殖民主义,进入非洲、开采自然资源、收买领导人然后离开,一切轻而易举”。希拉里说的没错,但她很不诚实,因为她指并不是她自己的国家。然而,美国自己对非洲的认知和所作所为真的是希拉里在演讲中提到的殖民主义。

文章评论称,美国政府对非洲不再抱持任何长远的外交眼光,而是在军事道路上越走越远。美国的军事推进似乎也不是一项全面政策的组成部分。它反映出美国一贯过度依赖军事手段来解决各种问题,包括贸易和政治层面的问题。

文章还称,不妨把这与俄罗斯对非洲的战略态度进行对比。俄罗斯重提与非洲大陆古老的亲密友谊,仿效中国通过基建开发和贸易优惠条款来进行交往。同时,俄罗斯的谋划范围更广,其中包括武器出口,它正谋求取代非洲各地的美国武器。对俄罗斯来说,非洲还是一个潜力巨大的政治伙伴,它能增强俄罗斯在联合国的地位。

文章指出,一些非洲国家领导人意识到了显而易见的全球竞争,现正努力在传统的西方框架之外寻找新的盟友。

文章认为,美国提防着俄罗斯与非洲的交好,正在用军事计策予以反击而鲜有外交努力。美国当前在非洲大陆展开的微型战争将使非洲进一步陷入暴力和腐败深渊,那将给成百上千万人带来深重的苦难。(编译/何金娥)

资料图片:美军顾问在非洲塞拉利昂培训当地武装人员。(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8-01-23 00:46:01)

【延伸阅读】学习中东反恐好榜样?美军特种部队非洲“下基层”

参考消息网12月8日报道 自从1993年“黑鹰坠落”摩加迪沙之后,美军在非洲的行动规模逐渐缩水,紧迫的反恐行动也以特种部队“闪电突袭”和无人机定点清除模式为主。低烈度的干预行为导致非洲的反恐形势恶化,在中东地区的反恐战争进入收尾阶段后,外溢效应对非洲形成巨大冲击,局势日益恶化。如今美国军方也开始调整反恐策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获得的经验被移植到了非洲,但是这些“妙招”是无缝衔接还是水土不服尚待实践检验。

在著名的“黑鹰坠落”事件中,有18名美军士兵丧命,自此美军在非洲的行动逐渐陷入沉寂。有能力“抢一下头条”的也只有几起规模较小的特种突袭行动了,比如2009年9月1日,巴拉韦突袭,打死6名恐怖分子;同年“海豹”突击队的狙击手击毙3名绑架美国船长的索马里海盗,救出人质;2012年1月25日,“海豹”突击队在夜色掩护下空降索马里,击毙9名绑匪,救出2名人质。美军特种部队发动的上述突袭行动都有完备的支援,且大多数都是在低风险环境下作战。

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黑鹰坠落”在前,再加上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失败教训,令美国向非洲派出大量地面部队成为禁忌。美国前防长盖茨就曾发表演讲称,谁要决策向非洲国家派出地面部队,都应该“检查一下他的脑子”。多种因素造就了“无人机战争”的繁荣。美军在非洲和阿拉伯半岛打造了大量秘密的无人机基地,其中“照看”非洲的较为大型的有埃塞俄比亚南部的阿尔巴门奇机场和吉布提的莱蒙尼尔军营,而索马里、也门、马里和利比亚等恐怖武装肆虐的国家长期以来都是重点目标。

但是仅靠无人机作战,基本上排除了美军大幅扩大反恐作战的规模和强度的可能。而且无人机作战严重依赖情报,从作战效果来看,其核心任务(斩首恐怖分子头目)完成的也并不理想,将恐怖分子赶尽杀绝更成为奢望。更何况早前的经验已经表明,斩首恐怖分子头目对于整个恐怖组织运作的影响微乎其微,甚至有出现过美军打掉相对温和的恐怖组织头目,而令某些恐怖组织更加激进的案例。而与无人机斩首恐怖大亨的资讯相比,美军无人机伤害平民的报道则相对更加频繁,无人机战争的道德困境凸显,舆论压力也令美国政府非常被动。

资料图:一名美国特种部队士兵在实行任务

尽管非洲的反恐战争一刻未停,但是恐怖组织扩张的势头从未得到有效遏制。目前,该地区的老牌恐怖组织“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仍是世界上武装最好、资金最充足的恐怖主义集团之一。2014年掳劫两百余名女学生的“博科圣地”仍在为患多国,另外索马里青年党以及在布基纳法索频繁发动袭击的“大撒哈拉伊斯兰国”组织也是“活力无限”。更令人不安的是,中东反恐战争的外溢令大批“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流向非洲,人们担心非洲成为全球恐怖分子新的训练场。2015年,西方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2015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就指出,在这一年中,世界5大恐怖组织中有4个在非洲发动过恐怖袭击,其中3个组织的大本营就在非洲。

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反恐战争大局已定后,美国逐渐把目光移向非洲。在汲取了反恐作战中非洲的失败教训与中东的成功经验之后,美国在非洲的反恐策略也迎来调整。据美国《政治报》报道称,美军在索马里的人数今年增长了一倍多,达到500多人(创下“黑鹰坠落”以来的驻索马里美军人数最高纪录),美军发动空袭次数也翻倍增长。五角大楼悄悄在那里增加了数百名特种部队人员,培训当地部队,而且一线战地指挥官也获得了更大的权限。

就像在中东大力武装援助伊拉克政府军及库尔德武装一样,在非洲,美国此前依靠特种部队突袭加无人机斩首的反恐战略,逐渐转向为当地政府部队提供支撑以及出谋划策。近期退役的美国驻非洲特种作战部队指挥官唐·博尔达克在接受采访时说:“大家得把更多的小股部队部署在地方上,让他们与当地政府合作。”非洲司令部发言人罗宾·麦克说,规模扩大的“顾问和援助行动”将成为关键。

非洲一些地区之所以成为恐怖组织滋生的沃土,普遍的贫穷、机会缺乏以及腐败都是恐怖组织得以发展壮大的关键(甚至美军援助的一些反恐军事项目也滋生出大量的腐败),但是目前最为紧迫还是军队战力太差以及政府控制力偏弱的问题。恐怖组织在很多地区填补了权力真空,甚至建立宗教法庭判决婚姻和家庭纠纷、安排专人维持治安等等,实际上取代了当地政府。

据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透露,美军目前在53个非洲国家派驻大约6000名人员。而非洲是除中东以外部署了最多美国特种部队的地区。根据官方统计,派驻非洲的美国特种部队人数超过1300人。美军安排特种部队及顾问团“下基层”就是为了引导及培训“敌对区”中的友军,这也是叙利亚和伊拉克反恐战争获得成功的“秘方”之一。“黑鹰坠落”是笼罩在美军头上的一块阴影,几乎在每次的增兵以及在非洲的前沿部署和行动前都会被人提及,但是要想打赢反恐战争就不能离前线太远。另外为非洲的多国反恐部队提供培训和军事援助,以及与盟友特别是法国加强合作也是在反恐战争中取得进展必须要做的工作。

加强非洲本地反恐作战力量是目前遏制恐怖组织扩张的当务之急,但是同中东地区相比,非洲的情况更为复杂。战乱、贫困以及发展不均衡等不稳定因素就像是“病毒”一样侵蚀非洲大陆,恐怖组织寄生在这样的“病体”上,使其很难被彻底根除。中东的成功经验当然弥足珍贵,但是具体到非洲的问题,这些经验也并非“万能灵药”。无论如何,加强非洲本土反恐战力确是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的重要一步。(文/董磊)

(2017-12-08 00:46:01)

【延伸阅读】美国媒体揭秘美军在非洲“影子战争”:IS广招旧部欲卷土重来

参考消息网11月15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1月3日发表题为《4名美国大兵在尼日尔丧生,揭开在非洲对抗“伊斯兰国”组织的影子战争一角》的报道称,不到一年前,“伊斯兰国”在非洲的野心似乎灰飞烟灭了。利比亚民兵组织在美军特种部队和空袭的协助下,把“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赶出他们位于苏尔特市的据点。数百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毙命,其他人则逃窜到沙漠深处。

但据地区安全官员和分析人士先容,许多受过训练的“伊斯兰国”武装人员越境进入一贫如洗的尼日尔,躲在一些混乱无序的地区。有些人则逃到各类武装分子十分活跃的马里和尼日利亚等国。

报道称,这些“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给四处蔓延的叛乱活动注入了新能量,给美军在该地区制造了新的挑战。很少有美国人知道他们的部队正在世界上最复杂的战场之一作战,直到10月有4名美国军人在尼日尔一个偏远角落遭到武装分子的毒手。

报道称,五角大楼及其盟友没有因为击败了非洲一个关键“伊斯兰国”分支而拍手称快,他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日益强大的武装组织,以及“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在影响力和招募人手方面的竞争加剧。

尼日尔国防部长卡拉·穆塔里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利比亚的动荡局势是最大挑战。来自这个国家的武装人员和武器持续流到这个地区。”

报道称,为了获得支撑,“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设法利用种族和社区的紧张关系,以及人们对贫穷和失业的怨恨。该地区的军队要么疲弱不堪,要么采取高压行动,政府治理不善,边界控制漏洞百出,所有这一切使得击败“伊斯兰国”的努力进一步复杂化。

4名美军士兵遇难事件在华盛顿引发了人们对美军在萨赫勒地区的作用提出质疑。萨赫勒是从西非延伸至中北非的贫瘠地带。

报道称,川普政府怀疑,“伊斯兰国”的一个相对较新的盟友是这几名美国大兵之死的幕后黑手。美国政府把对该地区的军事捐助翻了一番,最新的一个迹象是,美国近日承诺提供6000万美金,在那里组建一支新的反恐部队。

美国政府担心,随着“伊斯兰国”失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地盘,它将把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北非和西非。在伊拉克、叙利亚和利比亚作战的数千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来自这个地区,特别是突尼斯和摩洛哥。

报道称,近几个月来,“伊斯兰国”试图在利比亚卷土重来。他们策划了自杀式炸弹袭击等暴力事件。一个总部设在埃及北部西奈半岛的“伊斯兰国”分支机构今年已经杀害了数百名警察和士兵。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和摩洛哥已经出现了与“伊斯兰国”有关联的团体和组织。

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于2015年向“伊斯兰国”宣誓效忠。如今,它已扩大了影响力范围,在喀麦隆、尼日尔南部和乍得发动袭击。

美国军方官员认为,“大撒哈拉伊斯兰国”以美国和尼日利亚军人为袭击目标。这个民兵组织成立于2015年,由以前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武装分子领导。2016年10月,“伊斯兰国”领导人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承认了这个民兵组织。

今年,“大撒哈拉伊斯兰国”已经在布基纳法索发动了几起袭击事件,并企图在尼日尔劫狱拯救同伙。

美国媒体称,2007年,在美国军人开始抵达北非和西非来训练当地军队的2年之后,他们的主要恐怖主义威胁来自“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一个在阿尔及利亚内战中方兴未艾的“基地”组织分支。4年后,卡扎菲政权垮台,由此产生的一个意外结果是:该地区的激进分子得以重新冒头。

报道称,卡扎菲政权的武器库被劫掠一空,许多武器被走私到其他国家。正是这些武器助长了2012年马里北部图阿雷格游牧民族的叛乱,接下来,这一叛乱活动又被“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和其他武装组织所利用。近一年时间里,叛军控制了该地区的大部分,直到法军把他们赶走。

“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及其他分裂组织继续在该地区活动,袭击安全部队,并声称制造了马里、科特迪瓦和布基纳法索的酒店和咖啡馆的致命袭击事件。

报道表示,这个“基地”组织分支现在是世界上武装最好、资金最充足的恐怖主义集团之一。他们通过绑架西方人而获利数千万美金。今年,它又扩大到新的领域,增强了作战能力,而该地区的其他几个民兵组织已经联合起来,向“基地”组织宣誓效忠。

报道称,与叙利亚不同的是,“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在这里很少相互争斗。2个组织之间有很多交叉,有许多成员相识多年。

他们之间的分歧更多的是基于个别指挥官或者这些团体所代表的社区、族群。

报道称,“大撒哈拉伊斯兰国”组织领导人阿德南·阿布·瓦利德·萨赫拉维的轨迹说明了该地区武装组织之间的复杂关系。他差不多四十五六岁,是在阿尔及利亚难民营中长大的。他先是成为“玻利萨里奥阵线”的领导人,该组织致力于结束摩洛哥在西撒哈拉的统治。在20世纪90年代的某个时候,他在马里定居下来。

最终,萨赫拉维加入了由阿尔及利亚人穆赫塔尔·贝勒穆赫塔尔领导的“基地”组织分支“纳赛尔主义独立运动”。2015年,萨赫拉维与贝勒穆赫塔尔分道扬镳,并成立了“大撒哈拉伊斯兰国”组织。

其主要基地跨越尼日尔-马里边界,也就是那几名美国军人罹难的地方。

美国媒体称,在尼日尔这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大约驻扎有800名美国军人,是非洲大陆6000名美军队伍中的一部分。他们包括2012年开始抵达这里提供反恐训练的特种作战部队,以及其他在无人机基地工作的人员。该地区还驻扎着大约4000名法国军人。

然而,袭击事件仍在继续。

报道表示,在那4名美国军人死亡的漫长且毫无法治可言的边界,联合国自2016年2月以来至少记录了46起袭击,主要针对当地安全部队。

报道说,在这个地区,极端主义分子在弱小的中央政府长期忽视的社区建立了联系。权力真空使得武装组织可以利用人们对政府腐败无能、犯罪活动猖獗、机会缺乏而抱有的怨恨。

在许多村庄,伊斯兰武装分子抓捕小偷、判决婚姻和家庭纠纷,实际上取代了当地政府。

在马里,基本上是图阿雷格人和阿拉伯人的北部与执政的南方族裔之间的种族和部族关系十分紧张,“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和其他伊斯兰激进分子乘虚而入。(编译/洪漫)

图为尼日利亚“博科圣地”恐怖组织武装分子

(2017-11-15 01:01:0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