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最伟大的医生

2020-02-10 03:57:38 小品文选刊 2020年1期

凤凰

那是一个大山深处的山村,那里不到一百戶人家,它几乎与世隔绝。我和朋友误打误撞误入其中。走进山村,我和朋友突然就吃了一惊,大家看到了一家医院,而且还是人民医院。一个小小的山村居然有人民医院,我和朋友不敢相信。大家向医院走去。大家越走越近,近了,大家觉得那不像是医院,因为那只是一幢小屋,只是一幢山民的小屋,那只是一个山民的家。可是,门前就是挂着这样一块大大的牌子:人民医院。

这肯定只是一个山民的诊所,只是这个山民不甘心,不认为自己的只是一个诊所,所以便挂了这样一块牌子。想来,这个山民自视甚高。大家走进了医院。果然不是医院,甚至连诊所也谈不上。屋里有几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穿着白大褂坐在一边,正扑在桌上开着处方,他就是这里的医生。医生抬起头,对大家笑笑,你们先坐一会儿吧!一个老人走了过来,让大家坐,并为大家倒来开水,他问大家,你们是外地来的吧?

大家点头,告诉他大家是误闯进山村的。老人问大家是不是病了,需要看病。大家告诉他大家没病。老人说没病就好,假如有病的话,别介意他看错了病。老人指指医生说,他是我儿子,他病了,已经不知道怎么给人治病了。老人说着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大家一惊,问道,那他是医生吗?老人点点头说,是医生。从前是,现在也是。在我眼里,他就是医生,永远都是。说着,老人抹了一下眼泪,上前去帮助他儿子了。

大家凑上前,看医生治病。穿白大褂的年轻人———老人的儿子———老人眼里的医生,正在给一位病人看病。医生问,你哪里不舒服?病人说,腿上长了一个包。病人说着伸出了腿,腿上真的长了一个包。医生用手按按,问痛吗?病人说痛。医生说这是疮毒,没事,我给你开三天的药,保管药到病除。说完,医生埋头开起了处方。沙沙沙,医生就开好了处方,然后递给一边的老人说,麻烦你替病人取一下药。老人点点头。

一边的架上子,摆了不少药品。我上前一看,不过是些感冒腹泻之类的普通药品。但老人还是捡了一盒放进袋子,然后递给病人。我让老人给我看看处方,接过单子,我笑了,那处方完全不像处方。医生说病人的是疮毒,可是他开的却是止痛药。至此,我完全相信老人的话了,他儿子真的病了。既然他病了,既然他不是医生,可是为什么还有人找他看病呢?我十分疑惑,跟着刚才那个看病的山民出了门,向他打听情况。

山民告诉我,这位医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他读了医学,从前在一家小诊所帮忙,后来人民医院招医生,他去考试,顺利地被录取了。可是这时他的女友却与他分手了,他很痛苦,喝了很多酒,结果出了车祸。从此他神志不清,他几乎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包括亲朋好友甚至父母,他唯一记得的,就是他是一名医生,一名人民医院的医生。为了他,他的父亲给他建了这个人民医院,村民们也都把自己当病人上门来就诊。

山民说,大家村里的人轮流来就诊,就能保证他这里每天都有病人,这样就会给他带来快乐。只要他快乐,说不定以后的哪一天他就能清醒过来。我问,假如他永远不能清醒过来呢?你们坚持吗?山民说,当然坚持。只要能给他快乐,大家就坚持。况且,他也真的把自己当作医生,真的把大家当作病人,真的处处为大家考虑。他真是一名好医生。大家真的都希翼他能清醒过来。大家坚信,只要大家坚持,就会有这一天。

走进屋子,年轻人又在给下一个山民看病,他一脸认真,好像他真的是一名医生。事实上,在他心里,他就是一名医生,一名人民医院的救死扶伤的医生。而他面前的山民,也把自己当成病人,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急切地盼望他能药到病除。那一刻我深深感动。这里,有一位伟大的医生,有一村伟大的村民。这些村民,看上去都是病人,其实不是,他们都是医生,他们共同医治着一位病人。他们是世上最伟大的医生。

选自《大众日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