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我的同桌是条鱼

2020-01-14 03:34:44 故事作文·高年级 2020年1期

芝墨

珍珠的秘密

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大家班除了我,没有其他同学知道。当然,班主任老师和其他任课老师也都不知道。这个秘密,现在,我想悄悄地告诉你。

你或许觉得,没法守护秘密的我是一个不诚信的人。但是,亲爱的朋友,这个秘密太大了、太沉了,如果我再不说出来,就会被它压得喘不过气,甚至断了气息。所以,为了保护我脆弱的心脏和保障顺畅的呼吸,我必须把它说出来。亲爱的朋友,你愿意聆听吗?

如果你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么,我要说出这个秘密了:我的同桌是条鱼。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是怎么发现这个秘密的,以及被发现之后,我的同桌有什么反应?好吧,请允许我从头讲起。

我的同桌姓余名珍珠,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她有一头披肩长发,眼睛大而有神,笑起来非常甜美。但是,珍珠沉默寡言。起初,我以为珍珠天生有语言障碍。后来我才知道,她会说话,而且声音格外婉转动听。只不过当她说话的时候,嘴里会发出一股淡淡的鱼腥味。

“她一定是个非常爱吃鱼的女生。”我悄悄地想。吃完蒜的人嘴里有蒜的气味,吃完洋葱的人嘴里有洋葱的气味,吃完榴梿[lián]的人嘴里有榴梿的气味,吃完鱼的人张嘴的时候嘴里有一股鱼腥味,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神经粗壮得可以媲美电线杆的我,以为那是一种自然现象,所以,发现珍珠的秘密完全出于一次机缘巧合。

那天下午,珍珠发现自己的笔坏了,向我借笔。

“蔷薇,可以借给我一支笔吗?”她问。

“可以啊!”我说着递给她一支蓝色的笔。我又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鱼腥味,便说:“珍珠,大家的午餐里好像没有鱼啊,你怎么……”问到一半,我停住了,有点儿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唉,我这个大嘴巴一向关不严实,一个小小的念头在脑袋里转个圈儿,嘴巴就会把这个念头说出口。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圆场,珍珠小声嘀咕道:“因为我是鱼啊!”

“你是……鱼?别逗了!”我根本不相信。

珍珠愣了一下,不情愿地点点头,说:“我真的是鱼。”随后她懊恼地低下头,脸快要贴到桌面上了。“没想到被你知道了。大家鱼是不能说谎的,要不然,就不能回到水里去了。”

“哦!”虽然我表面上没表现得多么惊讶,但是我的内心已经在翻江倒海了。

“蔷薇,你可以替我保密吗?”珍珠问我。

“嗯。”我应承着,觉得自己的声音从嘴巴里溢出来,绕了很远的路才落进耳朵里,有一种缥缈的感觉。

守护秘密真难啊

怪不得呢,珍珠不喜欢说话,因为她一旦说话,就容易让别人闻到她嘴里飘出来的鱼腥味。

怪不得呢,珍珠不擅长跑步,因为原本的鱼鳍变成了腿,光是走路就让她很为难了,若是跑步,肯定疼得难以忍受。

怪不得呢,珍珠怕猫,因为猫是鱼类的天敌。猫一旦闻到鱼腥味,就像一个饥饿的人看到了一块香喷喷的刚出炉的面包,忍不住想要大咬一口。

守护一个秘密真的好难啊!守住它一个小时的时候,我的心里就痒痒的,像被一根狗尾巴草拂过一样;守住它两个小时的时候,我不停地抖着双腿,坐立不安;守住它三个小时的时候,我正在家里吃饭,错把辣椒酱当成了芝麻酱,用饺子蘸[zhàn]了一下一口吞下去。天哪,我的喉咙辣得快要冒烟啦!

现在,我决定以文字的形式告诉你这个秘密,以减轻我内心的纠结。

其实,当时得知珍珠是鱼之后,我又问了她别的问题。

“珍珠,你是不是吃了海巫婆的药,才把鱼鳍变成双腿的?”

“不是。大家鱼一旦走到岸上,就会生出双腿。不过,也不是每一条鱼都这样,跟种类有关吧。反正,大家这一族是这样的。”

“你为什么会来人类的学校上学呀?”

“常识不分国界、不分物种,人需要学习各种各样的常识和技能,鱼也需要啊!”

“珍珠,你能现个原形让我看一看吗?”

“当然不行!”

一天中午,大家去食堂吃饭,珍珠很开心,因为今天的菜单上有她喜欢吃的冬瓜虾仁。珍珠一开心,跟我多说了几句话。同学小丽从大家身旁经过的时候,吸了吸鼻子,问道:“你们谁身上有鱼腥味啊?”

“当然是珍珠啊!”我脱口而出。说完,我看见珍珠睁大了眼睛,一副委屈的模样。我恨不得打自己一下,这个没遮没拦的嘴又闯祸了。我灵机一动,补救道:“因为她姓余。”

“姓余,身上有鱼腥味,姓木的难道身上能闻到木香吗?”小丽说着,笑呵呵地摇摇头,又提醒道,“快走啦,去晚了就打不到好菜了。”

“对对对,走走走。”我说。

小丽没再追问下去,珍珠明显松了一口气。我捏了捏自己的嘴巴,抱歉地看着珍珠,她朝我笑笑。

水是鱼的故乡

我保守着珍珠的秘密,虽然有好几次差点儿说出来,但终究除了我之外,谁也不知道珍珠的特殊身份。

珍珠最喜欢的课是烹饪课,最不喜欢的是体育课。我也一样。因为有共同的喜好,我和珍珠不仅是同桌,也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春天过去之后,天气越来越热了。珍珠每天要喝很多水,以防皮肤干燥。当珍珠严重缺水时,她的皮肤上会出现鱼鳞,看起来金光闪闪的。

“珍珠,你是什么鱼?”有一天,我看见珍珠的手臂上出现了隐隐的金色光芒,便好奇地问她。

珍珠说了一个很长的名字,我没有记住。有人说,鱼的记忆力不太好,可是在我看来,珍珠的记忆力非常不错,我的记性却是比较差劲的。

“夏天快要来了……”珍珠这么说的时候,脸色不太好看。

“你不喜欢夏天吗?”我问。

“喜欢!”珍珠说,“不过鱼在陆地上过夏天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夏天炎热,水分蒸发得快。对珍珠来说,夏季确实不是一个好季节。

“那怎么办,多喝水?”我问。

“蔷薇,我打算离开这里了。”珍珠说,“和你们在一起学习,我感到非常快乐。但是我离开家乡很久了,想回去看看。身而为鱼,不能长久地留在陆地上。”

我问珍珠她的故乡在哪儿。珍珠说,水是鱼的故乡,只要进入水里,就能回到生她养她的地方。

我有点儿舍不得珍珠,问她:“你还会回来吗?”

“会的。”珍珠肯定地说,“不过,得很久以后了吧!”

我没问珍珠什么时候走,珍珠也没有主动告诉我。我的心里有一种别样的失落感。

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日子吧!我想,我会暂时失去珍珠,但永远不会忘记她。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有一天,蝉在树枝上唱起了夏日之歌。

“我得走了,蔷薇。再见!”珍珠说。

“再见……”我说。

我想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去送送珍珠。珍珠没有推辞。大家在一条大河边散步,阳光暖暖地照在身上,风中捎来了不知名的花儿的香气,河面上波光粼粼,似乎在为珍珠的回归而高兴雀跃。

“珍珠,我会想你的。”我说。

“我也会想你的,蔷薇。”珍珠说,“谢谢你陪我说了那么多话,还不嫌弃我身上的鱼腥味。”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是一味地笑着,笑容里夹带着淡淡的哀愁。

珍珠微笑着朝我摆摆手,然后跃入水里,一下子跳出去很远。金色的鱼尾在水面上翻飞,比任何舞步都要唯美。那是珍珠,一条金色的鱼!

鱼尾藏进水中,不见了踪影。水面渐渐恢复平静,几只蜻蜓掠水而过,安静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回到学校,我看着身旁空蕩荡的座位,唉声叹气。

“怎么无精打采的?”小丽问我。

“余珍珠走了。”我回答。

“余珍珠是谁?”小丽有点儿茫然。

我惊讶不已,小丽竟然不记得珍珠了。不仅是她,其他同学也都对珍珠毫无印象。我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认识珍珠的人,唯一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