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马克小小说两篇

2020-01-13 09:48:21 北京文学 2020年1期

儿子

上弦月正挂在天边,月光如流水一般从窗口洒进屋里。已是夜半时分,刘大妈独自坐在床上没有开灯,这让屋子里更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屋子里很静,刘大妈絮絮叨叨的话听得分外清楚。

儿子,你爸走了有多久了?你还记得吗?

我想你肯定会记得的,他最喜欢你了,啥好吃的都给你买,有时候我看见都犯馋。说实话吧,我喜欢吃的,有时候他还不一定给我买呢!

儿子啊,你姐这会儿在美国应该是开始上班了吧,她忙啊,也顾不上给妈打个电话。也真是难为她了,一个女孩子跑到这么遥远的地方,还要上班挣钱,还要读书学习,也是不容易啊!

儿子啊,我最生你老姨的气了!这次拆迁改造,她为了你姥爷的那一间房子,把你姥爷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你妈说她几句吧,你看她那个利害的,这一个多月了,没有再理过我。原来吧,隔三岔五的还过来跟你妈聊聊天,还看看你,逗你玩一会儿。想起来也真是,你也挺喜欢你老姨的,躺在她怀里,懒洋洋的,还撒娇呢。——唉,人的心眼儿怎么就那么小呢!都是让钱给闹的!

儿子,冰箱里还有剩饭呢,妈的饭量现在怎么这么小了呢!每次你老姨一家人来了,即便是做一桌子饭菜,几个人总是风卷残云,一会儿盘子就见底了。

儿子,隔壁李大妈这两天心脏病又犯了,她儿子也不知道把他妈接走去他们家住一段时间,把老太太孤零零一个人扔在这里,万一哪天再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啊!

儿子,楼下社区工作站办了个葫芦丝培训班,听说教吹葫芦丝的老黑,原来是哪个乐团的,葫芦丝吹得可好了。每次他吹给大家听的时候,大家一帮大爷大妈个个手舞足蹈的,你妈是不是也去报个名凑个热闹,反正也不收费,不用花钱。

儿子,楼下又在给灾区捐衣物呢,听说南方发大水,灾区的老百姓缺衣少穿的,咱家里有的衣服也穿不着,是不是给捐出去啊!对了,还有一床新被子也捐出去吧。妈也用不着!在妈这里放着不如捐给灾区更有用。

儿子,社区学问站小李说要举办健身操比赛,我看我就别去了。妈这身子骨恐怕不行啊,再说了,参加比赛时穿的那身衣服也忒新潮了吧,屁股和胸好像兜不住似的,多让人难为情啊!

儿子,我看楼下的秧歌队办得挺好的,那红绸子舞起来可好看了,跳秧歌的人那一身打扮挺喜庆的,妈准备也参加一下,到时候把你放在一边看妈是怎么跳的、怎么美的,到时候你可别乱跑啊,你要是跑丢了,妈的日子可怎么过啊!儿子,你说是不是?

刘大妈絮叨了半天,抬起头来,看见它这一会儿竟然打起了呼噜,便气呼呼的朝它屁股上拍了一下:“儿子,怎么不听妈说话呢?”

“汪汪——”

“唉,还敢跟妈发脾气呢!”

“呜——”它仿佛有些委屈了,弓着身子,打了个哈欠,口水差点没流出来,懒洋洋地睁开眼睛望着她!唉,都深更半夜了,困啊!

这时,刘大妈的眼里竟湿润了。她伸开双手心疼地把它抱在怀里,几滴泪水悄然落在它的身上。

可恶的盗版

地铁出口位于一家著名的小商品批发市场门口。每到傍晚时分,当周边商场、超市霓虹灯闪烁着迷人的媚眼时,卖盗版光盘的小贩们便会倾巢而出,占据地铁口或者商场门口,大声地招揽顾客。

起初,我对此非常反感。他们不但影响人们的出行,还不时地骚扰匆匆赶路的行人。然而,有一天我竟然也未能免俗了。

“大哥,新来的大片,姜文主演的《太阳照常升起》。要吗,十元一盘?”我本能地摇了摇头。刚走出几步远,后边还是小贩的声音:“大哥,便宜点儿,五元钱卖你了!”

守摊的不止一个人,其中一个人又追出十几步央求着我。

我正琢磨着媒体上连篇累牍地炒作该片的情景,心中便隐隐地有了点想法。对于姜文的演技我向来是佩服的。于是,心里便动了想看一看的念头。

于是,我停下了匆忙向前的脚步。

卖光盘的小贩见我扭身回来了,便笑脸相迎地说:“大哥,看看吧,绝对正版的盘!”

去你的吧,一水儿的盗版货,我心里说。不过,还是姜文的大片吸引了我。于是,我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堆满光盘的摊前。

小贩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大哥,您挑挑吧,美国大片、中国大片、港台大片,一水儿的正版,价钱又便宜,尽您挑尽您选哪!”

我本是冲着《太阳照常升起》才回来的,于是掏了五元钱塞给小贩,然后便像做贼似的匆匆地离开卖光盘的小摊。

回到家,便打开电脑把盘放了进去,想打开看看姜文先生的又一杰作。

“干吗呢?着了魔了?”妻子在餐厅不耐烦地催促我吃饭。

“嚷什么,我这儿还忙不过来呢!”

不知不觉间,妻子站到了我的身后。她看见我忙得满头大汗的样子,纳闷地问:“咦,你今天是中了哪门子邪了,饭也顾不上吃,在这儿捣腾这玩意儿,怕是盗版的吧?”妻子见我放不出图像来,反而频频死机,便幸灾乐祸地说。

本来我正在气头上,于是便顺手从电脑里把盘取了出来。“咔吧——”一声,我生气地把盘折了个一分为二。

“再也不买盗版盘了,还不够跟它着急呢!”

“哈!哈!哈——”

依然是妻子幸灾乐祸的笑声。

“還是作家呢!买盗版盘,不怕哪天有人卖你的盗版书!”

责任编辑 白连春

北京文学 2020年1期

北京文学的其它文章
倾“庙”之恋
孤狼
删除
年三十儿
王良瑛小小说三篇
新人自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