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外国媒体:“太空数鲸”有妙用 可更好地保护它们免于灭绝

2020-01-12 11:01:00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1月12日报道 美联社1月5日报道称,美国马萨诸塞州的一家水族馆和一家工程企业正在进行一个项目合作,通过从太空中监测鲸鱼来更好地保护它们。

波士顿的新英格兰水族馆和剑桥的德雷珀企业说,保护鲸鱼需要新的、高科技的解决方案,使它们免于灭绝。于是双方进行合作,利用来自卫星、声呐和雷达等设备的数据,更加密切地监测海洋中鲸鱼的数量。

对于一个涉及复杂数据和监测的项目,这项工作有一个易于理解的名称——“太空数鲸”。德雷珀企业负责数据分析的首席科学家约翰·欧文说,这是这个项目唯一简单的地方。

欧文说,这项工作将涉及从欧洲航天机构和业余无线电等来源收集数据,绘制鲸鱼在海洋中可能位置的概率图,然后保护组织就能够监测鲸鱼及其活动。

欧文说:“如果鲸鱼从一个区域迁徙到另一个区域,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海洋变暖,还是因为商业航路改变?这些都是大家获得数据后可以开始回答的问题。”

该项目合作伙伴说,空中调查是目前最常用的计数鲸鱼数量的方法。但他们说,这种方法费用高、受恶劣气候条件的影响,而且可能很危险。

项目成员说,他们的工作目标是研发新技术,利用专门设计的算法处理所获取的所有数据,对鲸鱼进行监测。欧文说,最终产品仍在研发之中,但目标是“全球鲸鱼监测行动”。

【延伸阅读】新研究发现:蓝鲸在潜水觅食时心脏每分钟只跳2次

参考消息网11月30日报道 美国媒体称,人类第一次监测到了野生蓝鲸的脉搏,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当蓝鲸潜水觅食时,它们可以将心率降到低至每分钟2次,远低于科学家所计算出来的这种大型动物的心率。此前的预测是,蓝鲸的静息心率为每分钟15次。

据美国新科学家网站11月25日报道,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杰里米·戈德博根说,鉴于鲸的觅食方式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这一发现尤为不同寻常。在觅食过程中,蓝鲸能够吞入比自己身体体积更大的海水。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蒙特雷湾,戈德博根和他的团队从一艘大型充气船上用一根6米长的长杆将心率监测仪贴在了一头蓝鲸身上。监测仪依靠吸盘固定。之后,研究人员对这头蓝鲸的心率进行了将近9个小时的监测。其间,他们数百次监测到了每分钟仅为2至8次的心率。

这头蓝鲸下潜一次的时间最长可达16.5分钟,最大深度达到184米,在下潜间歇期停留在海面的时间从1分钟到4分钟不等。它的心率在下潜觅食时最低,在重新浮出水面后迅速上升,最高达到每分钟37次。

戈德博根说,潜水时心率下降使得鲸能够暂时将体内的含氧血从心脏重新分配到下潜所需的其他肌肉中。他说,之后,鲸在重新浮出水面时会大幅增加呼吸和心跳频率,从而恢复常态。

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的萨莎·胡克认为,上述结果表明,“这些潜水哺乳动物对它们的心率和血流有着异乎寻常的灵活控制能力”。

胡克说,最近的技术进步使人类得以从野生鲸鱼身上收集此类读数。她说:“这将为大家打开一扇大门,更深入地了解这些动物是如何完成一些惊人的潜水和其他动作的。”(编译/王雷)

(2019-11-30 06:36:01)

【延伸阅读】BBC:日本恢复商业捕鲸后 血水再次染红“海豚湾”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英国媒体称,日本又开始在沿海小镇太地町开始其有争议的年度海豚狩猎。不久前,日本不顾国际批评恢复商业捕鲸。

据英国广播企业网站9月3日报道,2010年,一部纪录片《海豚湾》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引起了全球对日本大规模猎杀海豚的关注。

报道称,在这部有着血腥画面的纪录片问世后,日本太地町当地拥有几十年历史的这项传统引发世界各地自然和动物保护者的批评。

海豚不是鱼,是水生哺乳动物,也是鲸类动物。海豚是智商最高的动物之一,有着看起来友善的形态和爱嬉闹的性格,在人类学问中一向十分受欢迎。

但日本的海豚狩猎是它们的噩梦。

海豚狩猎与《海豚湾》

报道称,每年从9月1日开始的半年里,日本南部和歌山渔村太地町就会举行海豚狩猎活动。

狩猎者把这些动物驱赶到一个海湾里,然后在浅水区用刀和鱼叉宰杀大多数被困海豚。

被杀的海豚肉用来食用。剩下的海豚被卖给水族馆和海洋公园。

过去媒体曾报道,在之后的6个月里,将有成千上万头海豚和鲸鱼在太地湾遭到屠杀,海豚的鲜血几乎将湾内的海水染红。

2009年,欧美的海洋自然保护主义者突破了日本方面的阻挠和封锁,秘密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海豚湾》,获得次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这部显示太地町渔民残忍杀戮海豚出售海豚肉的影片使当地备受国际舆论压力和争议。

环保人士:驱赶狩猎非常残酷

在2019年的年度海豚狩猎开始之际,这里又成为媒体和动物保护主义组织关注的一个焦点。

日本媒体报道,9月1日去海豚湾的船只并没有带回任何海豚。而环保组织“海豚项目”称,9月2日,就有5只海豚被杀死。

报道称,这次捕猎季的官方总配额允许杀死或捕获1700多只海豚或鲸鱼。

环保人士说,驱赶狩猎是非常残酷的,海豚可能需要长达30分钟死于窒息或溺水。

然而,来自太地的渔夫说,社区人们的生计依赖于这项贸易。

日本为何不顾国际反对坚持捕鲸?

2019年7月1日,日本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恢复商业捕鲸后,其捕鲸船队开启为期数月的捕鲸活动。被禁止31年的日本商业捕鲸在日本全面解禁。

日本共同社称,这是日本自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退出的第一个主要国际组织。

到南极捕鲸并非日本学问传统,而是在二战之后出现的。当时日本一片废墟,国民缺衣少食。在美国麦克阿瑟将军的鼓励下,日本将两艘巨大的美国海军舰只改建成捕鲸加工船,前往南大洋,为解决日本粮食极度匮乏的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

报道指出,即使是自1986年以来一直被禁止商业捕鲸活动期间,日本捕鲸船也以科学研究的名义每年杀死数百头鲸鱼。

日本农林水产官员给出捕鲸的理由是,食用鲸肉是日本的传统饮食学问,重启商业捕鲸能够带动地方经济复苏。

除了所谓的“学问传统”的理由外,日本为何不顾国际反对坚持捕鲸呢?

曾为日本绿色和平组织工作的佐久间顺子表示,捕鲸是日本政府运作的,是庞大的官僚结构,有研究预算、年度计划,涉及有关官员的职业晋升和养老保险诸多利益。而有关的选区与政客也有同样密切的利益关系。

(2019-09-07 06:16:01)

【延伸阅读】日本“赏鲸”成新产业 民众质疑捕鲸牺牲国家形象吓跑游客

参考消息网7月14日报道 外国媒体称,日本正式退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IWC),于7月1日恢复了商业捕鲸活动。此举招致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

有媒体报道,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和环境部长普赖斯7月2日联名发表声明对日本恢复商业捕鲸行为表示极为失望,声明说澳大利亚政府持续反对一切形式的商业捕鲸和所谓“科研捕鲸”行为,并要求日本马上重返国际捕鲸委员会。

海洋守护者协会7月1日也发表声明说,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实现全球禁止捕鲸,今后还将对日本等非法捕鲸国家施加压力。动物保护团体则在国际捕鲸委员会所在地英国举行示威游行,要求日本停止捕鲸,否则就将抵制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

有媒体分析称,日本执意捕鲸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捕鲸鱼、吃鲸肉是日本的传统学问,日本要守护这种学问。

但捕杀鲸鱼这种血腥的传统学问,显然与当下国际社会的普遍认知背道而驰。

路透社7月9日报道中提到,就连日本人也承认,鲸鱼作为一种价格高昂、难以找到的食物,重建需求可能很难。

报道先容,二战结束后,在日本食鲸很普遍,当时贫穷的日本需要低价的蛋白质。但在20世纪60年代初以后,随着其他肉类价格的下降,鲸鱼销量下滑。

日本捕鲸协会会长山村和男说:“现在日本食品丰富,以至于有些食品被扔掉了,所以大家预计对鲸鱼的需求不会增长这么快。”

重启捕鲸让很多日本民众困惑,因为供应鲸肉会让海外游客、尤其欧洲人反感。有民众说:“政府既然大力吸引海外游客,(重启捕鲸)思路似乎有点错。”

“既不清楚鲸鱼肉能卖个什么价钱,也不清楚捕鲸费用要花费多少”,日本小型捕鲸协会会长贝良文道出业内人士的困惑。

有观点认为,日本政客不顾国际谴责,不惜牺牲日本的国际形象,坚持恢复捕鲸,是企图讨好渔业选区谋取政治利益的行为。

捕鲸在日本民间不受欢迎,但另一种跟鲸鱼有关的活动却正在蓬勃发展。

路透社的这篇报道还提到,现在在日本各地,赏鲸产业正在发展壮大,热门的赏鲸地点从冲绳南部一直绵延到北海道的罗臼。

报道称,从1998年到2015年,日本各地的赏鲸人数增加了一倍多。2019年1月至3月,冲绳的一家赏鲸企业接待了1.8万名顾客。

在罗臼,2018年有33451人乘坐游船赏鲸观鸟,比2017年增加了2000人,比2016年增加了9000多人。许多人入住当地酒店,在当地餐馆用餐,购买海胆和海藻等当地产品。

赏鲸游船船长长谷川正户说,在旺季时他有一个客户等候名单,他已经订购了第二艘船。

长谷川说:“现在,大家的生活方式很好。比捕鲸更好。”长谷川是第四代渔民,2006年开始经营游船生意。虽然最初几年的打拼很艰难,但随着罗臼在全球越来越有名气,现在他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满意。

随着更多渔民转行,罗臼村实现经济转型,从依赖渔业转为发展旅游业,知名度不断提升。(编译/胡溦)

(2019-07-14 06:32:01)

【延伸阅读】法国媒体:日本今年将捕捞227头鲸鱼 其中一类鲸鱼面临灭绝威胁

参考消息网7月6日报道 法国媒体称,专家们称,日本7月1日恢复的商业捕鲸活动所针对的3种鲸鱼中的一种面临灭绝威胁,另两种鲸鱼的亚种群数量也严重减少。

据法新社7月1日报道,在去年底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后,日本如今宣称,该国允许在今年12月底前在其领海内捕捞227只这种巨型海洋哺乳动物。

报道称,国际捕鲸委员会1986年宣布的暂停捕鲸决定禁止一切捕鲸活动,但包括日本在内的3个国家后来利用相关漏洞无视这一禁令,同时继续留在该委员会中。

报道还称,日本擅自设定的新捕捞配额包括150头布氏鲸、52头小须鲸和25头大须鲸。

报道指出,其中一种鲸鱼(即大须鲸)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列为“濒危”物种。

从本世纪初到2017年,大须鲸都是日本所谓“科研”捕鲸活动的主要目标。

红色名录将布氏鲸和小须鲸列为“无危物种”,意味着它们目前没有面临灭绝威胁。

但国际捕鲸委员会科学委员会成员贾斯廷·库克称,这些判定掩盖了一个可能会给这些鲸鱼种类的亚种群带来麻烦的细微事实。

库克说:“在日本沿海水域,有两种小须鲸遭到捕捞。由于日本和韩国的长期捕捞,沿海水域中的一种小须鲸数量相当严重地下降。”

他说明说,除了遭捕鲸船捕捞的小须鲸外,其他一些小须鲸在被渔网缠住后死亡。

库克在接受采访时说,日本和韩国渔业部门的调查估计,沿海水域中的这种小须鲸数量约为1500只。

报道称,体型较大的布氏鲸有两个已知亚种群。布氏鲸身长可达17米。

报道还称,日本1987年停止了捕捞布氏鲸,但从2000年开始重新允许每年在国际海域捕捞50只布氏鲸,也是为了所谓的“科学”研究。

国际捕鲸委员会科学委员会最近估计,北太平洋的布氏鲸亚种群数量略微超过2.6万只。(编译/杜源江)

(2019-07-06 06:33:01)

【延伸阅读】外国媒体:日本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将重启商业捕鲸

参考消息网7月1日报道 外国媒体称,当地时间6月30日,日本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并将从7月1日起时隔31年重启商业捕鲸。日本渔民将可以在日本海域和其专属经济区捕鱼,但在南极洲则不被允许。

据俄罗斯卫星网6月30日报道,多年以来,日本打着“科研捕鲸”的幌子,不顾国际社会反对,持续在南极海域及西北太平洋捕鲸。早在2014年,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法庭就要求日本停止捕鲸计划,因为日本的行为并非是出于科学目的,而是商用考虑。

日本则回应称,会把鲸鱼屠宰量减少三分之二,但会继续捕鲸。这个计划遭到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否定,东京当时就威胁,可能会退出该组织。

2018年12月,日本政府宣布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一些国家提出批评。东京当时辩称,自古以来食用鲸鱼和使用鲸鱼产品就是日本学问生活的一部分,而“科学设定”的捕捞总量可以维持商业捕捞作业。

因此,此次日本正式“退群”的决定早已在外界意料之中,但还是招致了国际社会强烈谴责。

日本放送协会6月30日就报道称,动物保护组织等的成员6月29日在英国举行了抗议游行,反对日本重启商业捕鲸。

组织本次游行的动物保护组织成员多米尼克-戴亚说:“鲸鱼肉的需求并不多,可日本为什么要重启商业捕鲸呢?实在令人费解。”

英国广播企业对日本重启商业捕鲸一事报道称“日本无视国际社会的谴责”。

《泰晤士报》评论称“没有捕鲸的必要,这完全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

值得一提的是,据共同社报道称,日本在二战后没有从主要国际机构中退出的先例,此次退出IWC的决定实为罕见,将受到国际社会对日本轻视国际组织框架规则的批评。

有分析认为,日本选择“退群”,或意味着血腥的捕鲸场面将大规模重演。多年前上映的纪录片《海豚湾》曾将日本捕猎海豚的血腥场面展现在世人面前。海豚的哀嚎和遭难让无数观众为之动容,同时也引发国际社会对日本捕杀海洋生物更多的抗议。

更讽刺的是,正在中国国内热映的日本影片《千与千寻》,影片表达了宫崎骏先生对于环保的态度:人类破坏环境,必被反噬。而日本政府的此番决定可谓“顶风作案”,与影片精神背道而驰。

不知道日本何时能从梦中醒来,担负起应有的国际责任。

澳大利亚2008年2月7日公布的这张照片显示,一艘日本捕鲸船将猎杀的一头母鲸和一头幼鲸拖进船舱。新华社/路透

(2019-07-01 09:56:00)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