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2020-01-10 07:01:03 杂文选刊 2020年1期

李良旭

父母已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但依然精神矍铄,步履稳健。我发现,每次回家,两位老人总是讪讪地问道:“需要大家给你做点什么吗?”

我揶揄地说道:“你们这么大岁数了,能帮我什么忙?”口气里明显的有一种怠慢和轻视。

父母听了,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家老了,不中用了,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那时整天喊着爸爸、妈妈,好像什么也离开不了大家。”父母的语气里,有一种憧憬和向往,又有一种深深的失落。

我忽然感到,让父母觉得自己不中用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伤害。做父母的,总希翼能为孩子做点什么,这是流淌在他们血液里的一种力量和信心。

再去看望父母,母亲又讪讪地问道:“需要大家给你做点什么吗?”

我有些腼腆地说道:“妈,您过去做的鞋垫又柔软又暖和,可现在买的鞋垫穿不了几天就破了,一点也不适用,妈,您还能为我做一双鞋垫吗?”

母亲眼睛里顿时闪烁着惊喜的光芒,连声说道:“能做!能做!”说完,母亲就开始帮我做鞋垫,母亲一下忙碌起来。

父亲在一旁,看到母亲帮我做鞋垫,眼睛里满是羡慕,甚至还有一丝妒嫉。父亲讪讪地问道:“你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我有些为难地说:“爸,家里的菜刀已钝了,过去家里的菜刀一直是您磨的,现在您还能磨吗?”

爸爸兴奋地说道:“能啊!能啊!我磨的刀,刀口既锋利又好用,记着,下次来把菜刀带来,我帮你磨,保证好用!”父亲边说,还边向我比划着磨刀的动作,惟妙惟肖。

听说我有事需要父母帮忙,家里顿时萦绕着一种喜庆气氛,屋子里,有了一缕明媚和甜蜜。

从此,每次回家,母亲总是一边做着鞋垫,一边拿出一双双鞋垫,说道:“这双是你的,这双是媳妇的,这双是孙子的,这双是孙媳妇的。”

拿着这一双双母亲亲手做的鞋垫,我连忙说道:“妈,您慢慢做,别累了。”

母亲含慎道:“我一点都不累,孩子啊,不知怎地,自从我给你们做鞋垫,这日子每天过得都是那么充实和有趣,我好像又回到了年轻时代。”母亲说着,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厨房里,传来一阵阵“霍、霍”声,声音很有节奏,像一首慷慨激昂的旋律。那是父亲正在磨刀。听得出,父亲磨得很有力,还像我小时候听到的父亲的磨刀声。

听着、听着,我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了。我多想就这样一直听到父亲这“霍、霍”磨刀声。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父亲那有力的心跳;我多想让母亲一直为大家做著鞋垫,那鞋垫,永远流淌着母亲的体温。

【原载《金陵晚报》】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