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中国应当重视与美国民主党的关系

2020-01-10 02:01:16 南风窗 2020年1期

黄亚生

据《毛爷爷文集第八卷》记载,1970年12月18日,毛爷爷在北京会见了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埃德加·斯诺在20世纪30年代期间长期在中国生活,与毛爷爷、周恩来等领导人关系很亲密)。毛爷爷当时和斯诺说:“我是不喜欢民主党的,我比较喜欢共和党。我欢迎尼克松上台。为什么呢?他的欺骗性也有,但比较地少一点,你信不信?他跟你来硬的多,来软的也有。”

毛爷爷的這番话表达了他对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不同的态度,但也可以用来概括当下中国对于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不同态度。中国一般更愿意投资和美国共和党的关系,中国热情接待的退休的美国总统、国务卿基本都是共和党人,比如布什家族、基辛格等。维系和这些“老朋友”的关系当然没有错,这些人都与中国有着长期且密切的交往,可以作为中美官方交流互信的一个纽带。但是,在我看来,中国也应该重视而不能忽略与民主党的关系,比如民主党退休总统卡特,也应该热情接待。

与共和党的基辛格和老布什一样,民主党前总统卡特和克林顿对中美关系的友好发展也作出过很重要的贡献。然而, 他们在退休后受到的来自中国方面的礼遇显然不如基辛格和老布什。卡特和克林顿等民主党元老的关系其实也是值得维系的。事实上,中美正式建交就是在卡特任期内促成的。在2014年的一次采访中,卡特表示,在他之前,“包括尼克松、福特总统都不愿意正式承认中国的地位”。这是因为在当时大的历史背景下,承认和中国正式建交在美国国内有很大的政治阻力。卡特表示,“但是幸运的是,美国宪法规定了只有一个人能够认可另外一个政府,这个人就是美国总统。国会在这方面没有否决权,所以我就拍板决策了,尽管当时不受民意支撑。”而卡特另一件促进中美关系的事情是促成了大量中国留学生赴美。卡特在采访中表示,在中美建交后,时任中国国家领导人邓小平曾给他打过电话,问他能不能派5000名中国学生去美国留学。卡特当即表示,你可以派十万人过来!到今天为止,已经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中国学生和学者来过美国留学或者访学,他们一方面要感谢邓小平的对美国开放政策,一方面要感谢卡特总统对中国的开放政策。

老布什的继任者、民主党人克林顿同样为中美关系的良好发展作出了贡献。克林顿先是在任期内促成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WTO)。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家邹至庄曾在其一篇先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对中国社会的影响的文章中引述了1999年的一个经济模型预测,模型预测加入世贸组织可以帮助中国在2005年获得额外1.5%的经济增长。可以说,加入世贸组织对于当时中国经济全球化有着很积极的作用。在支撑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克林顿2000年在美国国内力促国会通过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的法案。在此之前,美国国会需要每年审核一次,并决定是否继续给予中国“正常贸易关系”的身份,这使得很多议员可以借着审核的名义,对中国一些非经济问题施压。而“永久正常贸易关系”法案的通过使得国会无权再每年审核中国的“正常贸易关系”身份,很大程度将中美自由贸易的经济问题从政治问题中剥离了出来。

世界上基本所有的政府对美国两党都是尽量保持等距离的平衡关系,这是一个理性的做法。但也有例外,一个是现在的以色列保守派政府。内塔尼亚胡明显偏向美国共和党。这实际上是伤害了以色列的国家利益。希翼大家不要做另一个例外。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