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经济可能出问题,但川普连任希翼很大

2020-01-10 02:01:16 南风窗 2020年1期

董可馨

大选年又至,比起三年前,不管是支撑还是反对,少有人会再轻视川普。

对他来说,好消息也不少。经历弹劾案后民调看涨、就业数据和消费数据表现良好、中美经贸谈判迎来阶段性成果、民主党内缺乏有力竞争者,川普的连任前景似乎颇为乐观。

川普做对了什么?他有望连任吗?接下来的美国政局和中美关系又将如何演变?就这些问题,《南风窗》记者专访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周边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周方银教授。

特殊背景下的弹劾

南风窗:众议院通过了对川普的弹劾案后,他的民调反而看涨,而且前不久反对弹劾的民意也第一次超过了支撑弹劾的民意。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周方银:中期选举结束后,佩洛西被问及要不要弹劾时说过一句话—“大家不会因为政治原因去弹劾川普,也不会因为政治原因特别不去弹劾他。”

这句话讲得很有技巧,她其实希翼避免美国人把弹劾理解为政治斗争,如果这么理解对民主党很不利。所以她要特別强调,民主党不是出于两党的政治斗争去弹劾,而是川普确实突破了美国法律和美国政治的底线。

究竟是川普突破了政治底线,还是民主党在打政治牌?民众就靠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来作判断。如果认为是前者,他们会支撑弹劾,如果认为是后者,他们会反对弹劾。

弹劾进程启动以后,川普的民调一直在变化,民众的认知也一直在形成,但目前来看,川普比较成功地把弹劾转变成好像民主党在搞政治斗争。其实大部分民主党议员和支撑者认为他们不是在搞政治斗争,川普确实应该被弹劾,而大部分共和党的支撑者认为民主党是在搞政治斗争。

在传统的民主政治中,大的力量是中间派,是否突破政治底线,是否政治斗争,中间派会有一个共识,但现在是分裂的,而正好分裂的两派力量又比较均衡,所以民调基本打平。但表面平衡,实际上背后是观点的巨大分裂。

南风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分裂?

周方银:这种分裂某种程度上跟川普有关,但也不完全是川普造成的,它背后反映的是美国政治的极化现象。处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温和中间派越来越少了,民主党越来越热衷于搞移民、少数族裔、同权、环境保护这些议题,共和党则坚持它的传统价值观,两党之间的分歧在加大。

而且产生分歧的这些问题,在以前是技术问题—该不该做、会不会造成社会问题、要怎么做,这些都可以讨论,但现在很多问题已经不能讨论了,变成了价值观站队。

正因为处在美国社会转型这样一个特殊时期,所以这一次的弹劾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客观地讲,川普现在做的事情,超过了尼克松,如果放在1972年,支撑弹劾的民意会更高。他发表了那么多惊人的、歧视性的言论,签署禁穆令,在叙利亚问题上出尔反尔,还有其他各种事情最后都不了了之。

共和党也知道他有问题,但是当这些问题由对立的那一方来讲,他们就认为是阴谋和有意的攻击。川普也利用了这一点,反复讲他是被迫害。

本来民主党认为“通乌门”拿到了对付川普的撒手锏,这个比“通俄门”的证据确凿多了,但最后出现这样的结果,肯定是民主党没想到的。

当然,民主党也确实有它的问题。拜登的事情,民主党如果做得更聪明一点,结果会不一样。但是民主党也不愿意,因为这样做党内的代价很大,所以这件事就弄得很微妙。本来民主党认为“通乌门”拿到了对付川普的撒手锏,这个比“通俄门”的证据确凿多了,但最后出现这样的结果,肯定是民主党没想到的。

连任风险

南风窗:民主党也知道自己缺乏有竞争力的候选人,拜登现在的民调领先,但布隆伯格宣布参选,他和拜登的政策立场相近,都是面向民主党温和派选民,他出来竞选势必会分流拜登的选民基础,可能对民主党不利。

周方银:民主党现在的处境和上次大选相似。希拉里之所以会失败,很大一个原因是支撑桑德斯的人不愿意投希拉里。民主党要尽力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出现。

拜登的胜算其实不大,但如果布隆伯格出来选,支撑拜登的人也会生气。民主党最大的问题是它的内耗,但到现在他们还没有一个呼之欲出、众望所归的人物,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南风窗:如果只看现时民调,川普连任仍有困难。但民调也不可尽信,4年前这个时候,希拉里的民调也是高于川普一大截的。很多人认为川普连任不太有问题,穆迪也预测他会赢,你怎么看?

周方银:我觉得川普的希翼还是很大的。如果他连任,美国政治还相对可以预测,如果没有当选,美国政治的不确定性反而更大。现在的民主党人,如果输了他们会承认,但现在的共和党,如果失败了,很难认输。川普和他的支撑者都不会坐以待毙,而且他们在最高法院也有优势,可能会上诉,要求裁决,甚至可能出现大选之后的政治动荡。

美国现在反对川普的人也非常多,但这些人团结不起来,观点分裂太大,包括沃伦和拜登,完全就是两个极端。拜登太温和,太像传统的民主党,他不能够吸引现在这个时代的选民。比起克林顿和奥巴马,他更加没有吸引力,更加没有想法,也不能指引方向。现在的美国面临很多问题要解决,民主党不能提供解决方案;川普其实也不能提供解决方案,但是川普至少能够集中反映美国存在的问题,拜登上台他甚至都不能够去反映美国存在的问题。

沃伦那种也不可思议,她是理念为主,很多主张不太现实,还有比她更极端的桑德斯。像他们这些人,可能会把美国的问题以另外一种方式搞得更加激化、更加糟糕。共和党不能接受,民主党的建制派也不能接受,华尔街和企业界也不能接受,那么最后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被低估了吗?

南风窗:川普上台以来,从不被看好到确实做出一些政绩,包括剿灭“伊斯兰国”、击毙巴格达迪、通过税改法案,这是许多人没想到的。是否可以认为川普被低估了?

周方银:那些当年给川普投票的人,到现在为止依然认为他们当时没有投错票,这是川普最成功的一点,也是他能够保持基本盘这么稳的核心原因。虽然他们不尽然对川普的执政满意,但他们认为川普在克服各种困难,努力兑现他当年的承诺。而且现在对川普很有利的是,他的支撑者认为川普没有做成一些事,是因为有人给他使绊子,民主党建制派各种掣肘。

川普的长处是把很复杂的事情搞得非常简单,他不一定搞得对,但至少民众听得懂,他们会认为,川普的初衷是好的,就算没有办成,也不能怪他。

美国社会积累了很多怨气,中下层的人民感觉不太好,他们特别不喜欢那些姿态高高在上的人。但川普直接与普通民众沟通,他的思维方式、做事方式跟普通民众也比较像,人们可以理解。

美国的社会发展到今天,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在程序上也会非常复杂。比如打一個官司,卷宗几千页上万页。普通民众会有非常强的无力感,但川普的长处是把很复杂的事情搞得非常简单,他不一定搞得对,但至少民众听得懂,他们会认为,川普的初衷是好的,就算没有办成,也不能怪他。

在这一点上川普做得非常成功。其实想想,川普做的那些事,如果在其他美国总统身上,早死十回不止了,政府可能都很难运作了,但是川普到现在为止基本上没有事情。

南风窗:这一点也出乎人们的意料。

周方银:川普面临的问题来自四面八方,层出不穷。在世界上有贸易战,有朝核问题、伊核问题、“通俄门”、“通乌门”,还有跟欧洲的北约问题,经常吵来吵去。 国内有弹劾问题,与民主党的关系,还要操心经济。但是他的阵脚不乱,始终认为自己没有错,错误都是别人造成的,他总是表现得有信心,一直在强力推进他想做的事。

他的承压能力是空前的,如果换其他的总统会睡不着觉;当年约翰逊总统打越南战争,每天晚上失眠,得吃安眠药才睡得着。尼克松那么强大的政治家,在弹劾案进行中突然就宣布辞职了,实际上他自己精神上已经放弃了。川普对弹劾案的态度很强硬,直接不去应诉。他一直就是这样,也许和他经过几次破产有关,总之他内心极其强大。

谈判优势在流失

南风窗:美国2019年第三季度的经济数据出现下滑,接下来可能还要处于下行周期中。你认为美国的经济会如何?这对川普政府和中美贸易谈判,将有什么样的影响?

周方银:美国经济总体来看处于比较好的态势,但是从趋势来看,它还在逐步往下走。这一点川普心里非常清楚。所以这次中美贸易谈判,他那么着急地发了推特,说达成了大的交易,并且说这对中国好,“也是大家所需要的”。

川普有他比较坦率的一面,他明确承认美国也需要这样一个协议。但正常情况下会等到要签了,或者签完了才宣布,这一次打破了常规。目前估计,正式协议有可能在2020年1月签,他提前了近一个月就宣布,说明他有非常迫切的需求,他希翼以此提振人心。

大家也可以看到美联储政策的变化。在连续7次加息之后,很快就改为降息,这也有点不符合常规操作。马上降息也是美联储意识到美国经济存在问题。一些人预测,美国经济如果不出问题还好,若出,可能会比较严重。我个人不太看好美国经济,大家都在猜,是2020年出问题,还是2021年出问题。温和一点是衰退,严重一点可能就是萧条。

一部分观点认为,美国还没有从金融危机中彻底走出来,还没有形成一个非常健康的经济生态,它的股市又上到了高位。一旦股市出现大的下滑,结果也很可怕。

有一个很诡异的现象是,波音企业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股价还比较稳。这在其他国家很难想象,在美国别的时期也很难想象,但是现在就发生了。现在美国那些企业出现再大的问题,股票都还较为平稳,不太受各种消息的影响,即便出现小波动,马上就恢复了。可能有些人意识到美国的股市面临风险,但大家都不想把这个泡沫戳破。

无论是川普,还是美国的企业高管,都希翼问题出得越晚越好,如果会出问题,也最好在大选之后。其实这对中美经济关系也是好事,因为美国也有很强烈的避免经济出问题的愿望。

南风窗:可以看到,川普在中美贸易战的问题上,立场没有原来那么高调了。目前来看,他的谈判优势也在流失。

周方银:确实如此。他之前要达成一个完全的协议,现在已经没有那种要求,而是先达成一个协议,取得部分成果再说。某种程度上说,这也缓解了中美两国的压力,因为取得部分成果后,已经达成的东西不能再拿来做下一轮施压的砝码,否则就要完全重谈。

因此大家要有信心。虽然中国现在也面临比较大的经济困难,但美国的压力也不小。川普对美国经济也没有2018年那么有信心。最近半年来,美国的要价有所放松,可以谈的空间在增大。这应该是一个积极的现象。

其实2019年下半年特别好的一点是欧洲、日本的态度,它们在贸易问题上没有去做不利于中国的比较重要的事情,甚至那种话都不讲。可能大家都看到中美贸易问题的冲击太大了,谁也不能承受损失。再者,如果川普的讹诈做法生效了,那么他还会继续对欧洲、日本施加压力。对这些国家来说,最有利的结果就是中美之间是僵局,中国能够扛住压力,并且扛的时间越长越好。

不用太担心川普继续执政

南风窗:比起民主党上台,川普连任,对中国会更有利吗?

如果民主党上台,我猜它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直接和中国打贸易战,而是重新改善与欧洲、日本和其他盟国的关系,然后再回过头来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

周方银:我个人觉得川普连任对中国比较好。大家已经谈了这么长时间,双方相互了解,如果民主党上台,很多部门负责人要换,那就要重新沟通;而且民主党更要在这个问题上表现自己,会比较麻烦。大家也积累了和川普打交道的经验,而不是像一开始不知所措。现在大家知道,川普虽然喜欢把话讲得特别狠,但最后都可以谈。甚至金正恩、伊朗都可以和他谈。

还有一个,川普把美国与欧洲和日本的关系,变得不如以前了。对大家来说,去改善和它们的关系的条件比以前好。如果民主党上台,我猜它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直接和中国打贸易战,而是重新改善与欧洲、日本和其他盟国的关系,然后再回过头来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

另外,川普还有一点,他在战争问题上高度慎重。在朝鲜问题、伊朗问题、叙利亚问题,以及委内瑞拉问题上,他都很谨慎,不想开启新的战争。他也一直想从中东撤军,叙利亚就那么2000人他都要撤回去,包括现在也在从阿富汗积极撤军。

以经验来看,第二任期的总统往往也更好打交道。当然,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大家的立足点都是做好自己的事,积极应对。

南风窗:一种观点是,对华强硬、战略遏制,正在汇聚为美国朝野的共识,但是否可以认为,川普连任会更倾向于把中美摩擦控制在贸易战范围内?

周方银:相比川普,民主党人会认为贸易是中美关系里的小部分,高技术等其他领域更重要。但川普把贸易放在特别高的位置,他的思考方式是中国的顺差让美国亏了多少钱,而且经过这一年多的贸易战,中国已经不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了,降到第三位,前面是墨西哥和加拿大,可能川普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的不满会上升。

另外他如果连任,在第二任期内对民主党的痛恨会达到更高的水平。他在国内政治上可能要花更多精力,在国际问题上取得成果的意愿会降低。而且,川普经过这几年,他也发现国际上的事情很复杂,不是那么容易。虽然美国实力很强大,但是现在连韩国的一些事都很难搞定。所以他的注意力也许会转移,第二个任期可能执政风格会有所变化。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