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为什么“假创新”越来越多?

2020-01-10 02:18:16 南风窗 2020年1期

谭保罗

前几天,一位朋友向我抱怨。他女儿正在上小学一年级,家庭作业让一家人痛苦不堪。这很大程度拜那些APP所赐!他女儿的不少家庭作业、课外阅读和预习都要在APP上完成,他的手机上装满了APP。

但问题在于,这些APP的体验非常不好,经常卡壳,有时候卡了壳,前面做的题目就没有了,又得重新做,非常浪费时间。他说,体验如此糟糕,不知道是家里的网络问题,还是APP本身的问题。“到底该怀疑电信企业4G网络太糟,还是这些开发APP的教育机构技术太差?”他说。

APP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孩子无法独立完成作业。孩子太小,无法独立操作智能手机或平板,因此作业每次都必须要家长一起完成,如果家长下班太晚,孩子作业就要做到很晚,影响睡眠。

其实,这位朋友的抱怨绝对不是个案。这几年,教育类APP成为了中国“虎妈们”的长期伴侣,也成为了创业企业的主攻方向。此前,很多地方的教育部门已经有相关规定,要求学校不能强制家长安装APP,要给家长和孩子减负。但实际情况是,学校的确没有“强制”你安装,但班级同学那种焚膏继晷,唯恐“家庭作业信息化”晚了一秒钟的“超级学习氛围”,让你不得爱上这些APP—尽管用它们的孩子还不到10岁。

实事求是地说,有的APP非常棒,比如一些市场化机构开发的孩子读物,体验很好,让孩子和家长都欲罢不能。这些优质APP的共同特点是,都和学校无关,而是家长之间口碑相传的应用,它们通过纯粹市场化的竞争来赢得消费者。而那些和学校有关的APP,不少都体验糟糕。当然,我不是说所有人。

教育类APP的爆发,让我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即在2B的时代,大家必须更加重视创新的质量问题,很多创新可能是假创新,它们质量低劣。这个判断,来自大家所处的创新时代开始变化,即从2C过渡到2B。2B(TO Business)和2C(TO Consumer)时代,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是产品和服务的采购者不同。

中国的2B时代,有一个“特殊性”不能忽略,即2B产品的采购者很多都是国企或公办机构。这也决定了大家2B时代的创新逻辑,可能也会存在一些偏差。

在2C时代, 厂商竞争的程度更高,产品的采购者是个体消费者,他们有绝对的选择自主权和经济理性。两个产品之间,只要存在那么一点点细微差别,他们的“消费者体验”就瞬间开始发挥作用。夸张一些,一个产品只要比另外一个产品好上1%,那么消费者就立即残酷地抛弃弱者。

换句话说,在2C时代,竞争有两个逻辑基础:一是理性的个体消费者拥有绝对选择权,二是消费者在竞品之间的转换成本极低。但到了2B时代,这两个基础都不复存在。就以APP为例,选择权显然不在C端(个体家长),而在B端(公办教育机构);此外,在激烈的班级竞争之中,家长的转换成本极高,几乎没有更换产品的可能。

当然,2B时代并非一定就会“反市场化”。这个世界上,很多利害的企业都是2B的企业,比如处于制造业金字塔顶端的飞机企业空客、波音,还有甲骨文这样的IT巨头,包括MicroSoft等,其主营业务的大块依然是2B业务。中国的HUAWEI也是靠着2B业务起家,它被捧为“民族品牌”,发力2C的手机,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

但中國的2B时代,有一个“特殊性”不能忽略,即2B产品的采购者很多都是国企或公办机构。某种意义上讲,它们是这个市场之中最具购买力的大买家。他们思考问题的逻辑和私营企业可能难免会有所不同,这也决定了大家2B时代的创新逻辑,可能也会存在一些偏差。

那些体验糟糕的APP,已经说明了问题。对此,大家必须警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