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日本公审“战后最大杀人魔”

2020-01-09 05:01:58 www.366.net 2020-01-09

本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李珍 本报记者 邢晓婧

2016年7月,日本一家残疾人福利院发生一起恶性杀人惨案:时年26岁的该机构前员工植松圣(如图)凌晨潜入福利院,用匕首、锤子等工具杀害19名残疾人,并致26人受伤。此案发生后震惊日本社会,日本警视厅称这是自1989年以来遇害人数最多的刑事案件,植松圣被日本称为“二战后最大杀人魔”。8日,植松圣在日本横滨地方法院接受首次公审。此案在日本引发广泛社会关注,案发时凶手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成为争论焦点。

据《日本经济资讯》8日报道,由于希翼旁听审判的民众人数超过预期(共1944人申请26个旁听席座位),原定当地时间11时开始的庭审延迟约25分钟。被告植松圣身着黑色西装,打着蓝色领带,长到背部的头发在脑后绑成一束。进入法庭时,植松圣深鞠一躬,并迅速回应了法院的提问。

当审判长问起对起诉内容是否存疑时,植松圣小声回答“没有”。植松圣的律师主张称,植松圣在福利院杀人时由于精神障碍,且吸食了大麻,处于精神衰弱、缺乏辨别是非善恶能力的状态,应判无罪。而检方反驳称,植松圣作案时处于正常的心理范围内,大麻的影响只不过是巩固了其杀人的决心以及提前了作案时间。整个案件审理的争论点最后落到了“吸食大麻后作案的植松圣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上。轮到植松圣发言时,他却突然说“对大家感到很抱歉”,接着开始“抽风”,剧烈摇晃身体,并伴有疑似咬舌、咬手指、掐脖子等举动。数名法警马上上前将其制服,直到被压在地板上植松圣依然没有安静下来。这一幕引起现场一片骚动,法庭以“被告行为异常”为由宣布临时休庭。当地时间下午1时15分重新开庭,植松圣并未出席。报道称,法院将于3月16日宣判。植松圣面临包含谋杀罪等6项指控,如果罪名成立,植松圣可能面临死刑。

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称,自被逮捕以来,植松圣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懊悔的情绪,并曾多次表示,残障人士“没有心灵”,“他们不应该存在于社会”“我这是在为日本社会的未来清除垃圾”。植松圣曾于案发前拿着一封信拜访众议院议长,信的主题是“创造残疾人可以安乐死的世界”。在信中,他写道:“我的目标是实现残疾者在家庭生活及社会活动都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得到保护人同意后让他们接受安乐死的世界。”他说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让世界经济有活力,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事发后,植松圣接受了精神鉴定,他被诊断为“自恋型人格障碍”,认为自己是特别的存在。检方称,这是人格障碍的一种,但可以自行判断一般事物的善恶并控制自己的行为,是具有完全责任能力的。

报道称,日本进入高龄化社会以后,对残疾人、老年人等弱势群体的不满情绪在蔓延。新潟青陵大学社会心理学教授确井真史认为,这起空前惨剧的发生和普通大众对残疾人长期以来的偏见密不可分,再往深层剖析,则是日本人根深蒂固的“麻烦逻辑观”作祟。丧失一定自主和独立能力的残疾人,正是“最会给人添麻烦”的社会群体,“不欢迎麻烦”的日本人在潜意识中就对他们产生了心理隔阂。《周刊文春》原总编花田凯纪元认为,这起案件引起的另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是当下日本年轻人中“无用者舍弃”思潮泛滥。植松圣“杀人计划书”披露后,网络上居然有不少人表示,“虽然不赞成杀人,但残疾人什么都干不了,还挤占公共资源,无用的人有什么存在价值?”

另一方面,福利院等养护机构的工作人员负担越来越重,导致护工身心俱疲,有的还出现心理问题,把在职场上长期郁积的怨愤发泄到残障人士头上。2015年厚生省公布的《残障人群受虐待调查报告书》显示,近47.8%的社会福利院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虐待现象。此外,繁重的工作并未带来丰厚的报酬,护工的平均月薪约为23.3万日币(1万日币约合640元人民币),与日本人平均月薪37万日币相差较远。《日本经济资讯》表示,外界不应仅仅关注植松圣一案的判决结果,更要思考如何防止类似悲剧再次发生,“让残障人士安心生活的社会,才能让健康人感到幸福”。▲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