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过水鱼

2020-01-08 08:01:03 故事会 2020年1期

侯晓琪

大郭是海归专家,是有名的“知道分子”:天南海北、核弹鸡毛,没他讲不出的道道,他常被电视台邀请去当嘉宾。

这天,大郭接到个电话,是分明湖畔的渔馆老板米刚打来的。几个月前,米刚搞了个规模盛大的分明湖冬季捕鱼活动,还请电视台做了专项报道。大郭也以专家身份到场,吃鱼谈学问,做了一期访谈。节目播出后,米家渔馆一时宾客云集,不惜花大价钱来品尝正宗分明湖鱼的人数不胜数,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生意又不行了。

“现在好多地方瞎学样,是个小水洼就敢办冬捕节,这一来把大家优势搞没了。”米刚愤愤地说,“我这次邀了几位媒体朋友,也想请您再做一期访谈,替大家打打假!当然,知道您时间金贵,所以出场费我付双倍。”

有钱收,大郭自然高兴,他想了想,说:“要不我再拉上一位朋友给您站站台吧,就是当下直播网红小婉姑娘,她专播各类打假视频。友情价,怎么样?”

米刚听罢一哆嗦,这是强行配售啊,可他毕竟有求于大郭,只好打落牙往肚里咽:“哈,我正琢磨怎么扩大影响呢!那一言为定!”

放下电话,大郭联系了小婉。要说这小婉姑娘直播有一套,人漂亮,常素颜出镜,为的就是给“粉丝”们展示最真实的自己,这很对大郭胃口,加上她对大郭的学识也很仰慕,两人正处在恋爱的“窗户纸”阶段,就差挑明了。

到约定那天,大郭开车接了小婉,向分明湖赶去。路上,大郭谈起了分明湖鱼的来历:“分明湖是清河和浑河两河交汇形成的湖湾,浮游生物丰富,就养成了有名的分明湖鱼,这鱼吃在嘴里,鱼香四溢,在古代可是贡品呢!”

小婉听得直咂嘴:“哎,我好像这会儿就闻到鱼香了!”

大郭最喜欢小婉这种不做作的天性,他跟着吸吸鼻子,嘿,空气中还真飄着股异香。他停车一打望,见不远处的河边,有个老头正在扳网:也就是弄张四方网具,中间放了饵,沉到水中,过会儿往上一提,运气好就能捞到野鱼。

老头身后放着一个盛鱼桶,桶后是个小泥炉,炉上的锅里“咕嘟嘟”炖着一条两斤左右的鱼。

小婉露出了吃货本性,下车上前结结巴巴叫了声“大爷”,老头回头瞅,笑着说:“我老贾一早扳鱼,饿了就炖一条。这鱼,讲究原水炖原鱼,你们尝尝吧!”

小婉一边说着“那怎么行”,一边飞快地从车上拿下两个纸杯。她刚要舀鱼,大郭开口说:“大爷,你这不是分明湖鱼吧?”

贾老汉返身一扳网,说:“我这是清河鱼,清河还有半里才汇入分明湖,湖鱼名气大,我这鱼便宜,可不敢跟它比。”

听老汉话里似有情绪,大郭忙说:“大爷,您别介意。如果是分明湖鱼,一条几十块钱,大家还不敢吃呢!”说着,他接过了小婉递来的盛好鱼的纸杯,边吃还边向小婉讲讲解:“清河鱼虽比分明湖鱼差点,但也很有特色。清河经过治理,水质非常清,鱼在这种环境中,长得比一般鱼肥。”

见大郭口吐华章,小婉眼里充满了崇拜,一旁的贾老汉却抬眼盯着大郭看了好一会儿:“你是电视上的郭专家吧?我看过你给米家渔馆演的电视。”

见这土老头将做节目说成演电视,小婉哭笑不得:“郭老师是美国马里兰大学的高才生!”小婉一高兴,索性拿出手机,将老汉纳入镜头,直播上了:“没想到清河岸边也能遇到郭老师的粉丝!”

放下手机,小婉谢过老汉又扯着大郭:“咱们赶紧走吧,清河鱼都那么好吃,我都等不及要吃分明湖鱼啦!”上了路,车刚开出一段,大郭打了个嗝,一股清甜的鱼香泛上来,他不禁感叹:从没吃过这么好的鱼!这么一想,他忙掉转车头:“清河鱼真不错,老头开的价不高,咱们回去买几条。刚才大家光吃不买,总不好意思啊!”

车回原处,见贾老汉正在河边忙活着,小婉正要叫他,被大郭一把拉到旁边一株河柳后。只见贾老汉从河苇下藏着的网兜内,偷偷摸出两条鱼放进扳网,再将网半沉在水中,自己若无其事地守在岸边。

大郭恍然大悟:“咱们上当了,老头这是‘过水鱼!他偷偷把人工养殖鱼放在网中,等有人路过时,再把网提上来,冒充扳上来的野生清河鱼卖。”小婉不懂了:“可他这鱼,怎么这么好吃呢?”

这时,两人见远处开来一辆车,车上下来一个人——米刚。米刚对老汉赔着笑说:“贾伯,今天我招待贵宾,对方点名要吃分明湖鱼,我只好来找您买啦!”

“不卖!”贾老汉气鼓鼓地说,“让你拿去骗人,造孽!”

这是怎么回事?小婉很快嗅出了味儿:好家伙,有人造假!她忙把直播手机架在柳树杈上,调好角度,然后站出来对贾老汉指责道:“你这把年纪,怎么用过水鱼骗人呢?”说着,她又掉转炮口冲米刚轰:“你请我和郭老师吃分明湖鱼,却用别的鱼冒充吗?”

米刚被问蒙了,再看大郭,他也是一脸尴尬。

其实大郭也知道米刚店里所谓的分明湖鱼,全是过水鱼。分明湖面积有限,鱼的名气一大,买的人一多,产量就跟不上。米刚就耍小心机:从外地运购便宜的鱼,偷倒进湖,再造势搞冬捕,当众将那些过水鱼捞出来,冒充分明湖鱼卖。

上次做节目,大郭就看出了蹊跷,但念在钱的分上,他没点破。这回,见小婉对分明湖鱼那么向往,他便给米刚打过招呼,暗示他可别用过水鱼瞎糊弄。米刚没办法,才到贾老汉这儿来买鱼。

贾老汉对米刚说:“你搞什么冬捕,又乱下鱼苗,将分明湖祸害得连条正经鱼都捞不上!”米刚苦着脸说:“我也是为大家好啊!”

大郭也帮着米刚说明:“大爷,现下流行眼球经济,米老板把分明湖鱼炒热,资本、人气一上升,必能盘活本地的其他行业,让大家都受益!”贾老汉苦笑:“可客人不傻啊,花大价钱来吃分明湖鱼,却觉得味道平平无奇,这一传十、十传百,还会有人来吗?”

贾老汉本有个鱼塘,下的就是分明湖鱼苗,这塘养的鱼虽不比分明湖里的鱼金贵,但口感差得不多,也算上品;卖价虽不比野生分明湖鱼,但比清河鱼还是要高不少。可经米刚那么一折腾,分明湖鱼的口碑一落千丈,连带着贾老汉的鱼也卖不上价,他才在清河边卖起了“过水鱼”,只不过,那是把好鱼贱价卖。

贾老汉望着大郭,说:“还有,你是什么‘马兰花大学?混来的文凭吧?刚才你说什么‘水清鱼肥,我就觉着不对,难道‘水清无鱼这老话你都不知?我看你这专家就是块‘砖头,去国外过了次水,就以为镀了金,其实假得很!”

见贾老汉咬上大郭了,小婉赶紧打圆场说:“大爷,您消消气,说起来您这鱼确实好吃,当清河鱼卖多可惜,要不这鱼我买了,我回去直播,帮您打广告吧!”

贾老汉想了想,说:“你要真肯帮忙,鱼我白送你!”小婉连连点头,上前就从桶里提出一条大鱼,不防那鱼挣扎得利害,“啪”一声,鱼尾竟狠狠抽在了她脸上。

小婉“啊”地惨叫一声,扔下鱼就向后倒退了好几步,众人上前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姑娘的脸怎么歪了!原来她的脸整过容,刚才被鱼尾一抽,脸皮下的填充物被打歪了,才成了这吓人模样。

小婉连忙捂着脸直跺脚:“快、快关直播!”

贾老汉回过神,不禁拍着大腿喊道:“哎哟喂,原来个个都是‘过水鱼啊!”

(发稿编辑:丁娴瑶)

(题图、插图:张恩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