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出难题

2020-01-08 08:01:03 故事会 2020年1期

大刀红

上世纪80年代,在归县桃花镇,人人都知道有个屈娇娇貌美如花。那年,屈娇娇刚从师范毕业,分配到桃花镇小学教书,引来无数倾慕者。甚至有些奸邪之徒,心存不良,竟然夜半翻门入户。

屈娇娇的父亲屈祖培没办法,只好养了条黑色的大狼狗,名叫“黑豹”。白天,屈祖培用铁链拴住黑豹,晚上就解了铁链,让它在院子里巡逻。黑豹聪明警觉,每次见到翻门入户的“登徒子”,不吭不叫,等来人刚爬上院墙,它才一跃而起,猛扑上墙,常常吓得那些人滚落在地,无一例外被“黑豹”不深不浅、点到为止地赏上一口。黑豹还成了屈娇娇的忠实保镖,屈娇娇晚上外出散步,总是带上黑豹,让那些慕名而来的追求者不敢上前。

奸邪之徒可以这样对付,可上门说媒的媒人,就不好对付了。屈祖培借口说屈娇娇还小,拒绝了不少人,但有个说媒的,屈祖培却推托不了。这个人是桃花镇的镇教委主任,屈娇娇能留在镇小学,也是他帮的忙。镇教委主任上门说媒,对屈祖培说:“小伙子名叫何长天,是县长的儿子,长相英俊,气宇轩昂,和你女儿屈娇娇认识,屈娇娇也同意和他谈朋友。”

屈祖培一听,瞪了屈娇娇一眼。屈娇娇见父亲瞪自己,忙把头转向一边。

屈祖培想了片刻,对镇教委主任说:“不管谁上门提亲,我都一视同仁,要出个难题,男方要是办不了,这事就算黄。”

镇教委主任同意了,他心想,男方是县长的儿子,一般人趋承都来不及,怎么会出很难的题呢?

原来,本地有个风俗,丈人丈母相女婿,怕女儿以后嫁到男方家吃苦,总会给男方出个难题,让男方知道女方家不好惹,以后就不敢欺负女方。上门提亲的小伙子,如果是女方父母中意的,这些难题总是点到即止,比如:让男方去厨房做一顿饭,让男方上山打一担柴,或者找一大帮人陪男方喝酒,喝得男方上吐下泄、跪地求饶为止。

那天,何长天是开着蓝色的北京吉普车来的,据说,这是县里唯一的一辆新型吉普车,可见县长对儿子婚事的高度重视。进了客厅,镇教委主任在一旁作陪,屈祖培和何长天面对面地坐着,三个人天南地北地拉了会儿家常。最后,屈祖培说:“你这孩子不错,我也很喜欢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能同意你和娇娇正式来往。”

何长天知道屈祖培开始出难题了,一拍胸脯,说:“您说吧,要是我办不到,我爸也一定能办到。”

屈祖培说:“好,你们跟我来。”他把镇教委主任和何长天领出院门,来到院墙外。屈祖培指着墙脚那刚容一人蜷缩着爬进的洞,对何长天说:“你从这个狗洞钻进去,我就同意你和娇娇的婚事。”

没想到屈祖培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变态的难题,镇教委主任马上说:“这不合适吧?”

屈祖培说:“他要是真心喜欢我女儿,怎么会不敢钻狗洞呢?我把话放在这儿,今后只要有人愿意钻狗洞,我就让他和我女儿正式谈恋爱。”

何长天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最后阴沉着脸径直走向吉普车,开车离开了。当然,这事也就黄了。

其他人见屈祖培对县长公子都敢出这么难的题,自然望而却步,屈祖培倒是过了段安生的日子。

但总还有不信邪的人上门提亲。镇上有个泼皮叫徐二军,在监狱三进三出,和屈娇娇的三姑是邻居。他找到屈娇娇的三姑,逼着三姑给他做媒。三姑不答应,徐二军人脸一抹,狗脸一挂,对三姑说:“你要是不做媒,我可不能保证你家里不失火,房顶瓦不破!”三姑知道这泼皮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就说:“我哥说了,敢钻狗洞的人,就让他做女婿,你敢钻狗洞吗?”徐二军说:“我敢。”三姑只好答应下来,到屈祖培家软磨硬泡。屈祖培怕妹妹受委屈,加上又有黑豹守着狗洞,就同意了。

徐二军知道屈家有条大狼狗,就提前买了一块瘦肉,用针管将毒药注射进瘦肉里。夜里,他走到狗洞附近,将瘦肉扔进了洞里,黑豹果然将瘦肉叼进窝里,不一会儿,就听见狗的哀号……

第二天,徐二军跟着三姑来到屈祖培家提亲。屈祖培对徐二军说:“你知道我出的难题是什么吧?”

徐二军说:“不就是钻狗洞嘛,这点难题算什么?”说完,他站起身,向狗洞走去。徐二军以为屈祖培在唱空城计,没想到,头刚探进狗洞,一张黑色的狗脸出现在他面前,那狗龇着两排白森森的牙齿,两眼冒着杀气,是黑豹!徐二军一見,扭头就跑,可还是迟了,没跑出两步,就被黑豹咬住屁股。徐二军左踢右甩,好在黑豹还拴着铁链,他才勉强逃出狗口,只不过屁股上留了两排狗牙印。

原来,昨夜有一条母狗来到黑豹窝里,和黑豹幽会,黑豹为了笼络芳心,把肉送给了母狗……

徐二军被黑豹吓破了胆,再也没敢找三姑的麻烦。

徐二军败下阵来没多久,又来了一个不信邪的主,这就是在县城摆地摊的彭开宝。彭开宝没有请媒人,自己骑着摩托车,提着两瓶酒来提亲。屈祖培依然把彭开宝叫到狗洞前,指着狗洞说:“只要你钻进去,我就同意你的要求。”

彭开宝望着狗洞,沉思了一下,对屈祖培说:“伯父,《晏子使楚》我读过,晏子那么矮,都没钻狗洞呢。我八尺男儿,怎么能从狗洞里钻进去呢?我给您说,我是真心爱娇娇的,我不会放弃娇娇。您忙,我先走了。”

奇怪的是,彭开宝虽然没有钻狗洞,但从此却被允许来屈祖培家,并受到屈祖培的礼待,俨然成了屈家的准女婿。不久后,彭开宝真的和屈娇娇拿了结婚证,把屈娇娇娶回了家。

谁都没有想到,彭开宝解决这个“难题”竟如此简单,就像走过场一样。

镇教委主任在县长那里丢了面子,就决定把屈娇娇发配到一个偏远的小学任教。屈娇娇一纸辞呈递上去,跟着彭开宝经商去了。

彭开宝并没有让屈祖培失望,他脑袋聪明,从摆地摊开始,继而租了门面,最后开起了企业,成了县里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

有一次家人聚餐,聊起当年的事,三姑忍不住问屈祖培:“你当年相女婿,为啥要出‘钻狗洞这么不近人情的难题呢?”

屈祖培笑着说:“让何长天之流钻狗洞,本就是让他们断了念想。”屈祖培说,何长天一直缠着屈娇娇,镇教委主任也给她施压,屈娇娇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让何长天上门提亲。屈祖培说:“我打听过了,这何长天是个纨绔子弟花花心,我怎么能把女儿往火坑里推?想来想去,就用钻狗洞的难题把何长天气走,让他死了这条心。”

“那彭开宝呢?”三姑接着问,“彭开宝没有钻狗洞,你怎么把娇娇嫁给他了?”

屈祖培说:“彭开宝虽然摆地摊,但大家都说他做买卖很实诚。那天我让他钻狗洞,他说话有礼有节,很有当家人的气势。”

三姑不解:“你就因为这些同意了?”

屈祖培笑道:“最关键的一点是,在我没同意前,黑豹就同意了。”

“黑豹同意了?”

屈祖培说:“娇娇有晚饭后散步的习惯,怕有危险,就牵着黑豹护身。别人来我家,黑豹都可以把人吞了,但彭开宝那天第一次来我家,黑豹不光不咬,还一个劲地摇尾巴,和彭开宝可亲热着呢!你说,女儿每天晚上是去和谁约会、散步了,我还不明白吗?还要再出难题吗?”

(发稿编辑:吕? 佳)

(题图、插图:陆小弟)?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