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金牌“和事佬”:把工作做到老百姓的心坎儿里

2020-01-07 06:28:18 婚姻与家庭·婚姻情感版 2020年1期

玄圭

有的人被很多人熟知,但未必被信任;有些人职位让人艳羡,却很难做到令人喜欢。有人是看起来威严、神秘甚至有点儿高高在上的法官,却偏偏让人信任又喜欢。

朱学军是谁?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预备审判庭庭长、杭州电视台法制节目《和事佬》的专业调解员、热播剧《婚里婚外那些事》的演员、“全国模范法官”和“全国法院办案标兵”。

在杭州乃至浙江,朱学军的知名度远超很多大牌演员和明星。原本有些神秘、威严甚至高高在上的法官,怎么成了老百姓耳熟能详的明星?

一个平常的周一上午,杭州市江干区法院的立案窗口外已经排上了长队,其他法院甚至外省市的当事人慕名而至,为的就是能让朱学军帮忙办案。朱学军为什么这么受欢迎?

没成为演员,却做了“明星”大法官

今年53岁的朱学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因为长得俊秀,有文艺细胞,朱学军很小就梦想当一名话剧演员。影片《海霞》《闪闪的红星》,他看了无数遍,以至于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剧中多个角色。“整个学生阶段都是文艺积极分子,学校的元旦晚会或其他庆祝活动,我永远是最踊跃的那一个。”

高一那年,杭州市少年宫招演员,朱学军瞒着父母报了名,过关斩将,居然被顺利录取了。但当他把录取通知递给父母,得到的回复却是“坚决不行!”父母觉得娱乐圈是大染缸,而儿子单纯善良,在其他行业发展更好。心里很不乐意,但朱学军没反抗,而是乖乖地回校读书。“心里很委屈,但我不闹脾气,因为这个世界上,最不会伤害你的人就是父母。而且我也相信,只要努力,行行都能出状元,想成明星,做什么职业都有可能。”

1988年,朱学军通过自学考试进入江干区人民法院,成为一名法警。普通的工作岗位,但朱学军并没有随便对待,工作之余,他自学杭州各地方言,遇到法官没法儿交流的当事人,朱学军都能顺畅沟通,了解他们的真实心愿后再反馈给法官。久而久之,他对调解工作也慢慢熟悉了。他的努力和认真,所有人都看在眼里。1992年,领导让朱学军试试调解工作,没想到这一“试”,朱学军就没有停下来,还歪打正着圆了“明星梦”。

因为正直热心,为很多老百姓调解了家事纠纷,朱学军渐渐被人熟知、信任,找他来调解纠纷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来者不拒,他特别体恤老百姓,也从不辜负他们的信任,总是热心帮忙调解,争取让他们的矛盾不闹上法庭。2009年3月,江干区人民法院首开浙江省先例,在法院成立以个人名字命名的“朱学军法官调解工作室”。调解老百姓家庭纠纷,是法官本职工作外的附加,是完成每年规定的办案量前提下的义务,当时他任副庭长,每天除了开庭外还有很多杂事,但为了给更多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朱学军二话不说就上任了。

2009年底,杭州电视台西湖明珠频道开播旨在调解家长里短纠纷的《和事佬》栏目,需要从法院民事法官中挑选“和事佬”,朱学军又以高票当选,成为《和事佬》节目的首位调解主持人。节目是公益活动,只能在业余做,这样一来,朱学军忙得不可开交。当他跟妻子丁齐蕊商量时,她笑着说:“我唯一的建议是你要按时吃饭、好好休息。”

从此以后的每周二、周四,朱学军下班后都会坐上《和事佬》的采访车,赶往当事人家里调解。节目播出20分钟,但要调解成功,短则一两个小时,长则七八个小时。有时节目录完已经是大半夜,直接回到法院,和衣躺个把小时后,又得马上工作了。如果当事人在郊区、农村,朱学军还要牺牲周末节假日。

做《和事佬》分文不取,但仍有人说他出风头。他因此推了几期节目,但没多久,编导就对朱学军旁敲侧击:“观众看不到你了,老给电视台打电话,说你现在名气大了,架子也大了,不喜欢关注老百姓的鸡毛蒜皮了。”朱学军笑了,好吧。

把工作做到老百姓的心坎儿里去

《和事佬》节目一周两期,全年100多期,朱学军几乎期期参加。慢慢地,他成了杭州家喻户晓的明星法官。走在街上,朱学军总被认出来,他从不回避,合影、签名甚至当场调解纠纷,朱学军总是有求必应。

有人叫他一声“金牌和事佬”或“大家的朱法官”,他就高兴得不得了。老百姓喜欢他,信任他,因为朱学军英俊帅气,态度和蔼,再高深枯燥的法律常识,经过他的讲解都成了春风化雨,字字入耳入心。无论当事人操着什么难懂的方言,上海话或者粤语,他都听得懂。除了本职工作,还要录节目、调解个人工作室的纠纷,朱学军是如何分配时间,而且办案量几乎年年全院第一的?朱学军有个坚持多年的习惯:工作时,充分利用8小时。27年来,他一直坚持上午开完庭,马上就写判决书。“及时写判决书会事半功倍,因为原告、被告怎么讲的,都还清晰地印在脑子里。”朱学军说。

朱学军对多年前的一对母女记忆深刻。“老母亲张婶是苦命人,30多岁时老伴儿去世,40多岁时儿子溺水身亡,唯一的女儿小樱,34岁时得了乳腺癌。”他说着说着,眼眶已经泛红。小樱生病后辞职、离婚,一个人带孩子过,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条件,小樱对母亲说,想买一套学区房。张婶心疼女儿,把自己的全部积蓄30万元借给了她。女儿要打工挣钱贴补家用,张婶就帮忙照顾孩子、做家务。女儿病情稳定后,女婿上门求复合,女儿没咨询张婶,就跟对方复婚了。“当初女儿重病时他溜了,现在病好了,有房子了,他回来了。”张婶本来就不喜欢这个女婿,同处一个屋檐下,冲突在所难免。

有一天,3代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吃着冰西瓜,却没一个人让张婶吃。她气愤地回到自己房间,开了空调,女婿闻声而来,气呼呼地把空调关了,说她一个人开空调太费电。当晚,张婶就回家了。自己家的空调很足,但她彻夜难眠。女儿万一走在前面,房子就是女婿的了,他再找个老婆,房子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怎么办?张婶一气之下就让女儿把30万元还回来。小樱气愤不已,说赶紧卖房子还钱,然后断绝母女关系。张婶气呼呼找到朱学军,让她帮忙打官司。老母亲的心思,朱学军一眼看穿,打官司是假,心疼女儿是真,但闹到这个地步已经骑虎难下。朱学军先顺着张婶,说:“女儿、女婿西瓜都不给您吃,真的很气人;在小辈心中没地位,您想把钱要回来很正常。”一句話就说到了张婶心坎儿上,她的情绪好了很多。

安抚了张婶,朱学军又把小樱叫过来,跟她说了西瓜和空调的事儿,女儿这才知道母亲生气的根本原因,为自己的行为悔恨不已。然后她马上向母亲道了歉。朱学军建议母女先回家,花5天时间自己调解。“她们回去后,我就一直在想切入点,有一天看到大家家房产证上自己和老婆的名字,我恍然大悟。”当母女俩再次找到朱学军时,他建议张婶放弃要钱,而让女儿在房产证上加上她的名字。“这样女儿万一先走了,你也有一半份额,外孙女将来也能住上学区房。”张婶连连点头;朱学军又对小樱说:“你没有兄弟姐妹,你对妈妈好,她就不会立遗嘱,这套房子依然是你的。”小樱恍然大悟。

母女俩最后签协议时,张婶突然提出:等她百年之后,名下的房产份额将无偿给外孙女。“我这样调解,既延续了母女亲情,又能把学区房保住。如果真判决了,亲情也就彻底断了。”朱学军说,只有把工作真正做到老百姓的心坎儿里去,调解才能事半功倍。他的工作有点像电熨斗,很大程度上是要把群众的情绪熨平了,让矛盾化解了,更多的小家和谐了,社会这个大家庭才会安定团结。

唤起人间真情,恩怨就会烟消云散

“婚姻家庭纠纷会有亲情,乡邻纠纷会有乡情,民间借贷纠纷会有友情,交通事故纠纷会有同情。只要能唤起人间真情,很多恩怨都会烟消云散。”处理了很多老百姓的家事纠纷,见惯了太多人情冷暖,朱学军在面对和处理自己的家庭关系上也更加游刃有余。

和妻子丁齐蕊结婚27年,从未红过脸,这是朱学军引以为豪的地方。去年刚上大学的儿子英俊帅气,和他一样热心肠,这也让朱学军幸福又骄傲。他说:“电视剧里的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在现实中是不太可能的。平凡夫妻肯定会有矛盾和争执,这时候男同志的心胸一定要开阔。”他和妻子也会经常为孩子发生争执,但朱学军总是和颜悦色。他的好脾气,一半是多年法官工作给予的“福利”,另一半则是因为爱,心中有爱就没必要大吵大闹。

2018年,朱学军和妻子丁齐蕊荣获浙江省“最美家庭”。岳母对他说:“这个奖,你的功劳占80%。”1992年,他和丁齐蕊结婚后,就把岳母接过来了。“因为岳父早就不在了,从那会儿到现在,我和岳母就在一个屋檐下生活,而且从未红过脸。”

夫妻俩工作忙,儿子小时候上学的接送,家里的早晚餐,一直都是岳母负责。岳母做的饭菜口味清淡,不是很合朱学军的胃口,但他从不抱怨。“老人家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下班回到家就有热饭、热菜吃,还有什么资格嫌弃呢?”朱学军说,这是他在多年家事纠纷调解工作中悟到的道理。他自己父母都健在,老两口单独生活,身体健康。但每逢节日,朱学军都带着妻儿去看他们。父母身体有任何小毛病,做医生的妻子都会第一时间去照顾。“老朱经常跟我说他调节纠纷。听得多了,也就知道如何夫妻相处和孝顺父母了。我很感恩他做这个工作,因为他让大家这个家越来越幸福和睦。”丁齐蕊说。

单位节假日发劳保用品,朱学军总是送给岳母,还强调说是单位让他转交的,有时候他自己买的东西,也谎称是单位发的。“这世上所有的父母,都是一辈子只为子女着想。大家家的父母是这样,那些被子女嫌弃、虐待甚至闹上法庭的老人,大多也都是这样。很多家庭纠纷不是因为没有爱和亲情,而是暂时被蒙住了没被看见。”朱学军感叹道。

当然,与其说是因为处理更多家庭纠纷后才懂得如何爱家、爱家人,还不如说是和谐的家庭生活,让朱学军能更智慧、温和地去处理别人的家事矛盾。妻子从未要求他买多大的房子、开多好的车,儿子懂事听话,岳母帮忙解决家庭的后顾之忧,朱学军才能在工作上大展宏图。身为老百姓心目中的偶像和明星,他说,自己对“名”有点儿贪恋,能成为明星法官很骄傲,因为这样就能“刷脸”,更轻松顺利地为更多老百姓调解矛盾,从而让更多家庭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至于“利”,朱学军还真没时间去在意。记得有一次,门口传达室的保安突然问他:“朱法官怎么不去外面开个工作室?凭您的名气和能力,一年至少挣200万!”朱学军笑而不语。的确,如果他愿意,就有很多挣钱的机会,因为他办案公正、能力过硬,深受老百姓的喜欢和信任。但他更喜欢现在的角色,更喜欢以法官、“和事佬”的身份,走到老百姓的心坎儿上,听他们倾诉琐碎家事,为他们调解心尖儿上的烦忧矛盾。这份工作吃力,但因为被需要,因为他喜欢,所以朱学军觉得是世间最“讨好”的工作。

问朱学军,他心目中的幸福是怎样的?他说:“每个家庭成员都健康平安,为更多老百姓调解家事矛盾,看到更多小家庭从吵闹冲突到热闹和谐,而大家的国家也越来越强大安稳,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感谢浙江省杭州市妇联、江干區妇联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