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用画笔“拍”一部生活“蒙太奇”

2020-01-03 06:59:20 读者·校园版 2020年2期

蔡娴

讓插画变成立体的故事

本科从清华大学动画专业毕业后,天然做了一段时间与游戏动画和插画相关的工作。她慢慢发现插画的表达方式并不仅仅是平面的,比如说有些产品包装,会把插画作品做成立体的,而插画又跟书籍有较大的相关性。所以,天然就开始关注一些跟书籍装帧相关的作品。

因为对童书和插画的喜欢,天然开始关注立体纸艺。小时候学习小提琴的经历让天然非常喜爱莫扎特的音乐,她觉得莫扎特的音乐充满了童真和魔法感,这和立体纸艺书给她的感觉是非常相似的:“它让一张张平面的插画变成了一打开就扑面而来的三维世界。”所以,天然创作了自己的第一本立体书《莫扎特!费加罗的婚礼》,讲述了莫扎特创作《费加罗的婚礼》的故事。有趣的是,书的每一页都是立体结构,当你把整本书全部翻完后,居然还能将每一页组合拼成一个歌剧院。天然希翼让看到书的人不仅读完了故事,还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她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让这个想法变成现实,整个制作过程也是她从零开始自学立体书的旅程。

因为开了这个好头,天然对立体纸艺的研究也更进一步,她逐步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相关常识。随后,她又创作了以自己的作品《彩色日历》为题材的《小猫书》和雨伞书《下雨天》等立体纸艺作品。如今的天然已经熟练地掌握了这项技能,她常常在脑子里蹦出一些新的创作想法时,就自动联想能否做成立体纸艺。

虽然,很多人因为立体纸艺作品认识天然,但她的创作远不止于此,她一直在探索创作形式的变化:“可能这段时间我比较关注立体纸艺,过段时间我就会去关注漫画创作,然后再下一个阶段可能又变成商业插画。我经常会转换创作形式,这样可以让我跳脱出先前的状态,再给自己增加一种技能。比如说,当我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漫画创作,再回归到立体纸艺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融会贯通的感觉,互相增进。”

不过,在游戏企业工作并没能让天然找到归属感。因为打造游戏是一个团体协作的工作,虽然让她增长了很多的经验和技术,但对一个创编辑来说,这类工作不够敬重个人表达。于是,天然又来到美国马里兰艺术大学主攻插画专业,探索自己在创作上更多的可能性。

用速写记录生活

天然是一个速写本不离身的人,出门就会用速写本来搜集素材。她会在飞机上画画,在等车的时候画画,甚至跟朋友们一起逛街的时候,她也会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画画……“当你用画笔来记录你观察到的生活场景时,会比用眼睛一扫而过,或者拍一张照片,来得更细致。感觉自己像福尔摩斯一样善于发现,从一个人的穿着打扮联想到他身上可能会发生的故事。”天然说,自己常常会在脑子里自动生成分镜。有一天,她走过一片青黄相间的小树林,一边走一边把手伸进了树叶里,她很喜欢这种触手微凉的感觉,脑海里就自动形成了一组渐进的分镜画。

2019年4月,天然还曾带着一摞速写本、一打马克笔和一把椅子,用一周的时间在纽约进行了一场速写旅行,画满了7本速写本,并将这段旅行里的9则故事创作成漫画《纽约一周行》。

天然喜欢旅行,每年至少会安排两次旅行。她喜欢去不太一样的地方,一边走走逛逛,一边画画速写。在陌生的环境里,耳目一新的风景也会给天然的创作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影响。比如,2019年的加州之行让天然印象深刻,阳光充沛,空气清新,让她觉得非常惬意。

回去之后,天然为这次旅行创作了9张插画,她将其发布在社交网络上之后,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被转发7000多次,朋友评价她连画风都变了。“一方面因为我画的是惬意的夏日生活,大家都很喜欢当季应景的东西。另一方面,我觉得我的插画在那个时候也有一定的突破。在去加州之前,我刚结束了一学期的密集创作,正好让我得以休息和放松。所以,不仅有之前辛苦的基础,也有休假的闲适感融入其中,让一切变得刚刚好。”天然说。

用漫画建立独立灵魂

天然是一个工作和生活都非常自律的人,每天早晨5点30分起床,晚上10点30分入睡。她一直坚持着规律的作息,并合理安排自己每天的时间。这也让她成了一个对自己很有规划的人。每年,天然都会给自己“布置”一个“大作业”。2018年,她每天通过画速写的方式进行色彩练习,并开启了一个名为“彩色日历”的项目。在这一年里,天然没有一天间断过,每天抽出三四个小时来记录生活,并将作品发布在社交网络上。

最后,她将总共782张作品集结成了作品集《有一年》。“非常感谢《有一年》的坚持,这个练习给了我太多的进步,让我更主动地观察生活,自己的风格和创作思路也有了提升。我现在正在创作的漫画《生活蒙太奇》也从《有一年》里继承了很多灵魂。我觉得这是我作为创编辑能收获到的最大的乐趣和幸福了。”她说。

从3岁就开始画画的天然,已然将画画变成一种生活习惯。她觉得,这种技能更像是她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我会坐在公交车上偷偷描绘对面的乘客,看风景会不自觉地分析颜色变化,无意间听到的对话,展现出他人世界的一角,能让我有拿起笔记录下来的冲动。而近两年,我的这种观察力越来越进步了,好像画画把我训练成了一个侦探,我拥有了关注蛛丝马迹的能力。这几年,我都在不断地‘偷窥他人生活的一角,并用速写或色彩记录下来。但我始终没有機会把所有的片段整合出来,仔细筛选,以更方便读者阅读的形式呈现出来。”所以,《生活蒙太奇》成了天然2019年的“大作业”,她计划创作100篇短漫画:“我开始想要用漫画语言把这些人类观察、频发的情绪、生活的状态,以及能够引起一定群体共鸣的事件做成一本细碎的短漫画集,变成一本生活蒙太奇。”

之所以叫“蒙太奇”,天然说明:“因为我用漫画呈现出来的片段,是由我首先剪在一起的,他们是我看到的世界本身的样子。可是每位读者的际遇不同,感受不同,得到的通感不一样,所以每个人读下来,蒙太奇剪辑的方式也不尽相同。”天然说,这本漫画里写的其实就是“我看到的”“你看到的”“我以为我看到的”“你以为我看到的”以及“你以为你看到的”。

“我希翼把在生活中观察到的一些有趣的小细节分享给别人。现在生活节奏这么快,短漫画虽然很短,但可能某一瞬间,你会想起自己曾经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会很有趣。我最希翼的,就是能引起大家的共鸣。”天然想通过这个机会跟读者聊聊自己的心里话,把生活摊出来让读者拼拼看。“也许,这就是我开始用漫画建立自己独立灵魂的契机。”她希翼未来能够在她的漫画里,在网络平台上,在书籍中,用漫画展现自己的灵魂,让别人看看,“哦,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一个这样的人,在以这样的方式看待世界”。而“我”也许就跟这个编辑一样,“他们从画中找到了自己生活的影子,希翼能让大家觉得这个影子其实还挺美好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