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一座城的新与旧

2020-01-02 11:19:43 南方周末 2020-01-02

吴正中 图┃文

一位怀抱宠物狗的男士经过老街胶东路(俗称波螺油子)地铁站施工现场,该路始建于20世纪初,在老青岛人的心目中颇有影响。2019年

《南方周末》A6版,2014年10月2日。《青岛变迁》曾获第一届“徐肖冰杯”中国纪实摄影展典藏大奖。

青岛延安三路商业步行街上,为企业做促销的时尚女青年。2012年

青岛第二海水浴场,正在自拍合影的时尚女性。人们的自我展示越来越大胆、自信。2017年

从青岛大连路望去,20世纪30年代至今不同的建筑风格,尽收眼底。2017年

青岛无棣一路5号,从镜子里映出的梁志秀老人与她自己年轻时的照片。老人1925年生于青岛,现居住在前辈遗留下来的小洋楼里,她的一生见证了青岛的发展。2015年

青岛海泊路63号广兴里。清晨,赵其平在走廊上刮胡子。赵其平自1998年从老家济宁来青岛后,一家三口就住在一间13平方米的房里,他属于移民青岛的新一代人。广兴里始建于20世纪20年代,是青岛市占地面积最大的单体里院(老青岛标志性民居建筑)。目前已被征收整修,修旧如旧。居民已全部迁出。2010年

青岛太平路栈桥旅游区,卖手机自拍杆、充电宝等电子附件的小摊位与一位正在自拍的旅游者。这些摊位曾出售乐凯、富士胶卷。2017年

青岛即墨路,送外卖的“青岛小哥”正在列队开会。外卖、快递、物流业的迅速发展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2016年

青岛第三公园,孩子们挤在一起看手机。手机,越来越早地进入人们的生活,成为不可缺少的一部分。2018年

专题按

2019的最后时光,不仅仅是这一年的结束,也是一个十年的结束。2010到2019,多么百味杂陈、百转千回的十年!是的,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带着大家的欢乐、泪水、沮丧、希翼、挫败、奋斗……还有那永远不会停止的梦想,远去了! 它一去不返,却又历历在目。它和许多个十年一样,雕琢着大家、磨炼着大家、改变着大家,让大家一步步慢慢接近大家想成为的样子。

今天,大家特意选择了一座城市、一个村庄和一对姐妹,用持续十年的影像向你们展示他们的十年。他们的十年,或许与你远隔千里,但通过这些生动细腻的照片,相信会让你在另一种维度上感觉近在咫尺。如果是这样,请为自己喝彩、为自己加油! 因为下一个十年必定更美好!

最后,大家必须交待一点小小的私心:这座城市、村庄和这对姐妹,其实都曾经出现在大家的版面上,与你们见过面。大家再一次刊发他们新的照片,是为了告诉你们:作为一个公共媒体,这十年,大家一直都在;大家的关注,决非止于一个短暂的时间点;媒体不是冰冷的机器,而是作为一种生命的存在方式,和你们一起,坚持不懈地探寻生命的意义,直到永远。

这是大家共同的十年,也是大家共同的心愿。

2019年12月16日,青岛地铁2号线西段开通运营,台东老城区也正式进入了地铁时代。曾几何时,台东老城区居民住在低矮潮湿的棚屋里,是青岛有名的棚户区之一。改革开放后,这里逐步建设成现代的商业步行街和整洁宽敞的居民小区,特别是近十年来,店铺林立、车水马龙,人流如织,成为外地游客及本地消费者尤其是时尚潮流的年轻人购物、休闲、娱乐的好去处。这里也成为青岛老城区变化最大的地方之一。

青岛早些年的城市气质并不突出,这可能与它历史较短有关系——1897年德国将其作为殖民地时才正式建市,之前只是个小渔村。因此,你要说青岛开放、宽容,没错,但在很多具体的人情世故处理上,青岛人又显得很保守;但你说它传统呢,在经济发展和生活状态上,它又显示出沿海城市特有的活力。

因为城市历史短,我父母那一代大概就算是第二代青岛人,基本都是从外面移民来的;所以,青岛人和这个城市的关系非常奇妙,这也正是让我感觉青岛特别有魅力的原因之一。

说起来,青岛之所以成为青岛,正是那些别致的小洋楼和石板路造就的。它们散发出来的气息,既含蓄朴实又精致轻灵,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史的一个映射,是中国从农耕社会转向工业社会的一个标本。“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再加上优越的自然环境,让青岛锦上添花,光彩照人。梁实秋先生就曾不吝笔墨称赞青岛是中国“最干净的城市”。而青岛现在的繁华,当然离不开那些从农村迁徙到青岛,为青岛发展骈手胝足、贡献心力的农民兄弟姊妹们。

我从1980年代,开始拍我周围的生活,记录青岛的市民生活和城市面貌。

我很喜欢和“老青岛”聊天,他们的一生经历过很多事情,从他们嘴里讲出来的历史和感慨能让人变得安静下来。比如青岛著名的“波螺油子”。

“波螺油子”路,始建于20世纪初,是最能体现老青岛地势特色的一条百年老街。路长3000米左右,呈盘旋上下坡状,有十处拐弯,路面全部用马牙状小青石块铺就,起起伏伏,平平仄仄,或宽或窄,经历了百年风雨沧桑后,光亮可鉴,非常特别。改革开放以后,路北端建起一个小商品市场,三十多个卖大饼、油条、肥皂、扫把之类的店铺聚集在这里,仿佛一个自给自足的“城中城”。

2000年,为了修建一条连接新老城区的快速路高架桥,将原路全部改建,“城中城”不复存在了。2016年,为在这里建地铁站,开始了第二次大规模改造。2019年,这里的地铁正在紧张修建中,“波螺油子”已成为历史。

青岛正在加速向国际大都市的目标挺进,这座城的新与旧每天都在上演,都在变化。可以说既令人期待,又令人感慨。我是其中的参与者,又是之外的旁观者。这可能就是摄影师的位置吧——在这里,我满含深情地拍摄着一座城的新与旧,也满含深情地品味着一座城的甜酸苦辣与前世今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