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6.net

夺命汇票

2019-12-31 09:10:30 职工法律天地·上半月 2019年8期

梁路峰

2016年8月8日12时,九江市浔阳公安分局刑警大楼的同事们都下班了,大队长陶春正要去食堂就餐,值班室民警打来电话说,一名中年妇女心情异常激动急着要找大队长报案。

“你带她到接待室去,我马上就来。”

陶春放下碗筷,直奔接待室。中年妇女一见陶春,急不可待地央求:“大队长,我丈夫上午打了一个求救电话,然后就失去了联系,我估计他出事了,您快点救救我丈夫吧。”

“好,你慢慢说具体点。”

中年妇女陈述,上午9时许,她丈夫俞建接到生意合伙人李根打来的电话后,就出去洽谈生意了。两个小时后丈夫突然打来电话求救,只说了一句话,声音极度恐慌和虚弱,然后电话再也打不通了。

凭着职业的敏感,陶春感觉大案即将发生。

时间就是生命。陶春马上召集教导员和两位副大队长及大案中队长赶到办公室,简单先容了一下案情后,迅即启动命案侦查机制。教导员和李副大队长分头紧急集合队伍,陶春通知正在食堂吃饭的技侦民警迅速赶到合成作战室,开展网上侦查,寻找俞建和李根的下落。

网监大队民警迅即查找俞建的车辆和电话密切联系人,追踪俞建和李根的活动轨迹,一张张无形的天网紧张有序地铺开。

一小时后,陶春终于从海量的视频中发现了俞建和李根的车辆活动踪迹,同时查获了一个密切联系人的电话,而拔打这个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合成作战室民警通过跟踪侦查,发现俞建的车辆消失在九江市区一家医院地下停车场。陶春率领大案中队刑警风驰电掣赶到这家医院,在地下停车场,很快找到了俞建的途观车。当陶春打开小车后车门时,发现俞建和李根已经躺在车里一动不动,车内血腥扑鼻,两人身上血迹斑斑,现场惨不忍睹。

是谁杀害了俞建与李根?凶手为何如此残忍致两人于死地?显然,这是一起典型的谋财害命案!法医现场分析,凶手可能有两人以上合谋作案。陶春决定首先查找两名受害人的密切联系人。

20分钟后,网监民警查获俞建在案发时与一个叫胡宾的人有过密切联系,案发后,胡宾没有与受害人联系。经过研判和网络追踪,确认这个叫胡宾的男子有重大嫌疑。

一个杀害两条人命的重大嫌疑人一旦逃脱警方的追捕,将后患无穷,无法向几百万九江人民交待。当务之急是尽快抓捕胡宾。

九江交通发达,水陆畅通,胡宾会逃往哪里?侦查员认为,胡宾犯案后必定会尽快逃离九江,九江与湖北交界,穿越长江大桥后就是犯罪嫌犯的“自由天堂”,侦查人员认为胡宾逃往湖北是他的最佳选择。然而陶春却判断胡宾不会选择最佳的逃离方案,他分析胡宾的性格特点,认为胡宾将逆向而行,选择高速公路往广东或湖南方向逃窜的可能性大。

陶春安排好警力在长江大桥设卡后,果断率领大案中队民警往南昌方向追踪而去,他指示网监民警密切跟踪胡宾的电讯信息,随时应变追捕方案。

果不其然。胡宾逃离地下停车场后,如惊弓之鸟,换了一辆小车,途经九江市七里湖时,把杀人匕首扔进了七湖里桥下,然后驾车沿105国道驶上昌九高速公路,往南昌方向狂奔。

胡宾驾车窜上105国道后,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以逃往广东,企图中途下车,然后销声匿迹。

胡宾一路狂奔了二百多公里,很想打个电话给妻子,毕竟此去不知何时才能见到妻子和可爱的女儿了,他想打个电话给妻子,告诉他们不要找他……当他开手机时,突然又想到了会被警方追踪,于是赶紧关机,一踩油门,加快速度向南昌方向继续狂奔。而就在这一刹那,胡宾也暴露了自己的行踪。

陶春接到合成作战室民警的电话后,精神大振,兴奋不已,他一边加快前进,一边向抚州市公安局请求支援,请求抚吉高速公路沿途警方拦截。一道道指令倾刻间在江西昌九、大广、赣粤高速公路撒开。

晚上8时许,在昌九高速公路南昌新祺周路段,值勤交通民警攔下了疯狂逃窜的胡宾。胡宾以为交警正常查车,左脚刚落地就被警察戴上了冰冷的手铐。

追踪而来的陶春和队友很快赶到了新祺周,见到了胡宾,陶春轻轻地松了一口气。为弄清到底几个人作案,陶春就地审讯胡宾。胡宾如实交待,为了这张承兑汇票,他蓄谋已久,上午约了俞建和李根到他办公室谈交易,在茶里下了迷药,他实在太需要这笔钱了,没想到俞建和李根就交易价格寸步不让,胡宾恶从胆边生,就杀了俞建和李根,但是那张汇票却始终没有得手……

“这事,还有谁跟你在一起?”

“有,叫王苛,是我朋友,他还在我办公室。”

王苛生死未卜,命悬一线。陶春请求九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派员抢救王苛。民警直奔胡宾办公室,只见王苛昏睡在沙发上奄奄一息。120医生赶到现场采取急救措施,王苛终于苏醒过来,但神志不清。

“如果迟10分钟抢救,王苛恐怕就不行了。”抢救医生说。

案发之日,王苛在家无事,一大早就来找胡宾闲聊,无意中掉进了胡宾精心设下的陷阱。王苛不知胡宾在茶里下了迷药,喝了两杯迷药茶,昏睡了整整8个小时,幸亏抢救及时,幸免于难。

为一张承兑汇票他为何连夺两条人命?这张汇票到底价值几何?成为办案民警心里的一个谜。

承兑汇票是银行在商业汇票上签章承诺付款的一种远期汇票,是由银行承担付款责任的短期债务凭证,期限一般在6个月内。银行承兑汇票多产生于国际贸易,一般由进口商在国内银行开出的信用证预先授权票证。俞建与李根是专门做承兑汇票生意的商人,胡宾得知俞建与李根做承兑汇票生意赚了不少钱。

三个月前,胡宾听朋友说,俞建有一笔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要出手,俞建将以三至五万元现金出售这张巨额汇票,胡宾想买下他这张承兑汇票。随后,胡宾通过一个朋友牵线联系上了俞建,可是由于双方价格谈不拢,无法成交。

三个月后,胡宾与王苛合伙投标中了一宗建筑工程,开工需要1000万元投资,资金缺口大,无处筹资,胡宾又想到这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胡宾想买下这张承兑汇票,可又苦于手里没有那三五万元现金,想来想去,胡宾想占有这张承兑汇票的欲望愈加強烈。

胡宾想拥有这张承兑汇票想得快要发疯了,他夜里睡在床上做梦都想得到这张承兑汇票。有一天半夜,胡宾做梦果然得到了那张汇票,醒来后他想,如果梦想成真,如何将这张2000万元的汇票兑换成现金,那是一件急需解决的大事。胡宾坚信财运到了,且认定俞建就是他的贵人。第二天,胡宾来到九江市一条老街深巷,找到瞎子神算刘卜了一卦,瞎子神算刘摸了一下胡宾的双手,问了他的生辰八字,不禁双手拍桌叫好,口里抖出了八个字:“时来运转,金砖抱佛!”他说南方财路来势凶猛,水火也挡不住!胡宾听得心花怒放,喜不自禁,丢下200元算命钱,晃晃悠悠往企业里走。

于是,胡宾着手寻找买家,但连续找了三四家企业,都没人接受这笔汇票的兑换。最后,胡宾思来想去,不如自己注册一家企业,这样就不用求人了。说办就办,胡宾找到王苛等几个朋友帮忙,成功注册了一家企业。企业成立了,胡宾认为那张承兑汇票到手后不愁换不成现金了。

王苛是与胡宾是一起长大的乡友,高中毕业后王苛在一家建筑企业上班,因身无一技之长,赚钱无方,后改做物流,与胡宾合伙做运输生意。

胡宾多次约见俞建协商,想尽快买下这张巨额承兑汇票,可都因价格谈不拢不欢而散。眼下投标项目即将开工需要大额资金,投标前拆借了好几个兄弟朋友500多万元资金,他承诺开工前一分不少全部归还。可这500万元八字没一撇,不知道拿什么来还朋友兄弟们的钱。工程无法动工,胡宾一筹莫展。

胡宾在家睡了两天两夜,也想了两天两夜,无计可施他最终还是想到了俞建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买卖不成就强取,这宗生意必须做!谋财心急的胡宾顿生毒计,他决定破釜沉舟!经过精心设计,胡宾从网上购买了一把匕首两包迷药,伺机下手。

案发当天上午9时许,胡宾打电话约见李根,答应俞建提出来的价格,请他们带承兑汇票去他办公室洽谈。俞建接到李根的电话后,携带上那张2000万元承兑汇票,驾着他的大众途观轿车,与李根兴致勃勃地往浔阳某企业赶去。

走进胡宾办公室,桌上已泡好了三杯茶。胡宾和他的朋友王苛起身热情招呼俞建与李根。

“3万吧,二位。”俞建、李根的屁股还没坐稳——胡宾就开始讨价还价。李根说太便宜了,至少要6万,胡宾不高兴了,说原来说好的是5万,怎么又涨价了。俞建说市场涨价了,没有6万元,不会出手。

“5万就5吧,再多我就不要了。”胡宾最后摊牌。俞建用眼色征求李根的意见,李根表示不愿出手。双方僵持了20分钟左右,胡宾再次泡茶给俞建、李根二人喝,两人一口喝干了杯中的绿茶。胡宾没有给王苛倒茶,王苛自已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李根喝下一杯茶后,感觉头有点晕。俞建也感觉到了异常,舔了一口杯中的余茶,他向李根使了个眼色,两人不约而同走出胡宾的办公室,直奔楼下路边的小车。

上车后,俞建和李根都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昏沉沉的。

“阿根,是不是胡宾在茶里做了手脚?”

“估计是,怎么办?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头晕……”

俞建感到事态严重,当即拔打妻子的电话:“英英快来救我,我在……”俞建的话还没说完,后车门突然被打开,胡宾窜进车里来了。

“把汇票给我!”胡宾凶相毕露,抢过俞建手里的电话,接着又把李根的电话抢过来放在后座车垫底下。瞬间,胡宾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顶住驾驶室前排的俞建和李根的脖子。

“给不给,不给我就杀了你们!”胡宾穷凶极恶地威逼俞建交出承兑汇票。

“你就是杀死我也不会给你汇票。”李根这才醒悟,原来是胡宾精心设下的陷阱,但他认为身为总经理的胡宾是在威胁他们,不至于要他们的命。

“不给就杀了你们!”胡宾恶狠狠地用刀子顶住俞建的脖子。

“给你也没用,给了你也拿不到钱。”俞建有气无力地说。

“不给也得给,给也得给!”胡宾歇斯底里,再次威逼俞建和李根交出汇票来。

昏晕中的俞建与李根无论胡宾怎样威逼,始终不交出那张汇票。未果,丧心病狂的胡宾恼羞成怒将两个无力反抗的生意人活活割颈杀死。

胡宾把俞建拖到后座,搜遍了俞建和李根的全身及随身携带的包,却没找到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胡宾在车里车外找,翻遍了每一个角落,都没找到那张承兑汇票。无奈,胡宾驾驶途观小车来到九江某医院地下停车场,关上车门逃之夭夭……

从案发到案破,这起重大命案8个小时告破。当日23时10分,陶春与队友押解胡宾回到大队,办好羁押手续,把胡宾送进看守所。

案破了,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究竟在哪里?陶春认为一定是被俞建和李根暗中藏起来了。

陶春过滤每一个细节,找遍了途观车所有可能隐藏的地方,都没有发现那张承兑汇票。可以肯定,俞建去胡宾办公室谈判前,汇票一定带在身上,而去胡宾办公室时,肯定没有携带在身。那么那张汇票肯定藏在俞建的小车里,可是俞建的途观小车已经被搜查了无数遍,都没找着。当晚,陶春找到途观车的说明书,仔细研究途观车的造型,破解途观车的组装结构。最后判断,那张承兑汇票很有可能藏在途观车里的某一个角落,且这个角落是一个特殊的装饰。

第二天一早,陶春再一次来到途观车里细致查找,左敲右击,终于在途观车后座的板径架里找到了一处暗格,那张2000万元的承兑汇票躺在暗格里完好无损。虽然俞建与李根对胡宾早已留有一手,可终究未能逃脱胡宾设下的死亡陷阱。

前不久,胡宾被法院判处死刑,这张无法兑现的承兑汇票,断送了三条性命。(文中名字除民警外,其他当事人均为化名)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